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房用具的命名

古代文房器具或以绝妙的构思、奇巧的造型令人赞叹,或以材质的精美、珍贵令人艳羡,或以如冰似玉的胎釉、巧夺天工的画工、刀工、堆塑、贴塑使人称奇叫绝。若论器具的“尊姓大名”,其中颇多情趣。就文房中的那些玲珑小件,就可品味出器物名称与用途的一致性。

  镇压纸张、书籍的厚重器物,造型多为卧虎、卧狮等艺术化的动物一类的器物,称为镇纸。它的名字直接来源于它的用途,更多的是把它用途的叫法颠倒过来,就成了器物的名称,像浇花用的瓷器具称为花浇。在文房清供中,这样的命名更为普遍。古代文人写字都是从右向左写,为防止手上或衣袖沾墨,就在腕下搁个物件,此物称之臂搁。洗笔的钵盆称为笔洗,架笔的称为笔架,插笔的称为笔插,往砚里注水的称水注……

  古代文房器具为什么如此命名?这与封建社会的制度有关:古代有钱有势的文人,为了显示身份与地位,为了摆排场,多雇有书童,出则跟随主人身后,书房中,或为主人磨墨铺纸,或洗笔涤砚。

  文房器物不像碗、盘、罐、瓶,无论贫贱富贵,人人每天接触它、认识它、了解它。这些形状古怪或巨或小的文房器具,既不普及也不大众化,正如刘姥姥走进大观园,连镜子都不认识,她能知道哪是砚滴、哪是笔挂?制造商从商业经营的角度去考虑,为便于文人墨客和为其服务的下人们辨识认定,好记好呼,从器物的用途上去命名,也就顺理成章了。正像苏东坡、黄山谷发明了遮屏阳光照射砚池的器物,遂称之为砚屏一样。

  这些文房器具的出现是先从需要、实用而来,即先有器物,后有名称,如毛笔使用后,沾满墨汁的笔头干枯后,就难以将它疏松开,下次使用时就很不方便。人们就想到用后洗掉笔头上的墨,再用时就省了不少工夫,于是就造出了洗笔用的那些盘盘碗碗,至于叫什么名称先不去管它,正像人们生出娃儿后再取名一样。慢慢的,“笔洗”的器名就出现了,相沿相袭,世世代代都如此呼之。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4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