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3年400个耳光打出钢琴才女 值得吗?

在不久前举办的舒曼杯(亚太)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中,13岁的沈阳女孩胡丁琦一人囊括了四项冠军,两项亚军,这是这个着名国际赛事自创办以来的最好成绩。

  在谈到女儿的成才经历时,惯来认为“不打不成材”的胡东振却开始反思︰如果能让我重新选择,我不会再逼女儿学钢琴。

  社会心理学家张思宁评价︰胡丁琦最后成名了,她只是数万个“胡丁琦们”中的幸运者,并不代表着其父教育方式的胜利。

10月6日晚,2005年舒曼杯(亚太)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颁奖典礼在深圳隆重举行。来自沈阳的13岁女孩胡丁琦赢得全场最经久和热烈的掌声。她一人夺得专业C组、贝多芬组、巴赫组和高级组的四项冠军及两项亚军,创造了此项比赛历史上的最好成绩。







  当时,颁奖台下,一个男人泪眼婆娑。他就是一手将女儿带向最高音乐殿堂的父亲胡东振。

  在颁奖典礼结束后,面对前来讨“育女心经”的今报记者,胡东振语出惊人,“我对不起女儿,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肯定不会再让女儿学钢琴,这条路实在太残绘了!”

  *3年400个耳光

  “不打不成才”。这个经验成了日后胡东振教育女儿的格言。

  从5岁开始,胡丁琦在父亲的逼迫下不得不每天枯坐在钢琴凳前6-8个小时。即便在节假日,她也没有像别的小朋友一样到公园里游玩的机会。

  1996年,沈阳少年郎朗在国际上获得钢琴比赛大奖。其父郎国任的育子心经一时成为众多望子成龙的家长们争相讨教的法宝。在和郎国任接触的过程中,胡东振了解到,郎朗成长中,郎国任要求非常严厉,甚至“动打”的。

  “不打不成才”。这个经验成了日后胡东振教育女儿的格言。

  一天,小丁琦厌倦了弹琴,故意磨磨蹭蹭地不到钢琴凳上去。胡东振发觉了,上前对女儿就是两个耳光。小丁琦对父亲又怕又恨,但又不敢当面反抗,把愤怒和不满统统发泄在弹琴上,故意用手指狠劲地敲击琴键。

  这让胡东振越发不满,他抄起地上的拖鞋向女儿抽去。小丁琦白嫩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片血印。长久以来憋在心里的委屈和愤怒一并爆发,她向父亲哭喊道,“你不是我爸爸,你是法西斯”。

  妻子王国花实在看不过去,把女儿心疼地搂在怀里,却始终不敢多说一句。因为事先夫妻俩约定在先,当父亲“修理”孩子时,做母亲的不准插手干涉。平时王国花稍有干涉,胡东振就会拿出郎朗的例子来,言外之意是,天才都是打出来的。

  一天,小丁琦的小姨到家里做客。窗外传来小伙伴们欢快的笑声,小丁琦一时走神,错了几个音。胡东振发现后,狠狠地打了女儿两个耳光。小丁琦的小姨气得浑身发抖,跟胡东振大喊︰“这么小的孩子,你想打死她吗?我要和你这种人断绝关系”此后,她再也不登姐夫家的大门。

  胡东振后来回忆,在胡丁琦5岁到8岁的三年中,他打了女儿近400个耳光,直到后来女儿真正热爱上了钢琴。

  *舍血本

  王国花一度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脑袋里整天想得都是如何挣钱供孩子。胡东振为了省钱,戒了烟酒,戒了肉。长期的营养不良和高度紧张使他原本90公斤的体重下降到65公斤。

  胡东振深知一个好老师对孩子成长有多么重要。胡丁琦9岁时,胡东振独自带着女儿去北京寻访名师。学钢琴是个“烧钱”的选择。那时,胡东振没有工作,妻子王国花每月只有近600元的收入。而给胡丁琦请老师,每节课就需要500元钱。这还不包括父女俩租房的费用和日常消费。

  为了节省费用,胡东振在北京最偏远的效区租了间较便宜的平房。1月的北京,滴水成冰。胡东振每天却要和女儿至少倒8次车,往返7个小时去陪女儿上课。女儿上课的时候,胡东振没有地方去,有时就站在寒风中等,任漫天飞舞的雪花把自己扮成一个雪人。

