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青年教师谈教学ABC

  文/肖远骑

  刚走上教育岗位的年轻教师,在师范院校接受了教育法、心理法、教学法的专业培训,又具有较厚实的知识基础,教学中本应有较理想的成绩。可两三年过去,随着他们事业的平平,不少人心灰气馁起来。什么原因是他们事与愿违呢?我想问题出在教学基本功上。有些青年教师,初涉教坛,就热衷于“这个法”、“那个派”,一会儿“大单元”,一会儿“导学式”(当然,在这里我并非说教学改革有什么不好),大起大落,大变大改,对于教学基本功则无暇或不屑顾及,这是不正常的。因此,有必要呼吁青年教师练好教学基本功。

  所谓教学基本功,就是教师在实现教学目的、完成教学任务过程中必备的基本素质,说具体点,就是教师教学过程中听、说、读、写、问这些常规技能,再深一个层次,还包括教材设计、课堂临场决策能力等较高的教学技能。

  一、“听”的基本功

  听懂别人说话是一种能力。教师要听懂学生说话,不仅是一种能力,而且是一种基本功。有人讲,只要耳不聋,听人说话,不识字的老太婆都会,有知识、有文化的教师,谁不会听?其实不尽然。由于教师的教学对象是青少年学生,他们年纪小,知识欠缺,语言也不够丰富,在回答教师提问或发表意见时辞不达意,语义含糊,说不清、道不明的现象是常有的。要能从学生不达意的言辞中听出他的真意,从学生含糊的话语中听出其主旨,这是要具备一定的听话能力和功力的。我曾听一位教师讲“要保护珍贵禽鸟”一课。教师提问,有一位小青年打死了一只珍贵的白天鹅,对这个人应该怎么办?有的学生讲要这个人写检查,有的讲要批评教育,有的讲要罚款,有的讲要上公堂。学生发言很踊跃,教师听完学生的发言后,笼统地说“大家说的都对。”是不是都对呢?恐怕他没有听清学生的话,没有去分辨。教师如果善于听、会听,就会发现,说写检查、批评教育者,是对杀害珍贵禽鸟的严重性认识不足,把问题看轻了;说罚款者,偏重经济制裁,把钱看重了;而说上公堂者,是听了旧评书、看了旧小说,因而用了旧词汇,但意思是对的,即上法庭,依法惩处。教师在课堂上本应引导、补充,使学生得到准确的答案,但由于教师听的功力不足,不善听而造成教学上的失误。常言道“锣鼓听声,说话听音”。教师在课堂教学中要听懂学生的“音”,要练出像乐队的指挥在几百人的合奏中,能分辨出哪个琴师的音高了、低了、跑了调的本领,听清学生的每一句话,不完整的给以补充,中心不明的要给以概括,讲错了的要给以引导,讲对了的要给以升华,这样才能帮助学生理清思路,弄准概念,学懂知识。如果教师不善听,不会听,就会抹掉学生表达中的闪光点,有时候会曲解学生的意思;听不出学生的真意,势必使学生不能准确地掌握知识。可见,听,对教师不是无关紧要,而是至关重要的。

  二、“说”的基本功

  对于教师来说,语言既是工具,又是艺术。我们的祖辈曾把教师“吃语言饭”形象地说成是“舌耕”,这是颇有道理的。教师说的能力强弱“很大程度上决定着学生在课堂上脑力劳动的功率”(苏霍姆林斯基语),直接关系到教育、教学工作的成效。有的教师很重视储备“一桶水”,这自然是正确的,但不太注意这一桶水是否能顺畅的倒出来,似乎“水满自然淌”,只要有学问,就可当教师,实则不然。教师才高八斗,学富五车,如果不善说,讲不出来,要教好学生,恐怕很难。何况有些教师本来知识平平,才能也一般,如再语无伦次,表达混乱,要教好学生,恐怕更难。我学生时代听过不少老师讲课,工作后又听了许多课,尤其是听了于漪、钱梦龙、魏书生等老师的课,总觉得他们的教学语言像油一样,缓缓地注入心田,学生听其讲课真是如坐春风,如临大海,实在是一种美的享受。

