咏月对联拾趣

邱 云

  在我国浩如烟海的楹联之中,咏月佳联层出不穷。

  最常见的咏月对联,多写于风景名胜地与月有关的楼台、亭阁、水榭之中。上海豫园得月楼联:“楼高但任云飞过,池小能将月送来。”全联语言通俗流畅,明白如话,毫无雕琢痕迹,把白天高楼的流云、傍晚一泓碧水的玲珑小池送来的一轮皓月,呈现在游人面前。江苏扬州的迎月楼,题有唐朝诗人陈子昂的一副名联:“春风阆花三千客,明月扬州第一楼。”根据《坚瓠集》载,此联是当年陈子昂路过扬州时,为赵家的迎月楼而作的春联。陈子昂在联中高度赞颂了赵家像有三千食客的孟尝君一样,千里送迎,高朋满坐,其迎月楼自然也就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扬州第一楼了。主人大喜之余,赠给他一个金壶作纪念。扬州市西郊小金山是瘦西湖的一个小岛,原名长春岭,四面临水,岛上有一座古人吟诗赏月、朝东临湖的花厅——“月观”。室内有清书画家郑板桥写的一副对联:“月来满地水,云起一天山。”全联语言流畅,对仗工整,情景交融,余韵无穷。“平湖秋月”是西湖八景之一,位于西湖北岸边上,水面开阔,在此可以饱览整个西湖的景色。御书楼前挂有一副对联:“万顷平湖长似镜,四时好月最宜秋。”该联写景状物,情趣盎然。它不仅把湖平如镜的景色描写得逼真酣畅,而且把含情脉脉、柔情似水的中秋月刻画得淋漓尽致,入木三分。云南省的通海秀山涌金寺,亦有一副以月入联的佳对:“百道湖光千树雨,万山明月一钟声。”涌金寺位于螺峰绝顶,是一座明清建筑。登临俯瞰,湖光山色尽收眼帘之中。

  集古人诗句为联的集句对联,在咏月对联中亦十分普遍。像集唐朝诗人李贺、古曼卿句的“天若有情天亦老,月如无限月长圆”;集唐朝诗人王维、李白诗句的“明月松间照,春风柳上归”。这些对联融情于景,浑然天成,如出自一人的手笔。清朝对联大家梁章钜集宋欧阳修、苏子美句题苏州沧浪亭联更是驰名海内,享誉神州。联曰:“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遥山皆有情。”上联使人很自然地想起诗仙李白的《襄阳歌》来,这是一首李白的醉歌,歌中有“清风朗月不用一钱买”之句。宋朝吴必大有一副谈修养的对联:“月无贫富家家有,燕不炎凉岁岁来。”

  咏月的对联中采用叠字的修辞手法,不仅会使对联的语言生动活泼,而且朗读起来跌宕回环,节奏铿锵,给人以美的感受。如中秋写上联,年关才对出下联的“天上月圆,人间月半,月月月圆逢月半;今朝年尾,明朝年头,年年年尾接年头。”这里的月半是指阴历每月的月中。全联结构严谨,对仗工稳,平仄协调,耐人寻味。与该联有异曲同工之妙的瑶台中秋对:“月月月明八月月明明分外,山山山秀巫山山秀秀非常。”把月到中秋分外明和巫山云雨秀非常的景致描写得娉婷袅娜,美不胜收。

  一些名人咏月作对的故事,更是妙趣横生。明末清初,作家、戏曲理论家李渔游览扬州桃花庵,庵中住持好客,与李渔同登绎经台赏月。二人兴致勃勃,边赏月边作对,住持道:“有月即登台,无论春夏秋冬。”李渔对:“是风皆入座,不分南北东西。”住持又出上联:“天尽山头,到了山头天又远。”李渔又对:“月浮水面,撬开水面月还深。”普普通通的自然现象,一经诗化,便使人感到分外优美。

  传说,清代对联大师纪晓岚曾自夸:“天下未有不可对之对。”在某一月夜,他的妻子指着窗纱出一上联:“月照纱窗,个个孔明诸葛亮。”要他应对,他思考再三,却终未对出。显而易见,此联前后有机结合,因果相连,一语双关而一脉相承,欲找一个“门当户对”的“配偶”,实在是太难了。近代,有人偶从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先生身上发现了“奥妙”:梅兰芳,字“畹华”,其字与名正好可与“孔明诸葛亮”对仗。于是续得下联:“风送幽香,郁郁畹华梅兰芳。”可谓“佳偶”天成,妙不可言。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27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