  因为收入和支出严重失衡,两地分居的胡东振和妻子承受着巨大的压力。王国花一度患上了严重的神经衰弱,脑袋里整天想的都是如何挣钱供孩子。胡东振为了省钱,戒了烟酒,戒了肉。长期的营养不良和高度紧张使他原本90公斤的体重下降到65公斤。

  这样的状态只维持了几个月,胡东振就再拿不出钱来了。2000年1月,胡东振做出一个重大的决定,把沈阳的楼房卖掉,让妻子回娘家住。因为急着用钱,胡东振把价值近20万的房子只卖了5万元钱。

  *一次次的挫折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她最终没有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胡东振没通过学校为女儿报名参加了一项全国性的钢琴大赛,却因此犯了学校的忌颱,女儿被迫退学。

  在北京学习两年,胡丁琦进步迅速,但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她最终没有被中央音乐学院录取。妻子王国花知道后,把所有的怨气都发在胡东振的身上。“为了让女儿学琴,我们家不像家,这样的日子换来了什么?再过下去还有什么意义?”重压之下的妻子第一次提到了“离婚”的字眼。

  胡东振一连几天闷闷不乐。倒是胡丁琦看出了父亲的心事,对父亲说,“我相信我还会有机会的,你不是常告诉我不要轻言放弃吗?再说,我小时候挨的打,你为我受的苦,也不能就这样算了啊?”胡东振摸着女儿的头,第一次感觉女儿长大了。

  正巧深圳艺术学校来北京招生,胡丁琦轻而易举就考上了。这让绝望中的胡东振看到了希望。

  2001年8月,胡东振带着女儿再次踏上了开往深圳的火车。就在这时,胡东振被检查出胃部有一个肿瘤,需要手术切除。考虑到手术还要花钱,胡东振放弃了。妻子知道这个消息,心疼得直哭。她劝放弃,让父女俩回沈阳。

  在一位朋友的提醒下,胡东振在陪女儿练琴的同时,自己开设了一个钢琴班。因为本身有着音乐基础,加上给女儿“陪读”,胡东振的钢琴班还可以勉强支撑下去。与此同时,身在沈阳的妻子王国花也提前退休,学了针灸和按摩,到深圳谋生。

  在深圳艺术学校学习期间,胡丁琦师从于着名钢琴家但昭义老师。为了证明女儿的实力,胡东振没通过学校为女儿报名参加了一项全国性的钢琴大赛。在这次大赛中,胡丁琦以绝对实力获得了特等奖。但却也因此犯了学校的忌颱,被迫退学。

  *成名与成功

  女儿终于成名了。在掌声和鲜花背后,胡东振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以剥夺女儿童年的快乐和全家血拼为代价培养女儿,究竟值不值得?

  失望中,胡东振带着妻女回到了家乡沈阳。
一个偶然的机会,胡东振了解到,国际顶尖的舒曼杯全球青少年钢琴大赛亚太地区决赛将在深圳举行。这次,他终于等到了让女儿扬名的机会。

  10月2日到6日,2005年舒曼杯(亚太)国际青少年钢琴大赛在深圳隆重举行。事先并不被看好的胡丁琦以几乎完美的演奏,征服了来自世界各国的评委,一人囊括四项冠军,两项亚军。如果胡丁琦能在明年6月的德国总决赛上拿到前三名,她的名字就会和郎朗一样,刻在世界钢琴史上。

  女儿终于成名了。在掌声和鲜花背后,胡东振感到前所未有的沉重。以剥夺女儿童年的快乐和全家血拼为代价培养女儿,究竟值不值得?

  *不打不成材?

  一些家长认为,胡丁琦的成名掩映着父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悲壮。事实上,像胡丁琦父亲对女儿的这种教育模式和付出在中国许多父母身上,都能找到影子。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张思宁认为,胡丁琦父母的付出是值得尊敬的。但这种“赌注”式的教育模式却不值得推广和借鉴。

  胡东振的教育方式明显不利于孩子的心理和生理健康。胡丁琦最后成名了,只是数万个“胡丁琦们”中的幸运者,并不代表着其父教育方式的胜利。暴力教育更容易导致孩子自卑、胆怯、叛逆,甚至是心理失衡。严厉不等于暴力,培养孩子还是应该引导。

  张思宁忠告家长们,培养孩子要量力而行,切忌孤注一掷的投机心理。家长应该调整心态,不应该眼热于少数人的成名,而把孩子当做实验工具。

  胡东振的“棍棒式”教育挑战的是“鼓励式”教育。现在,孩子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棍棒式”和“鼓励式”各有什么利弊?您有什么好的教育方式?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4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