  对教师来说,最起码的要求是:一要说准确。教师是传授知识的,是解惑答疑的,教师的语言表述必须确切中肯,不能含含糊糊,摸棱两可,也不能弯弯绕,说来道去不得要领,没有主旨,越说越糊涂,学生听其讲课,如坠五里雾中,昏昏蒙蒙。二要说明白。教师讲课话不在多,清楚明白就好,话不在繁,浅显易懂为佳。教师的语言一定要认真组织,要深思熟虑,万万不可东拉西扯,开无轨电车。三要说生动,生动有三层含义:一是表达要富有情趣,善于使用一些成语、典故、比喻和穿插一些有风趣性的话语,以增强语言的感染力。像一则谜语说的“它不是蜜,却可粘住一切”。教师生动,形象,妙趣横生的语言,会使学生产生某种立体感。对教师讲的东西好象看得见,摸得着似的,如临其境。二是表达要有节奏感和韵律感。善于运用艺术手段来说话,以声传情,以音动心,音量适中,语调高低相间,错落有致,使学生听起来声声入耳,既有思考的余地,又不显的平铺直叙。三是表达要声(声音)色(表情)姿(姿势)情(情绪)紧密结合,以自己的感情去感染学生,充分发挥体态语言的作用,善于用“体语”、“眼语”、“脸语”、“手语”表情达意,同时给学生以视觉和听觉信息。四要说普通话。语言要规范,要合乎语法和逻辑。话要说的通顺、完整,意思表达要清楚。这不仅能增强教学效果,同时也使学生的口头表达能力得到锻炼和提高。

  三、“读”的基本功

  教师必须会读文章、读材料,这也是教师的教学基本功。人们一般认为,识字就能读书。其实认得字的人不见得个个会读。我曾见过有的教师以读带讲,把教材读的有情有趣,有板有眼,叫人陶醉,令人神往。我上小学时,一位教师读《早发白帝城》,他这样读: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哪)万——重——山。诗的后两句末三字,经过他一重复,把诗读活了,我们似身临其境,眼前千舟竞发,耳半高猿长啸。所以至今,这动人的教学情景还如在眼前,历历在目。教师的读,能启迪学生思维,引起学生的联想,使学生沉浸在教师所描述的艺术氛围之中,听得亲切,听得舒心,听懂了道理,学得了知识,“读”显示了神奇的效力。但也有的教师读书疙疙瘩瘩,咯咯瘩瘩,有气无力。听其读让人着急,令人心慌,要说这样读有什么好效果,实在不敢恭维,读非一日之功,须常读勤读不可。首先要读得正确,不可少一字,不可加一字,不可颠倒字词,不可读错字句。第二要读得通畅。第三要读出抑扬顿挫,掌握好轻重缓急高低停顿,不能一个调到底。第四要读出感情,文章是表情达意的,读时要读出文章的情、理、意来,恰当地读出文章的感情,会增强感染力,吸引学生,取得教学的成功。读不只是语文教师的事,对每个教师都很重要。数理化教师要读定理、原理、定义、例题,班主任要给学生读报刊,读有关文章,谁能说教师可以不读书?

  四、“写”的基本功

  写,这是教师的又一重要的基本功。这里所说的写,含有写字和写文章的两方面的内容。先说写字。写字对教师来说尤为重要。教师上课总的板书,黑板上写字必不可少;教师批改作业,要写批语,作业本写字也避免不了。板书很能反映教师的业务能力和教学水平。在我接触过的教师中,很多人非常重视板书,粉笔字写的工整美观,板书安排主次分明,条理清楚。一堂课下来,黑板上留下的是一节课完整的知识图,学生看了一目了然,所学知识概括无遗。但我也见过有的教师,粉笔字写的潦草马虎,歪歪扭扭,板书安排的杂乱无章,一堂课下来,黑板上留下了一团理不清的乱麻,更有甚者,常常出现笔顺,笔划错误,给学生造成不良影响。学生作业本上的评语也一样,有的教师写的整整齐齐,清清爽爽,学生愿意看,收效就好。而有的教师龙飞凤舞,无法辨认,甚至还有错别字,学生看不,家长皱着眉头,其效果等于零。教学实践告诉我们,教师写好字是搞好教学工作的必备条件。首先要把字写正确,不写错别字,不写错笔顺、笔画。第二要把字写工整,间架结构正确,不潦草。第三整体安排要美观大方,字要正,行要直,字大小得体,行距一样,主次分明,条理清楚。更高的要求是要把字写好,具有一定的艺术水平。

