学习华文从情感下手

华声报讯:新加坡《联合早报》日前刊登了吴庆康采访新加坡管理大学主席何光平先生的文章,现全文推荐给读者。

认识何光平的人,都知道他是新加坡管理大学主席和悦榕控股(Banyan Tree Holdings)主席。

51岁的企业家有精彩的年轻岁月,何光平在泰国接受并完成高中教育,曾在台湾东海大学读了一年的华文,过后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念书。

虽曾在不同语言环境下浸濡,他还是谦虚地表示,没语文天分。事实上,他除了会讲华语、英语和泰语,还学过3年的德文和4年的法文。

掌握多种语言,何光平如何看待本地的华文教学?

鼓励孩子到中国旅行

因为担心孩子在注重英文的环境下不能掌握华文,何光平将三个孩子都送到南华小学去。

他说:“我的两个较大的孩子在双语方面都还能够应付自如,儿子更常用华语,因为他是华初的学生。”

为了让孩子有更多机会接触华文,他和太太张齐娥经常带孩子到中国不同地方旅行,同时鼓励他们到中国旅游。

“今天的华文教学过于技术化,如果我们不这样做,我担心在今天MTV文化强力的熏染下,即使他们会讲华语会看华文,对中华文化恐怕也是一知半解。”

学校只教会学生应付考试

何光平承认,他的孩子也不看华文报章,主要是对华文没有情感上的联系,这非常可悲。

他说:“我在台湾和香港分别住过多年,发现这两个地方的小孩子对中华文化历史都很熟悉,他们和华文的联系非常深切。”

他认为,要让年轻人对华语产生兴趣,得先在语文的情感方面下手,即使这份感情的培养来自流行文化如漫画、电视节目,或流行歌曲等,也没有什么不妥。

可惜学校老师在时间不够用的情况下,只能够教会学生使用应付考试的“工具”,比如说词汇、文法、句子结构等,而不是培养学生对华文的兴趣。

他说:“如果我们把整个学华文的目的倒转过来,着重培养学生对华文的亲和力而非掌握能力,我相信结果会很不一样。

“当我们的目的不再是考试的时候,老师就可以向学生讲解唐诗和现代华文诗句的优美,或是介绍华语电影和歌曲的共同点等。学生在比较有创意的环境下,就能够对中华文化有更广的认识,当他们知道原来华文也那么吸引人,自然就会将华文的现代元素与历史元素结合一起。”

关于华文,他认为很大部分得靠父母的鼓励和推动,比如在假期带孩子到中国而不是欧洲或美国去。

他说:“不要感到太惊讶,今天还有很多受英文教育不说华语的父母,认为到中国旅游是很不风光的一件事,他们对假期的定义依然停留在滑雪而已。”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何光平常常告诉两个比较大的孩子,教育不只是死读书本,还得在外吸收各种知识,应该到处旅游体验人生。

“我告诉他们,如果需要读书才可以让你精明的话,那就多读点书,但是考试制度不等于一个人的智慧指标,我并不相信,考试成绩不好的学生就比较笨。

“我不相信考试,但既然身在这个制度中,就得跟着规则玩。这就是生活,很多时候不因为你喜欢或那是对的,而是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只好跟着游戏规则走,并做到最好。”

何光平认为,向孩子灌输正确的价值观很重要,之后如果他们要反叛也无所谓,至少他们已经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价值观。父母花在孩子身上的时间很重要,但只是花时间是不够的,还得了解他们。

少年何光平

年轻时东南亚背包旅行

19岁生日那天,他独自在埃及金字塔过,但不知道在哪个法老的坟墓里过夜。你可以想像,他和一般年轻人有点不同。

当新加坡的年轻人纷纷喊着背包旅游的口号时,51岁的何光平在32年前已把这些经验写在记忆里。

多懂点东南亚历史和文化

本地著名企业家,同时也是新加坡管理大学主席及悦榕控股(Banyan Tree Holdings)主席的何光平,18岁那年曾想过要当一年的海员,到处看世界,但遭父母强烈反对,结果他趁在美国斯坦福大学念书的假期,跑到埃及去背包旅行,一路流浪到希腊及欧洲各国,然后跨过英伦海峡到英国,最后回到美国继续读书。整个行程都是靠搭顺风。

何光平说,年轻人应该多花点时间去背包旅行,不要只想到美国或欧洲去,他们已经那么欧化了,应该花点时间懂多一点东南亚的历史和文化。

他说:“但不要以为参加旅行团到峇厘岛走一圈,就到过东南亚,很多东西要真正去体会才会有收获。”

何光平以自己为例说,悦榕庄今天之所以会存在,很大程度,是因为他年轻时曾经花很多时间在东南亚各地背包旅行,感受这个地区的美丽和浪漫,才萌起经营悦榕庄的念头。

肯花时间一定考到好成绩

除了丰富的背包旅游经验,何光平的年少岁月也多姿多彩。

他的少年在泰国度过,在当地接受并完成高中教育,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念书之前,曾在台湾东海大学读了一年的华文。

由于在斯坦福求学时期参加学运被令停学,之后回到新加坡大学继续学业,期间又因为政治因素,被政府援引内部安全法令拘留,结果得在拘留所里备考。

后来他到香港住了4年,当新闻工作者,之后才又回来新加坡。

因为在大学考试之前被拘留,当局允许他参加考试,但整个备考过程在拘留所里进行,因此特别难忘。也在那个时候,他深切明白,只要肯花时间在考试上,一定会考到好成绩。

“我在拘留所里两个月,什么都没有,每天就是对着课本读书,结果我在当年文学暨社会科学系的考试中,考到全系最好的成绩。这证明只要每天用功读书,成绩自然就会好。”

但何光平强调,他绝对不是个喜欢考试的人,也自认不是个好学生。

“但我还是告诉孩子,考试很重要,虽然我并不怎么相信。”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