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林海音)

不思量,自难忘。

  我是多么想念住在北京城南的那些景色和人物呵。北京而今已物移人非了。可是,随着岁月的荡涤,在我,一个远方游子的心头,却日渐清晰起来。我所经历的大事也不算少了,可都被时间磨逝了。然而,这些童年的琐事,无论是酸的、甜的、苦的、辣的,却永久永久地印在我的心头。

  每个人的童年不都是这样的于、愚唉而神圣吗?

  我的童年是在父母的呵护中度过的。

  我的父亲很疼我,但是他管教我很严很严。有一件事我永远忘不了……

  当我在一年级的时候,就有早晨赖在床上不起来的毛病。每天早晨醒来,看到阳光照到玻璃窗上了,我的心里就是一阵愁。心想,已经这么晚了,等起来,洗脸、梳头、换制服,再走到学校去,准又是一进教室就被罚站在门边,同学们的眼光,会一个个向你投过来。我虽然很懒惰,可是也知道害羞呀!所以又愁又怕,常常都是怀着恐惧的心情,奔向学校去。最糟的是,爸爸是不许小孩子上学乘车的,他不管你晚不晚。

  有一天,从早晨起就下大雨,我醒来就知道不早了,我听着不停的大雨,心里愁得不得了。我上学不但要迟到了,而且在这夏天的时候,还要被妈妈打扮得穿着肥大的夹袄,一路走到学校去。想到这么不舒服的上学,我竟很勇敢的赖在床上不起来了。

  等一下,妈妈进来了。她看我还没有起来 ,吓了一跳,催促着我,但是我皱紧了眉头,低声向妈哀求说:

  “妈,今天已经晚了,我就不要去上学了吧?”

  妈妈就是做不了爸爸的主,当她转身出去,爸爸就进来了,他站到床前,瞪着我:

  “怎么不起来?快起!快起!”

  “晚了,爸!”我硬着头皮说。

  “晚也得去,怎么可以逃学?起!”

  一个字的命令最可怕,但是我怎么啦?居然有勇气不挪动。

  爸气极了,一下把我从床上拖起来,从桌上抄起一把鸡毛掸子,我挨打了!

  爸把我从床头打到床尾,外面的雨声混合着我的哭声。最后还是冒着大雨上学去了,我像是一只狼狈的小狗,被宋妈抱上了洋车。第一次花五大枚坐车去上学。

  我坐在放下雨篷的洋车里,一边抽抽搭搭地哭着,一边检查我的伤痕。那一条条鼓起的鞭痕,红肿的,而且发着热。我把裙子向下拉了拉,想遮盖住最下面的一条伤痕,我是怕同学看见了要耻笑我。

  虽然迟到了,但是,老师并没有罚我站,这是因为下雨天可以原谅的缘故。

  老师教我们先静默再读书,坐直身子,手背在身后,闭上眼睛,静静地想五分钟。老师说:想想看,你是不是听爸妈和老师的话?昨天留的功课有没有没做好?今天功课全带来了吗?早晨跟爸妈有礼貌的道别了吗?……我听到这儿,鼻子不禁抽搭了一大下,幸好我的眼睛是闭着的,泪水不至于流出来。

  正在静默的当中,有人拍了我的肩头一下,我急忙睁开了眼,原来是老师站在我的位子边。他用眼势告诉我,让我向教室的窗外看去,我猛一转头看,原来是爸爸站在窗外那瘦高的影子!

  我刚安静下来的心,又害怕起来了!爸爸为什么追到学校来?爸爸点头招我出去了,我看看老师,征求他的同意,老师微笑的点点头,表示答应我出去。

  我走出了教室,站在爸面前。爸没说什么,打开了手中的包袱,拿出来的是我的花夹袄。他递缎带我,看着我穿上,又拿出两个铜板递给我。

  后来怎么样了,我已经不记得。由于这件事,我从此一生做一个守时守信的人。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2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