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错别字趣话

一家小铺门口贴着一副对子,上联是“横眉冷对干夫子”风吹日晒,“夫子干瘪”了。饭店里写着:“包子往里走,炒菜请上楼。”楼下已经有不少“包子们”,晚来的“炒菜们”只好上楼了。楼上贴着一条告示:“请座下开票”。座位下面开票,要钻到椅子底下去。也许,没有错别字的世界将是无趣的。



※ “庚黄”了不得



我国古代小说家,像罗贯中、曹雪芹等都是研究汉字的专家在他们的小说中,经常会出现有关汉字的趣话,包括错别字的笑话,为故事情节增添了不少的趣味性。

下面就是《红楼梦》第二十六回“薛蟠读画”的故事。

薛蟠说:“你明儿来拜寿,打算送什么新鲜物儿?”

宝玉说:“我没有什么送的,……惟有写一张字,画一张画,这才是我的!”

薛蟠笑道:“你提画儿,我才想起来了。昨儿我看见人家一本春宫儿,画的很好,上头还有许多的字,我也没有细看,只看落的款,原来是什么‘庚黄’的,真好的了不得!”

宝玉听后说;“古今字画也都见过些,哪里有个庚黄……”想了半天,不觉笑将起来。命人拿过笔来在手心里写了两个字,又问薛蟠道:“你看真了是庚黄么?”薛蟋说:“怎么没有看真?”宝玉将手一撒给他看道:“可是这两个字吧!”……众人都看时原来是“唐寅’两个字,都笑道:“想必是这两个字,大爷一时眼花了,也未可知。”薛蟠自觉没趣,笑道:“谁知他是‘糖银’是‘果银’的。”

通过这两个别字,就把薛幡这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的形象活生生地勾画出来了。



※ 落山的落山,落水的落水



古时候,有个教书先生不学无术,根本识不了几个字,却时常冒充饱学之士。

有一天,有个朋友从京城回来探亲,顺便到学馆来看望他。两人刚坐下不久,正好有个学生问他晋文公的“晋”字怎么读,他压根不认识这个字,又怕在朋友面前出丑,于是用红笔在“晋”字旁画一道,让学生过一会再来问。

不一会,又有一个学生问他卫灵公“卫”字的读法时,他同样不知,于是又用红笔把“卫”字圈起来,也让这位学生过会来问。

又过了一会,一个学生问他“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乐”怎么读,他没好气地回答说:“读成太阳落山的‘落’字不就行了!”

学生走后,这位教书先生问朋友说:“最近京城有什么新闻吗?”

朋友回答说:“我离开京城的时候,只见晋文公被戳了一枪,卫灵公被红巾军包围了。”

先生听了忙问:“不知他们手下的官兵么样了?”

客人笑着说:“落山的落山,落水的落水。”

教书先生听后信以为真,还不明白是在取笑自己。



※ 别存草草心



人们写错字的原因之一,就是常把一些偏旁和部件相似的字弄混了。

清朝有个叫何秋辇的人。有一天,他接到一位留学生的信,第一行写道;“何秋辈老伯……”信里还把“草菅人命”写成“草管人命”。

何秋辇看了信后,连连叹息,说:“读书认字不认真啊!竟然把我的名字也写错了。”他拿了信在房间里踱来踱去,不一会儿,就编出了一副对联:

辇辈共车,夫夫莫作非非想,

菅管同官,个个都存草草心。

他在给留学生的回信里,写上了这副对联。不久,那位留学生亲自登门道谢,对何秋辇说:“何老伯,过去我总是分不清这些字,看了你的对联,我明白了。



※ 亲爹



有个县官坐堂审案,师爷递给他的条子上,写了三个人的名字:原告郁工来,被告齐卞丢,证人新釜。

县官看了原告郁工来的名字,就喊:“都上来!”三个人都跑到堂前听审。

县官生气地说:“我喊原告,你们为什么一齐上堂?”他看了一下齐卞丢的名字,又喊:“齐下去!”三个一听,又一齐退到堂下。

县官更生气了,他高声叫嚷:“我喊被告,你们干嘛一齐下去?”

师爷知道县官读了别字,又不敢当着众人的面直说,故意说:“原告名字,另有一种念法叫郁工来,不叫‘都上来’;被告卫另有一种读法,叫齐卞丢,不叫叫‘齐下去’。”县官急忙问:“那么证人的名字,另一种念法叫什么呢?”

师爷说:“叫新釜。”

县官笑着说:“我就估计他另有一种念法,否则,我就喊他‘亲爹’了。”

(附注:“亲”和“新”形近。)



爱念白字的教书先生



从前,山东某地有个教书先生,读起诗文来,白字迭出,是远近闻名的“白字先生”。一个东家请他教书,事先与他商量好,每年给他三石租谷作学费,四千钱作伙食费,如果教一个白字,罚谷一石,教一句白字,罚钱二千。

一天,先生与东家偶然到街上闲走,看见横街牌坊一块石上刻着:“泰山石敢?”几个字,先生误读作:“秦川右取富”。东家告诉先生说.“这句全被你读白了,念你是初次,罚谷一石吧。”

先生回到学馆,教学生读《论语》。谁知,他把‘曾于曰”读作“曹于曰”,把“卿大夫”读作“?大夫”,东家告诉他:“先生,你又念了两个白字,三石谷子全罚。如今只剩四串伙食钱了,请你记着”。

又过了些日子,先生又把他“季康子”误读作“李麻子”,把“五日叟”读作“王四嫂”。

东家说.“先生,你读了两句白字,全年伙食钱扣完了。”

先生懊恼非常,一年辛苦,白费功夫,一无所得。有人送一首“打油诗”,说:

三石租谷苦教徒,

先被秦川右取富。

一石输在曾子曰,

一石送与?大夫。

又说:

四千伙食不为少,

可惜四季全扣了,

两千赠与李麻子,

二千给了王四嫂。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2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