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素质”到“文化素质”

爱因斯坦说过,所谓“素质”,就是把学校知识全部忘光后仍能留下的那部分东西。这部分“东西”就是集生理、心理、社会性为一身的综合素质。它至少包括思想品德素质、科学文化素质、审美素质、劳动技能素质、社会生存素质等五种要素。“文化素质”显然只是其中之一。从过去的“素质”演变到今天的“文化素质”实际上有许多玄妙之处。

想当年,孔老夫子游学传道时即已惊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鲁迅大师弃医从文只为拯救国人麻木的灵魂;柏杨先生怒骂《丑陋的中国人》也无非是怪罪国人没素质。基于此,1985年5月15日至5月27日的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才成为国人素质教育思想的源头。从1993年2月13日中共中央和国务院联合印发《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提出从“应试教育”转向“素质教育”以来,迄今已经十一年多了。按理,素质教育应该收到显著的教育实效了,然而,姑且不说今年南京部分市民要求教育局推行应试教育以弥补高考成绩的不理想,单看一看近两年的人和事就足以引人深思:那个穿着日本军旗袍作秀的女人,以她的年纪推算,一定接受过素质教育吧,但她卖了国;那个少年作家开口闭口就骂教师,骂应试教育,制造一股股“80年后”文化的《毒》流,他也是受过素质教育的人(?);今年疯狂杀人的姓马的大学生也是受过素质教育或做人教育的,但最终被正了法;以上海、北京、沿海经济发达地区为代表的一批批美女作家、美男作家、“下半身写作”作家、“胸口写作”作家等也受过素质教育吧,但大多数为了钱而出卖个人资本;至于年复一年的小煤矿死难事故,现在已经读不到旁观者义愤填膺的文章,当事者慷慨激昂的事前演说和雷厉风行的事后查办了,因为灾难照常发生;现在全国各地几乎所有大街小巷都打上了“坚决抵制假币”字样的横幅,无非是因为2003年全国查处假币6个亿而已,真不知到了60个亿时该打什么条幅;再如大头娃、再如“陈化粮”……这里面你看不到一点点“素质”,这还不算,眼下,人们已经不习惯“素质[”这一老套话题了,取而代之的是又时髦又“酷毙”的“文化素质”。

是的,“素质”对人的要求毕竟太高啦,只有“文化素质”才能浮光掠影地对一个人的含金量进行不痛不痒地检测,这是一个习惯了凡事降格以求的时代。不幸的是,这降格以求的与过去的“扫盲”有类似之处的“文化素质”如今也早已是千疮百孔,面目全非了。

君不见,最近正在“热播”的中央电视台全国某类大赛就把“文化素质”放到了重要的位置上衡量。无论你是否有该专业天才,先要过了文化素质测验这一关。不知道姚明是何许人不行,不知道安禄山是人名而不是一座山也不行。知道五一是国际劳动节但不懂它的英文字母拼写不行,知道《红楼梦》是曹雪芹与高鄂合著的但不知道刘姥姥第二次进贾府吃了什么说了什么仅答出干了什么就想蒙混过关的绝对不行……正象很多老百姓讲的,对于选手的表演我并不怎么感兴趣,但最爱看他们在文化测试上丢丑。真是一语道破天机。评委们对选手文化素质近乎病态的挑剔、猎奇心理和观众对选手的嫉妒、取乐心理共同缔造了一幕又一幕的闹剧。你看,评委和观众的“素质”就决定了选手们的“文化素质”。我相信,李政道、陈景润等世界级科学家活到现在恐怕也因为答不了所谓的文化题而被认为没有“文化素质”。

君不见,这“文化素质”如今已成了全球文化多元时代的一种遁词。文化多元的粗俗理解就是:歌手必须影视歌兼通的“三栖”才佳,才叫座;书法家必须诗书画印“四德”俱备的才妙,才值钱;经商惨败的写本经商秘籍出版才叫“儒商”;数理化差劲的中小学生不发表而直接印刷才叫“少年作家”;文学、文字修养差劲的码字工匠贴上几幅半裸最好是全裸的走光照片才有卖点,名曰:“读图时代”嘛……这些都是“文化素质”吗?!呜呼,好一个没“素质”缺乏“文化素质”的群魔乱舞时代!

由上简析不难发现,伴随着部分国人思想道德的缺失,时代精神、审美情趣的下跌,劳动观念、职业素养的向功利型异化,人际关系、生存竞争的向动物性退化,国人的文化素质已经在这个文化多元的时代浪潮中四分五裂、漂游不定、摇摇欲坠了。我们真诚地呼吁,社会上多一些真正的素质,真正的文化素质。而不是用文化上的扫盲考核代替文化素质,用文化素质的玄妙遁词掩饰国人素质缺失的严重事实。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0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