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裔学生历史文化教育方法浅探







华裔学生历史文化教育方法浅探

--------------------------------------------------------------------------------

作者 李嘉郁

1999年5月,加拿大诗碧华中文学校部分师生应邀来我中心进行为期一个半月的参观访问。作为活动内容之一,中国历史文化讲座亦列入日程安排。其时我由历史专业涉足对外汉语教学尚不满一年,仓促应命,教学过程虽然短暂,但感触良多。以中国历史文化教育的对象而论,华裔学生迥异于其它留学生。在对中国历史文化的了解、理解和需求方面,他们有固属于这个群体的鲜明特色。作为与他们“本是同根生”的华文教师,如何把握这些特点,在有限的时间里,最大限度地达到知识灌输和情感联通的双重目的,是本文所要探讨的问题。

一、关于“中国”,华裔学生有他们独到的感性认识。

这些华裔学生或者是早期移民的后代,或者是新移民的第二代,其中有些人幼年尚生活在中国,而今,他们来到中国的目的,竟已大半是为了“学习汉语”。汉语言退化得如此之快,使我们在惊异于生存环境对个体的巨大作用的同时,不得不承认,同语言一起褪去的,是华夏民族“共同的心理素质”,具体而言,是对中国文化的疏远与膈膜,对中国传统道德观念、价值取向的怀疑或不认同。

但是,在他们息息生长的小环境中,却处处镌刻着或深或浅的中国印记,流动着或浓或淡的中国气息,在家中,他们的父母亲长用以交流的语言未必是中国的普通话;同桌而食的,或许中并不十分道地的中国菜(尽管很多学生称他们实际上更喜欢西餐)。较之当地人,华人社区的房屋更加绚丽多彩,上面满布各种图案,一派富贵吉祥;中餐馆里,同样的金碧辉煌,龙飞凤舞;异国他乡的除夕之夜,华人自然是包饺子、舞龙狮的主角。祖孙三代同居一堂,天伦共享的也是他们;在自己和亲戚朋友的家里,总能见到书法绘画、瓷器绣品之类的对象;对于中医中药、功夫茶等等,他们也不陌生,虽然多数青年并不以为然。老年华人喜欢去的地方是各类“同乡会”,他们的子孙,亦因而不自觉地厕身其中(至侨务系统之语言学校读书的华裔学生,往往即因由这类同乡会的介绍)。年轻一代,有人会唱《心太软》、《月亮代表我的心》(尽管不晓其意);他们也爱看中国功夫片,知道李连杰;也感兴趣于火爆两岸的影视作品(他们会告诉你,最近看了《还珠格格》,尽管犹不知“格格”为何物,但一致称“我们喜欢”)。

总之,自觉或不自觉,情愿或不情愿,华裔青年自幼年开始,耳目所接,便避不开“中国”,便一直受着中国文化的浸染,但一般情况下,他们只是被动的接受者,很少去主动地了解,毕竟与个人生存和发展密切相关的居住国的人情世态更具吸引力。诸如祖国、祖籍,这些中国人念念不忘的属于“本根”的东西,在他们说来,茫然而又漠然,他们对于中国,对于中国历史文化的认识,是浮光掠影式的,潜意识中,自己与“中国”并不存在十分特殊的关系,自然也谈不上特别的感情。黄肤而白心,“香蕉人”一词极形象。

微妙如同香蕉的心中有一点点籽实一样,这些华裔青年的心中,不同程度地都存有一点点“中国情结”。曾有一位学生用结结巴巴的汉语很自豪地告诉我,他姓刘,刘邦的刘,他的“家族”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诗碧华的学生中,有一位是中国近代史上某个风云人物的后裔,他亦很为此自豪,但对先人的事迹几乎一无所知。学生们游览颐和园,一位女学生问,是不是有个“坏女人”(指慈禧)曾经住在里边。参观卢沟桥,讲到七七事变、八年抗战,就有人很天真地问,那么,“我们”打败了日本人没有?这样的问话出自华人之口,不免令人感到惊心、痛心,不过尚可慰心的是,在事关国家民族利益的原则问题上,他们基本都能站在“中国人”的立场上,这应该归功于成长小环境的长期浸染。虽然他们对中国的了解是贫乏的,仅仅是一鳞半爪,然而往往带有一些不自觉的民族感情,有着明确的爱恶倾向。作为华文教师,应该充分注意到这一点。

