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现代书法的类型及其它(傅京生)

"现代书法"是一个历史范畴概念,是对1985年以后突破传统书法样式的诸多新潮书法流派的概括性定名。现代书法在思想观念及表现形式上纷纭复杂,不过它们仍有共同的特征,这就是无边界创造的前卫性以及刺激直觉的奇异性。其风格样式大致有如下几种类型:

  1. 汉字诗文样式。这一样式的作品,仍然以汉字及既有的诗词、文斌、文句为媒介,表达作者的思想情感和审美趣味。不过,其作者已经抛弃严格的传统书法的法度和规范,不再受寄寓于传统书法中的伦理道德观念和传统审美取向的束缚,而是刻意追求视觉心理动力学意义上的造型势态的强化、点划的夸张、结构的变形、特异部位的放大,且以此使人一见作品即激动和兴奋或惊悸与心魂荡漾。其代表作有卓然的《履虎尾咥人亨》,古干的《乐》,王乃壮的《涉步柳岸》、《康乐万年》,马承祥的《引而不发》等。

  2. 非汉字写意样式。这一样式的作品,秉承了传统书法的笔法笔意,讲究点画线条的筋、骨、血、肉及神采、气息等审美内涵,它必须是深厚的技法功能与经过修炼的才情风采二者合一的产物。这样的作品虽然抛弃了以汉字为依托这一媒介,但仍然重视线条的排列组合与构成形态要具有中国汉字结体及中国书法单法相近似的美感。

  这一样式的代表作有张大我《田》、刑士珍的《丹荔》、卜列平的《地平线上的梦》等。这一样式的作品,是没有文字功能干扰的纯视觉形象表达,作品图像是其作者自创的"天书"。这种样式的书法,由于完全进入纯抽象表达,所以便于赋予墨象以神奇的意味和灌注超凡的想象,使之具有强烈的时代品格。

  3. 激情宣泄样式。这一样式的作者,以喷、洒、泼、扫、拂、抹、挥等手段,让笔墨在纸面上造成一种具有画意属性的效果。传统书法的书写性在这样的作品中悄然隐退,其作品表现出与表现主义或野兽派绘画相类似的审美特征。如果说这一类作品仍然是书法的话,那就要是其作者是以书法家的身份将其置于书法欣赏时空使然。其代表作有邵岩的《海》、刘天宇的《点的裂变》、张强的《机动系列》等作品。这样的作品,最适于表达自我情感及反映出作者的个性与才情风采。

  4. 理性观念构成样式。僵化的程式化书法对美感的阉割,主要是伦理道德观念负荷太重,然而任何一种艺术形态最终都须有深层理性支撑,在现代现代法发展的生态平衡上,少不得对书法本体超文字所指及能指的探源研究。即探讨书法这一"存在者"之中的形而上"存在"。在这个意义上,邱振中的《持考文字系列》、洛齐的《书法主义书法》,都可以看作是对书法文本元语言的艰深的考察和本质特征的诠解。我们把这样的书法作品称为理性构成书法。它的形式特征是冷抽象中内蕴着顽强、勃发的生命志趣。

  5. 以装置和行为艺术为传播媒介的书法样式。最早用装置艺术为媒介参与书法活动的是上海的王南溟,他将外显书法笔迹的字球,装置在球杆网架空间或者装置在他认为可以造成某种氛围的由现成物组成的空间中,同时,他还应用了音像等文本传播手段报告他的艺术观,意在使正在向现代转化的书法逐步接近世界范围内的前卫思潮。

  以行为艺术方式介入现代书法艺术实践的是山东艺术学院的张强,他的艺术活动被命名为"A/B踪迹模型",国内外有多家艺术刊物对他的"模型"作过专题介绍。目前,圈内人士普遍认为,无论人们如何评估张强的"踪迹模型",但勿庸置疑的是由这"模型"物化成的图像却是极具情感张力与视觉美感的。

  传统书法的风格样式在漫长的历时发展中,逐渐形成了若干类型化定型性表现状态。这种定型性表现形态,往往是某一种风格样式的书法发展到一定阶段,积累了一定的表现经验及其物化成果之后,出现一位天才人物将其高度总结、概括、升华而形成的。于是,一旦这种类型化的表现形态定型,它也就成为人们修持自身的不需要在艺术形式与气象上作出超越的标本楷模。

  然而,无论你承认与否,自1840年以来,经过鸦片战争、辛亥革命以及一系列的文化变革,中国古典文化的历史土壤已不复存在,尤其是近代教育的西方化、白话文化语的西方化,导致了在深层文化心理方面,我们已经没有了中国古代的文化思维。于是,就书法美学而言,我们已经不知何为中国古人心灵中的书法了。这即是说,中国古代的书法艺术尽管有着灿烂辉煌的成果,但在历时发展的今天,它已失却了赖以形成其特质的文化土壤。今天人们的审美观念已与古人相去甚远,所以,对于书法文化传统,不是回归,而是重建,已成历史必然。

  总之,如果说今天中国人的生存方式是在对古代中国人的生存方式的反拨批判中建构起来的,那么,这就势必是缘起于文化上的反拨和批判。于是,所谓"现代书法",实质上可以看成是现代人在时代给定的时空中以自为方式进行的文化批判基础上的意向性建构活动。

  至此,我们想说,现代书法发展到今天,其内部的一部分艺术家开始向"后现代主义"思潮转移,也是历史的必然。甚至我们仍然可以说"后现代主义书法"仍然是现代书法。

  立足于"中国现代书法"景观看"后现代主义"思潮,目前,"后现代主义"思潮已渗透入现代书法领域是不争的事实。尽管,关于"后现代主义"这一概念的释义目前仍无统一规定,但有一点是明确的:现代主义在工具材料上仍沿袭固有的艺术门类所规定或曰给定的材料来进行创作,譬如波洛克无论怎样"宣泄",但他用的画布、画笔、颜料及衡释、调配油色等技术手段,都与塞尚没有什么区别,而"后现代主义"则是打消了生活物品与艺术品材料的界限,打消了各艺术门类材料上的"专利权",譬如绘画可以用雕塑材料复合。

  总之,用形象化说法说,"后现代主义"艺术是多媒体艺术。在如上所述的意义,"后现代主义"在当代中国,目前有三个不容忽略的艺术功能,即:①对西方中心主义进行反拨;②抵制泥古僵化思潮的浸蚀;③以赋义的方式建立当代的艺术话语。这三者的关系,是一种递进的逻辑关系。它们的结果与对西方文本、对古典文化进行调侃后的率性挥洒绝然不同,而是人们针对时代现实的切肤问题进行追问之时,变现出的直觉图式语说。

  最后,我们想说:

  当代的"现代书法"领域,绝非是某种书法风格一统天下之局面。目前,从整体上看现代书坛实况,书坛大致可分为如下风格流派:新写帖型、新古典主义型、新童心写意型、意识流表现型、学院派、寻古派、新民间派、新文人书法派、非汉字采风派、结构主义、波普主义以及立足于跨文化研究领域、在语言学转向意义上生成的"后现代"等诸流派。

  这表明:当下书坛,是处于一个多元理论与实践互为交融、互为冲撞的模态之中的。表明对书法风格的不同选择,决定了当下书法家在书坛的不同处身姿态。

  在如上所述意义上,我们想念只有置身于当代大文化、大书法的时空场,甘愿充当文化先锋,一个适合时代之需的被时代所选择的书法大师才能最终生成。才能最终完成历史赋予我们的解决好古今中外文化近百年的冲撞和交融的使命。才能完成以中国文化传统为基点的当代中国文化的重建。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