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鸟有情性 笔墨见浑朴

李东辉:《寒色争春》

  李东辉花鸟画评述在风云变幻、潮起潮落的当代画坛,李东辉的作品始终保持着特殊的风格。他不自炫新奇以惊世骇俗,也不故作玄奥使人莫测高深。同一种题材,有些画家可能觉得是平淡无味,而到了李东辉笔下却显得气度非凡,神采焕发。苍鹰、雄鸡、仙鹤、天鹅等题材本身没有什么新奇,但要使这种平凡的题材转化为可以使观众产生共鸣的艺术形象,却需要画家去寻觅与自己的艺术气质相适应的绘画形式。

  在他的作品前,首先吸引观众的不是新颖的题材、细致的刻画,而是有冲击力的形式构成,通过这种形式,使我感受到情感的震动。李东辉1944年出生,祖籍河北海兴,自幼酷爱中国书画艺术,受李仰素、郑华俊先生启蒙,后师承孙其峰、韩文来、吴国亭先生。他开始学画是从临摹《芥子园画谱》入手,学习传统花鸟画。

  在笔墨技法与绘画立意方面,他得益于孙其峰先生甚多。孙先生是书画大家,他反对机械地模拟对象,要求学生在创作中注意个性和情调表现,恰恰是这一点成为李东辉作品的超人之处。李东辉继承的是中国文人画的传统。他对中国古典书画穷源溯流,从五代、两宋的石恪、梁楷、法常到元代的温日观,明代的林良、徐渭、陈白阳,明末清初的朱耷、石涛、乾隆年间的“扬州八怪”,以至清末的赵之谦、吴昌硕和任伯年,他无不精心琢磨,悟其奥妙。李东辉深知要把写意花鸟画达到一个高的境界,非费尽移山心力不可。

  于是他数十年临池不辍、笃学不倦,虽工作繁忙,公务之余仍辛勤耕作,坚持每日一画从未间断。其心志之坚、毅力之恒,对民族文化热爱之情,难能可贵。李东辉的画天趣自然,一花一鸟都体现了他对大自然深切的爱恋。在“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创作思想的指导下,李东辉的创作与石涛画山水“山川脱胎于予也,予脱胎于山川也”一样,也是与大自然“神遇而迹化”的,他的“迁想妙得”使他画面得形象个性鲜明。

  他追求洗练的形象、大写的笔墨,研究如何用最凝练、迅捷的方法去表现对象。经过长期的观察和不断领悟,李东辉深深懂得花鸟草木的性情,并在作品中削其冗繁,得其神髓。李东辉善于构图,一贯重视虚实,注意相互照应,于平面构成极富经验,并同时强调力的表现,许多作品章法起势不凡,富有力的律动。如画梅,主干之势或左出而右回,或右出而左回,或上出而下承,回环折转,有虬曲之势、铁骨之力。又有一些作品似不假思索,实然下笔,造成险势,有意给自己出一道难题,而后经营破险之法,每有新颖之章法和意想不到的效果。

  如《寒色争春》(见附图)枇杷主干从右上而左下穿芭蕉叶而过,主线从两个方向走向了边界之外,使画面的强力有无限扩大之势。淡墨点叶,重墨勾勒,加之点出的黄色果实,构成画面的节奏感。让生命的律动自在其中,从而强化了作品内涵的感染力。他不仅善于把握形象主线条的走向以造成整体气势,在局部处理上亦注意服从整体气氛,《东风随春归》、《雨后》,不计一叶一花之是否尽用,而着意于大的效果,花与花、鸟与鸟,花与鸟相互照应,一片浑然,更富整体美。

  花鸟之作,画鸡、画鹰,其上乘决不限于再现自然的形象,讲究文思,追求内在精神,是一个更高的境界。重于魂的表现和内在情感和精神的表现,是李东辉在作品中更高的追求。这中内在的美是艺术核心,也是促进外在形式变化的驱动力。李东辉喜欢苍鹰刚毅的性格,所以画鹰也是他的长项。他画鹰走的是李苦禅大写意一路,但他能“变化古人,自出手眼”(孙其峰先生为李东辉题词)。他笔下的鹰貌甚暇又不失英姿劲气。

  如《欲高飞》(见附图)鹰高居石岩上,一个昂首振翅,侧视长空,作欲飞状,英姿勃发。他用笔犀利,笔墨洒脱,干湿浓淡极尽变化。鹰的两爪用笔勾写,强劲有力,侧视远望之姿,尤见精神。李东辉画鹰不独是对鹰的外在描绘,而是借写鹰抒发振奋向上的一种豪气。这种内在的美所凭借的不仅仅是精美的外在形式,更依赖于艺术家的修养及他对艺术、对人生世事的深刻思考。李东辉画路广,题材广泛。

  自然界的无限丰富性和艺术家主观情感的灵动性为其花鸟画创作展现着宽广的前景。只要勤于生活陶冶,勤于才德修养,在艺术上的成功就会水到渠成。一般写意花鸟画的创作盛期是在晚年,加之李东辉才思过人又勤于造型语言的锤炼,我相信,他终将修成正果。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19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