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能力还是要分数 奥数考试泯灭学生思考力?

据报道,“国际华人数学家大会”主席、“菲尔兹奖”获得者丘成桐日前在“国际华人数学家大会”上说,“数学是做研究,奥数是做题目。获得奥数金奖只能证明考试的能力。”他说自己教过好几个得过奥数金奖的中国留学生,这些学生的学问太狭窄,考试有能力,思考没能力,甚至都不能毕业。

  丘成桐先生的话语应该是有说服力的,笔者不知道其他人看到他说自己教过的好几
个得过奥数金奖的中国留学生甚至都不能毕业的消息时,有什么想法。至少在笔者看来,一点也不奇怪。尽管我国的奥数金奖获得者不少,但鲜有媒体报道这些“成功者”成功以后的消息。并且从奥数班在我国的泛滥程度来看,奥数竞赛已经成为了一种产业,有人专门研究,从出题到培训,简直成了一条流水生产线,如此以来,奥数也就成了仅仅能证明考试能力过人的杠杆罢了,其他方面的作用甚少。

  美国著名数学家柯朗在20世纪40年代出版的著作《数学是什么》一书的序言中指出:“数学的教学,逐渐流于无意义的单纯的演算习题的训练。固然,这可以发展形式演算的能力,但却无助于对数学的真正理解,无助于提高独立思考的能力。”知道这句话的教育界人士肯定不少,但愿意去实践的肯定不多。现在的奥数存在着教师一讲到底,包办代替,模仿型的训练多,思考型的问题少,告诉现成结论多,学生探究发现少等现象。

  当奥数仅仅成为了一种证明考试能力的凭证,我们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奥数成为一种证明考试能力的凭证,说明我国的基础教育已经进入困境,甚至可以说是囚徒困境。这也是我国应试教育的一种折射。许多家长帮助学生安排奥林匹克数学培训班、音乐培训班、美术培训班、书法培训班……有的学生一人就参加了三个培训班,可见家长对学生的期望值极高。

  可以这么说,最近10多年来,我国教育的问题是如何摆脱应试教育的困境。尽管普遍认为应试教育扼杀了学生的创造性,无论是专家还是家长,都在呼吁改变应试教育的模式。但是无论是专家,还是意识到教育有问题的普通老百姓以及没有意识到教育问题的老百姓,其小孩子都在接受着这个教育。在现有的教育体制下,如果没有改变整体性的教育体制,每个家长都会这样想:其他小孩采取的是应试教育,我的小孩如不这样做,在求学方面就会落后,肯定赶不上其他小孩。因此,每个家长在自己小孩上学的问题上已不知不觉地进入了一个囚徒困境。

  奥数成为一种证明考试能力凭证的现象告诉我们,教育已经把教书育人的宗旨变为了单纯知识的传播和训练,这是教育功利主义思想极端膨胀的结果。本来,教育不排斥功利思想,提升学生的智慧,改变人的生命质量,就是教育功利色彩的体现,但是无论如何,教育都要处理好教育所给予的和学生所需要之间的关系。教育的评价不应该由现在做出,而应该在10年、20年后作出,就像我们完全没有资格评价20年前的教育一样。(文/朱四倍)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