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荷(陈所巨)

再去那荷田,就只剩下一旋儿叹息了。花开过,莲蓬采过,那些遮天蔽日的青荷,也大都折戟沉沙,栽到泥水中了。只有几茎残荷在秋风中坚守,不胜褴褛。人说,荷老了,真的老了。“小荷才露尖尖角”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来?“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来?

  我也弄不清,怎么就把这一年一度的荷给忘了,忘得如此的干干净净。那些亭亭玉立的青荷,是不是见我久期不至,才纷纷凋损、萎顿的呢?那几茎残荷无疑是坚守着,向我传递最后的信息了。

  残荷无言,而我心领神会。

  残荷不再美丽,不再青春勃发、娇姿妩媚,也不再以那一晕又一晕粉红的花,润出一片风采。人说,残荷老了,生命留给他的大概就只有怀旧、忏悔与叹息了吧。

  然而,残荷依然坚挺。在砭人的冷风中抗争着,不肯折腰摧眉,更不肯跪倒于地。那张破旧的残叶,在秋天里依然是一面旗帜,顽强地展示生存与睿智。直到有一天,人们从残荷的根部掘出一弧又一弧白藕,才惊叹不已,那破败的残荷原来是最富有的哩。它抵死不渝、守候着的,便是它一生积聚起来的最珍贵的东西啊!

陈所巨(1949~ )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著作有长篇小说《黑洞幽幽》,诗集《阳光 土地 人》、《玫瑰海》、《回声与岸》、《在阳光下》,散文集《陈所巨旅行散文选》等。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0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