二、初次见面,看着与我们一样的黄肤黑发,一瞬间,几乎忘记了自己面对的是“留学生”,当我开口问大家想了解中国的什么时,异口同声的回答是Everything(每一件事)。哄堂大笑。

却不仅仅是玩笑。

这一次的历史讲座本是应他们的要求而设。

一旦来到中国,原有的那一点中华文化的浸润,几乎立刻就化为要了解华夏文明的强大动力,这在相当的华裔学生那里得到了有力的印证。

在北京,某次就餐时,一个学生忽然发现了墙上的倒“福”字,不禁惊喜地叫出声来,原先视而不见的东西此时引起了他莫大的兴趣。待得到答案后,喜笑颜开。仅就此事而言,在与倒“福”相关的语言和文化问题上,相对于其它外国留学生,华裔学生的理解显然要准确、深刻得多。

在中国的所见所闻,不时与他们已有的“中国印象”相互印证,相互发明。这对于激发他们学习中国文化的兴趣、提高其对中国文化特色的认识程度,是大有裨益的。

对外汉语教学,尤其是以华裔学生为主要对象的对外汉语教学,传播文化与教授语言应在不同程度上同步进行。在海外华人尤其是青少年中推广汉语,传播中华文化,加强他们与祖(籍)国的感情联系,增强整个中华民族的凝聚力、向心力,乃侨务工作之一部分。从这个角度说,对华裔学生的汉语教学犹不同于一般意义上的对外汉语教学。坚持民族独立与尊严,保持与传播民族文化,也是中华民族自强不息的体现。发扬爱国主义精神,弘扬中华文化的优秀传统,是华文教师的基本职责之一。

三、对中国文化的一定感性认识,在重大问题上有相应的感情倾向,求知欲望极为高涨,这些都是学生方面不自觉地为良好教学的开展所提供的有利条件。

至于教师,使学生了解中国历史的基本脉络,中国文化精神的基本要素,使之认识到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的崇高卓越,培养其与我们共通的民族自豪感,是我们应该努力实现的目标。

赞誉之辞如“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博大精深”之类,中国历史文化当之无愧,它既有黄钟大吕、惊涛裂岸般的夺人之势,也不乏浅斟低唱、杏花春雨式的闲情雅致。如何在有限的时间里,将这样的历史,这样的文化介绍给本与我们血脉相通的“异邦人”,乃教师需要面对的一个重要问题。

我们认为,如何对学生的"兴趣点"进行利用和引导,为教学成败关键之所在。

作为有独立分析能力,有成熟思维的青年,学生们最希望了解的并非神话故事、传说演义,而是曾经或现在仍然存在的“真实”--真实的中国历史、华夏民族的本质精神及其所自来之等相对严肃的问题。

综合以上情况,我设计了以客观的中国历史为纲,以学生们知之而不甚了了的文化事象为目的教学思路;具体内容上,不求全求深而力求简洁、准确、清晰。

开宗明义。中国的地理位置及其与中国历史发展的独特性的关系,华夏文明的农业性特征,中国的人口及传统的人口观念、孝悌观念的来源等,作为了解中国历史与文化的基本背景,应给予简明扼要的介绍。

在述讲商周历史时,我选取了“青铜器”和“钱币”这两个“目”。理由是,学生们刚刚在博物馆中参观了商周青铜器,他们也熟悉外圆内方的古钱币形状。青铜器反映了那个“如火烈烈”的血腥时代的特征,反映了商周精湛的手工业技术,反映了中华民族敬祖敬天的传统观念。钱币形状的多样性及其演变,则昭示着中国早期农业的生产状况,以及那个时期中国的政治格局,也直观地表达着先民们对宇宙的最初认识,钱币最终定形于“孔方”的形状,秦的统一功不可没。这样又为以下讲秦朝历史作了必要的铺垫。青铜器和钱币以下,介绍了甲骨文,并配以甲骨照片一幅,学生们对那些刻在甲骨上的,三千多年以前的文字啧啧不已。孔子与儒学不可不说,却也不宜多说,毕竟要考虑到学生的实际接受能力,故只简要地讲了“仁”这个儒学的核心问题。中华传统美德如人格独立、民族、气节、尊师敬老、扶助孤残等,皆可于“仁”中找到源流。同样,以“坏女人”慈禧作为讲述中国近代史的一个“眼”,也收到不错的效果。这样的阐述使学生易于在历史文化这张网中把自己已知的事情加以定位,在弄清事实的同时,也能比较深刻地了解其内涵。