  再说写文章。说到写文章,很多人认为那是语文老师的事。诚然,语文教师要会写文章,这样才能给学生起示范作用。只有自己下水作文,才能总结经验,摸出规律,才能取得教学生写好文章的主动权。文汇报1991年11月29日有一篇《同步作文的收获》的文章,说的是山东长清第七中学青年教师孟庆明,坚持和学生同步作文。凡是要求学生的作文,无论长短,难易,他都当堂完成,而且写完后不是一搁了事而是请同学们评改。奇迹出现了,同学们对评孟老师的作文表现出空前的热情,与此同时,就连几个平时最怕写作文的学生,也乐于写作了,教师在写作上多实践,不做“陆上的游泳健将”其实是一个意蕴深长,常做常新的题目。众所周知,特定级别的各种球队的“教头”,大多是由退役的优秀运动员充任,不少影视剧的导演本身曾是著名演员,从某种意义上说教师就是学生的“教头”和导演,要教学生写文章,自己没有一点笔底功夫,想来是不称职的。语文教师要写文章,但对其它课程教师来说,不能说不会写文章,就能过的去,作为任何一门课程的教师,都有研究教学理论,探讨教学方法、总结教学经验、提高教学水平的任务,所有这些,都离不开写,只有写出文章来,才能互相交流,才能改进教学,才能不断提高自己的教学水平。可以说写教学论文和教学总结对每个教师来说都是少不了的,是应该具备的基本功。

  五、“问”的基本功

  教师的教学过程是双边活动的过程。一边是教师的讲、读、写、问,另一边是学生的思考练习和回答。问,是重要的教学手段,也是教师应有的基本功。有经验的教师善于发问,常常发问,用问题启发,引导学生思考、解疑获取知识。许多教师专门研究课堂问题,他们精心设计,恰当运用提问完成教学任务。有的问题切中要旨,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有的问题浅近明了,起到了化难为易的作用;有的问题内涵丰富,起到了概括要点的作用;有的问题含蓄有趣,起到了发人深思的作用。总之,问题提的好,学生思维活跃,教学效果十分明显。但也有教师,不重视问题,不善于提问,上课时为问而问,没有明确的目的,没有确切的答案,随意发问,学生胡乱回答,看起来课堂热热闹闹,实际上学生一无所得。可以说,不会提问的教师是不胜任教学工作的。在教学过程中,教师的提问,根据其具体形式、内容、要求和追求目标的差异,大体分四类:

  (1)判别性问题。这种类型的问题的典型是:“对不对?”“是不是?”它所追求的目标是学生对是非做出判断。提出这种问题,课堂可以出现齐声回答的状态,但它对思维活动要求很低,教师对学生回答的正确性不易作出准确的判断,也不易发现学生的问题所在。因为学生可以随声附和或猜出答案。

  (2)叙述性问题。这种类型问题的典型是“是什么”它所追求的目标是学生根据提问中出现的对象做出正确、完整的叙述性回答。这种回答基本是教学内容的再现。因此,学生都可以通过记忆、背诵而作出正确的回答。教师易于对学生的回答的正确性做出判断。但追求的是唯一正确的答案。

  (3)述理性问题。这种问题的典型是“为什么?”它所追求的目标是讲清道理,要求学生不但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这种问题的回答有一部分是教学内容在应用过程中进行推理思维的结果。甚至有部分问题是学生通过创造性思维做出回答的。但教师追求的往往还是唯一正确的解答,其正确易于判断,对于非再现性的回答就不易判断。

  (4)扩散性问题。这种问题的典型是“对某某问题的解决,你想到了哪些可能性?”“还有什么不同的想法?”它所追求的目标不是问题正确的解答,而是使学生产生或提出尽可能多、尽可能新、尽可能独创的想法、解法、见解和可能性。这种问题的回答,有一部分是教学内容的再现,但它所追求的却是具有更为重要价值的独创性见解。这就要求学生在进行创造性思维过程中回答,并显示创造性思维的成果。教师对学生的回答,特别是那些出于教师意外的回答的正确性不易做出判断。

  显然,在课堂教学中,学生积极思维的质量,主要是由教师所提的述理性和扩散性问题来决定的。而学生的创造性思维,则主要通过扩散性问题来激励的。所以,在教学中充分运用“扩散性问题”进行提问,是激励学生创造性思维的一个重要方法。

  不管教师怎样设问,采取何种类型的提问,总的说来,提问一要有明确的目的性,二要有启发性,三要有系统性、顺序性。一堂课问什么,如何问,什么时间问,先问什么,后问什么,都得根据教材和学生实际精心设计、安排,随意乱问,即兴表演很难有好的效果。

  教学是一门综合性的艺术,要运用多种手段。在诸多的教学手段中,听、说、读、写、问可谓最基础的手段,也是常规手段。每个教师都得勤练苦练,练出过硬功夫,才能使教学上升到新水平。因此,青年教师要在这方面多努力!(来源/匈牙利新导报)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6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