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流行”(孙建国)

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流行”是指广泛传布、盛行。如流行音乐、流行服装、流行发式、流行话语等等。至于流行感冒,则另当别论。

流行的东西与当时文化背景甚至政治背景有关。但任何事物一旦获得了大流行,就一定会成为晴雨表和风向标,反映了最普遍的大众心态,无论是情感上抑或是价值取向上都得到人们的认同。

譬如茶杯的流行。上世纪70年代以有搪瓷茶杯为荣。那多半是单位发的,倘若印着大红的“奖”字,更显示出主人的精神面貌。80年代流行酱菜玻璃杯之类,呈现出淡泊、朴素的趋向。忽然磁化杯一阵风刮去,又忽然真空不锈钢老板杯一阵风刮来,追逐豪华之风瞬息万变。因此有这么一说:“女人时髦在头发上,男人时髦在杯子上。”看来人们是把杯子当做一种文本(语言符号)了:因杯子高贵而显示着主人的高贵。

话语的流行也能说明问题。一个中国人和一个西方人为同事。中国人见了面总是问:“吃过了没有?”西方人见了面总是问:“How are you?”(你身体好吗?意译:你好!)所以,西方人很不耐烦,老问我吃了没有,难道是饿死鬼变的?中国人也有意见,老问我身体好不好,以为我有病,你才有病呢!殊不知从这简单的见面问候语可见中西文化的差异之一斑。中国人数千年来为解决温饱问题而奔波,当然把“吃”放在第一位,“民以食为天”嘛;西方人崇尚以人为本,关心人的身体本身。这样的问候都是无可非议的。

最近一些流行新语也反映了一定的时尚。例如“伊妹儿”,虽然是电子邮件(E—mail)的音译,却带有亲昵色彩。“人气”,指某人(通常是艺人)或某地方(通常是吃喝玩乐的去处)的受欢迎程度。其量度单位与股票市场相同,都是“指数”。但是,使用的频率之高,范围之广,却是令人不可思议的。至于“秀”,更是到处滥用了。“秀”者,SHOW之音译。原意为展示,表演。后来却冒出什么“政治秀”、“时装秀”、“脱口秀”等等,统统都是“作秀”,“秀”给你看。香港译为“骚”,真是惟妙惟肖。这些新语的流行,折射了时代的“多彩多姿”,蕴含着丰富的信息量。

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流行音乐。50年代的青年唱《莫斯科郊外的晚上》,颇有异国情调和浪漫气息。60年代、70年代唱“东风吹,战鼓擂,现在世界上究竟谁怕谁”,火药味很浓很浓。所以80年代初听到李谷一的《乡恋》,许多人流下眼泪。听惯了千篇一律的昂扬之声,需要似水柔情来抚慰人们疲惫的心灵。后来刮起了“西北风”:《黄土高坡》、《我热恋的故乡》以及《血染的风采》、《少年壮志不言愁》等,一股阳刚之气,唤起大众激昂的情绪。不料曾经流行一时的《心太软》,让流行音乐圈子里的人瞠目结舌。能否说普通大众正在陷入“心太软”的状态之中?我看不能一概而论。正如以前流行的《跟着感觉走》和《潇洒走一回》一样,只是一部分人的心理追求。如果全国人都“跟着感觉走”,都“拿青春赌明天”,忘记了责任感和使命感,情形必是很糟糕的了。时代呼唤英雄,呼唤崇高。而“心太软”之类充其量只能是一种情绪,而不能代替一种时尚。

面对流行,我们应该持理智态度。俄国著名文学家、批评家赫尔岑在一次宴会上被轻佻的音乐弄得非常厌烦,便用手捂着耳朵。主人解释说,演奏的是流行乐曲。赫尔岑反问道:“流行的东西就一定高尚吗?”主人听了很反感:“不高尚的东西怎么能流行呢?”赫尔岑笑了:“流行性感冒也一定是高尚的了?”说完,便拂袖而去。赫尔岑的反诘是值得玩味的。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