展示中华文明的辉煌成就,宣扬爱国主义,亦应以学生的已有知识为切入点,尽量避免泛泛而谈。他们钟情于秀水街的丝绸服饰,对“丝绸之路”也并非一无所知。以此说开去,中国是蚕的故乡,中国古代纺织业高度发达,公元前后,丝织品在西方上流社会的风行,丝绸之路与中西文化交流等,这些内容皆可自然地贯穿其中。东南亚各地有不少与郑和有关的传说古迹,很多华人也知道他的名字,以此而讲到明代庞大船队七下西洋,以及与之相关的中国航海业、造船业在当时世界上的先进水平时,学生们惊叹之余,更露出了会心的微笑。那一刻,我想我们的情绪是相通的,这与了解其它民族文明时的感受不同,崇敬之外,更多的是亲切与骄傲。

神话传说固然不能成为教学的主要内容,但如能对它进行适当的运用,往往可以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原本抽象枯燥的事理会因之而豁然开朗。这里,选取什么样的神话故事,从哪个角度去阐释,值得我们探讨。

“天命玄鸟,降而生商”,虽事属无稽,但以之来说明母系社会的基本情况,较之事实和理论的阐述,前者无疑要生动得多。又如孟姜女的传说,它是萦绕于长城脚下的一段哀婉绝唱,华人几乎无人不晓。将这些故事搬到历史文化教学的课堂上,至少可以涉及到诸如:人类早期的女性生育崇拜,中国人的姓氏及其与地域的关系,秦朝的统一,秦的疆域和人口,中国传统的外交原则等一系列大小不等的问题。在讲述故事的同时,将它们有层次地穿插其中,显然要比孤立地讲述要省时省力,学生也更容易理解。

至于我国独有或外国虽有而我们水平特高的文化瑰宝,即所谓“国粹文化”,如书法绘画,京剧相声,茶酒琴棋,八大菜系等等,这样庞杂的内容,在教学中如何处理,通常的看法是,既是华人,就“应该”知道这些。但是我们不能不考虑到学生的兴趣和需要,以及他们的接受能力。从他们已知的感兴趣的事情生发开去,有目的地导入一些“国粹”,同样是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

茶文化,乃当前中国文化研究中的一个热点,其形式丰富多彩,内容至大至深,提到茶艺、茶道、茶与哲学、茶与民俗,国人几乎无人不能道出一二,但这些学生日常饮用的是咖啡、可乐之类,要找到合适的契入点来与他们谈茶文化,着实感到困难,于是不得不删掉了这一节内容。

称“国粹”者,京剧艺术当之无愧,但学生们表现淡然,因为“不懂”、“不喜欢”。这种情况下向他们灌输京剧常识显然不合适。不过,他们对中国象棋的熟悉使京剧介绍找到了立足点。中国通史中讲到了楚汉相争,棋盘上的楚汉河界由之而来。霸王别姬的故事令人荡气回肠,乃至成为京剧表演的经典题材。这时再让学生看《霸王别姬》的剧照,同时介绍一些有关京剧的服装、唱腔、表演程序的浅显常识,他们就听得津津有味。

各类吉祥图符同样是学生们常见而又不甚了解的东西,双喜、如意、龙凤呈祥、五蝠捧寿等等,这些图案所包含的丰富内蕴,只要稍加点拨,他们马上就能会意。

作为中国历史文化的教育对象,华裔学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不同于纯粹的外国人,他们对中国有一定的带有感情倾向的感性认识。在讲授知识的同时,更使学生在精神上与我们产生共鸣,是华文教师的职责与使命。

关于如何组织教学,我们认为,真实历史的介绍应成为主体,以之为纲阐释相关之文化事象,不失为较为便捷有效的途径。所谓"相关文化",是指那些具有文化生长点性质以及学生们最有兴趣,最想了解的东西。面对纵横交错纷繁复杂的历史文化,应尽量让他们能把自己已有的知识安放在合适的坐标上。这里,攫取学生已有的知识点、兴奋点相当重要,对其加以适当利用,举一反三,可使学生的兴趣和既定的教学目标达到较好的统一。此外,授课时,选择简洁、准确而又易懂的表达方式也很重要,尽可能减少语言障碍以突出文化课的特点。地图和图片的作用亦不可忽视。

关于华裔学生的历史文化教育,我的学识和经验均极有限,刍荛之言,未免换之浅陋。尚祈识者指正。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6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