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用曲解生妙趣

曲解,辞格之一。对词语或句子的意义,加以有意的歪曲解释,这种修辞方式就叫曲解。曲解是有意作出不符合原意的新解,和误解、用词不当等不是一回事。
  巧用曲解,能使语言诙谐幽默,增添无穷的情趣。例如:1945年春,著名画家廖冰兄宴请郭沫若。酒席间廖冰兄谈到自己的妹妹名叫廖冰,兄妹感情笃好,相依为命,故而自己取笔名“廖冰兄”。郭沫若听了,故作憨态地说:“啊,我明白了。那么郁达夫的妻子一定是‘郁达’,而劭力子的父亲肯定叫‘邵力’了。”他由“廖冰兄”这一笔名类推开来,曲解了“郁达夫”“邵力子”的名字。妙趣横生,情味无穷,读来使人忍俊不禁。
  巧用曲解,又能表达深层语意,达到讽刺、揭露的目的。古代笑话集《嘻谈录》中有一则《武弁看戏》。说的是武官与文官坐一起看戏,演出的是三国时的故事“七擒孟获”。武官说:“这个孟获竟这样野蛮无礼,不服从正道的教化,被孔明七次擒住七次释放,尚且不服,想不到孟子的后代竟会有这样性情暴戾而不驯服的人。”同席看戏者听后个个掩口而笑。文官接口说道:“老兄说得太对了,到底还是孔子的后代孔明,比这孟子的后代孟获强多了!”在这里,武官把孟获误作孟子的后代,这是误解而非曲解,足见其浅薄而又自作聪明;而文官顺势对诸葛亮的字“孔明”作了曲解,含蓄有力地嘲讽了对方的无知。这类曲解,意味深长,耐人咀嚼。
  在论辩对答中巧用曲解,更是语出惊人,妙不可言。周恩来总理是世界著名的外交家,有一次他举行记者招待会,介绍我国建设成就。一个西方记者问:“中国人民银行有多少资金?”这涉及到国家机密,不可能直言相告。总理眉头一皱,很快答道:“有18元8角8分。”在场的人全都愕然。总理解释说:“中国人民银行的货币面额为10元、5元、2元、1元、5角、2角、1角、5分、2分、1分,共十种主辅人民币,合计为18元8角8分。中国人民银行有全国人民作后盾,信用卓著,实力雄厚,人民币是世界上最有信誉的一种货币。”话音刚落,全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总理有意回避问题的实质,以“总面额”替代“总
金额”,于是堵了外国记者的口,又不损害招待会和谐的气氛。运用曲解,使语言犀利而风趣,充分表现出他过人的应变能力和高超的语言艺术。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19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