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婚事(婴宁)

我结婚一个月后,母亲忽然对我说,她想结婚,不再和我一起生活了。

  母亲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正在阳台上修剪树枝。冬天的阳光正透过宽大的玻璃窗,洒在母亲身上,她说话声不大,在我的记忆中,母亲始终这么说话。

  那句话,她没有重复。

  我用了很缓慢的思维感觉它的真实。

  很生涩,对母亲的笑。我说妈,给我点时间好吗?心里已是千回百转。

  母亲笑了笑,转身,离开。我站在阳台上,站了好久,没办法给自己一个答案。

  母亲快五十岁了,15年前,她三十岁多一点的时候,父亲因病辞世。那年,我十岁。


  那时候母亲还很年轻漂亮,虽然年少,我也知道在父亲离开我们后,包括奶奶在内的所有人,都劝母亲再嫁。

  母亲从来没有问过我,是否还想要一个父亲,因为她从来没有打算再婚。在父亲去世后,她忽然变成了一个沉默坚强的女人,独自支撑着我的成长,让我拥有一个女孩子在成长中想要的一切。

  15年很快过去了,在母亲的疼爱中我长成了一个漂亮的女子,热情向上地追逐生活和爱情,然后在她的祝福中为挚爱的人穿了嫁衣。

  当然还是和母亲生活在一起,那也是我结婚的前提。

  但是现在,母亲忽然对我说她要结婚,要离开我和另外一个人一起生活。

  母亲没再提那事,更没有告诉我要和她生活在一起的那个人是谁。

  我不问,让日子一天天过下来。我知道母亲是那样一种人——她决定了什么,就一定会做,早一天晚一天而已,她不说,是多给我一些时间。


  我回避,却偏偏让我遇到了这样的尴尬,我忽然知道了母亲要嫁的那个男人,竟然是我认识很多年的唐叔叔。

  然后春节就到了,春节的三天后是情人节,那天早早地,我把爱人准备的大捧玫瑰插在花瓶中,花开得很热烈。母亲说,真漂亮,年轻时,从来没看过这么好看的花。

  我忽然有些心酸,看着母亲出去的身影。

  门铃在母亲离开后响起来。打开门,看见住在对门的杨阿姨站在门边。

  一直没有什么来往的,和对面的那家人。只知道她姓杨,在一所中学教书,先生是个普通的警察,有个20岁左右的女儿,最近好像不常回家。

  请她进来坐。她犹豫片刻,说,想请你帮我发个短信息,然后递给我一个纸片,我看到上面的手机号码和一句话:情人节快乐。

  很意外很意外,对这句话。

  然后就听她说, 我和你叔叔都是很笨的人,连个信息都不会发。

  终于忍不住问:阿姨你想发给谁呢?


  她叹了口气,是未未,我的女儿。她不久前和男朋友分手了,今天是情人节,怕她会更伤心,就想对她说这句话。反正她不会想到是我和她爸爸,也许会想,除了那个男孩,还有很多人爱她的……

  我慢慢、慢慢呼出一口气,压得很重,很酸涩的那种感觉。

  我说阿姨我现在就帮你发,多发几遍……

  她谢了我,转身,离开。

  我的手指一下一下落在信号键上。那个正在伤心的女孩,也许一辈子都不会知道,在某一年情人节,母亲为了她,请求别人给她的手机发一个短信息,说的是“情人节快乐”这样一句话。

  那天下午,在小区,我碰到了那个女孩,她手拿一朵玫瑰,只有一朵,也许是她买给自己的,我们看着对方都笑了笑,她很年轻很美丽的脸上,没有伤心的痕迹。

  三天后,我找到了唐叔叔。我还知道了这样一个真相:他和母亲十年前就已经登记了,但是因为我,因为母亲固执地要等我出嫁后才开始自己的生活。就让唐叔叔和她自己,等了整整十年。十年,母亲耗尽了一个女人的青春,而十年中,我却没有感觉出蛛丝马迹。


  这些年,我一直以为对母亲的爱,即使无以回报,但也是了如指掌的。但是,我所自以为是的了解,连表层都不是。

  哪个孩子能知道母亲的爱有多长呢?那个失恋后不肯回家的女孩,还有我。

  等有一天我们做了母亲,也许,也许会知道的吧。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