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华文教学的改革——从语文教学向语言教学转变 作者 彭俊

海外华文教育源远流长,各地华文学校几乎与当地华人社会同时诞生,许多学校有百年以上的悠久历史。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国际社会交往的日益频繁,以及华侨华人与当地主流社会的加速融合、华人家庭内汉语环境的渐趋弱化等等情况的发展,各地华校不约而同地提出了“华文教学改革”的问题。借这个机会,结合我们北京中国语言文化学校的具体情况,谈几点个人的认识,希望得到大家的指正。

(一)只有沿着语言教学的思路,才能解决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

总体来说,我校目前教学改革的着眼点,是向更先进的语言教学方向努力。我校成立于1950年,长期以来,在教学实践中,我们感到语言教学极大地不同于传统的语文教学。经过多年的摸索和实验后,特别是最近20年,我们才开始有意识地用语言教学的方法来解决教学上的诸多问题。其实,由语文教学转换成语言教学,在我们国内对外汉语教学界,也有个较长的认识和实践的过程。早在1950年就有正规大学专门成立教外国人汉语的班级,(如“清华大学东欧交换生中国语文专修班”——称为“语文”而非“语言”),直到1978年,学术界才首次提出对外汉语教学(对外国人和华侨华裔的汉语教学)是一门专门学科,并逐步得到国家和科学界的承认。1983年6月成立了中国对外汉语教学学会,并相继成立了国家对外汉语教学领导小组(1987年7月24日)、世界汉语教学学会(1987年8月14日)。特别是国家教育委员会1992年9月2日颁发《中国汉语水平考试(HSK)办法》的法令——作为母语非汉语、第一语言非汉语者的汉语水平考试标准,才从学科建立、学术组织、行政管理、教学体系等方面逐步确立和巩固了对外汉语教学的独立地位。对我们来说,也就是明确了海外华文教学的独立性。站在这个高度,我们才能超脱传统语文教学的局限性,才能有意识地沿着语言教学的思路解决我们面临的实际问题。

(二)由语文教学转换成语言教学,需要三管齐下

在工作交往中,我和许多海外华文教师商谈过语言教学的问题,大家往往归结到课堂教学方法的改进这一点上。据了解,大多数华校是一种教材——语文课本;一种课型——语文课;一种教法——教师本人从小接受的传统语文教法。不少教师虽然已自觉地意识到传统语文教法必须改革,并做了种种努力,但受单一教材和课型的限制,难以改变传统教法。经过深入探讨,我们认为海外华文教学的改革,绝不单单是课堂讲授的方法问题,它涉及到教法、课型、教材三个方面,必须三管齐下地同步改革:

(1)语言教学的特点

由于国内、外的华文教师绝大多数自幼接受的都是传统语文教学,而且相当部分的教师都从事过语文教学工作,说起语言教学的特点,我们不妨与语文教学作个比较(仅示区别,不是相互否定):语文教学主要是教学生认字、造句、写文章;语言教学是以教学生听、说、读、写为目的,先过听、说关,并且始终坚持听、说领先的原则。语文教学讲究吸引学生听讲,要求学生跟上教师的讲课思路;语言教学更强调学生的主动性,课堂上反映为学生多开口,教师须精讲、多组织练习。语文教学强调学生心领神会地理解——字、词、句、文章的义;语言教学强调学生的实用表达能力--听得懂、说得清、会认读、能写作……之所以有此种种的分别或侧重点,其根源在于语文教学的对象是听、说过了关的学生,而语言教学的对象则是听、说、读、写都不会的学生(不排除部分学生略知一二);其界线在于两者的教学目的不同。对象不同,目的不同,教学方法自然也就有所不同。从实践上讲,语言教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简单形象地说,语言教学可取法于音乐、体育的教学:一首歌好比一篇课文,曲是汉语拼音,词是课文内容,如果音乐教师只讲曲子是欢快的还是悲伤的,是轻松的还是庄严的,以及词的意义如何如何,而不去带着学生开口唱,或者只是教师唱学生听,学生怎么学得会呢?再比如体育教师教一套体操,只讲动作要领、姿式要求,不把动作实际做出来,或者只是教师做动作,学生站着看,又有什么意义呢?语言教学如同音乐、体育教学,提倡师生同唱同做。高明的教师更应该有办法让学生按正确的要求多唱多做--即精讲多练。精讲多练的理想境界,即如吕必松先生所言:对于语言教学来讲,教师是导演,学生是演员。以此反观传统语文教学,教师有如演员,学生更似观众。简而言之,语言教学讲究实践性原则,这个原则在课堂教学方法上,主要表现为精讲多练。

(2)语言教学的课程设置

课程设置与教学目的是紧密相连的,不同的教学目的就有不同的课程设置。如果把教学目的定为理解字、词、句、文章的意义,设一门语文课或精读课就可以了。而语言教学的目的是提高学生实际运用语言的能力,这个目的的核心是运用、是表达。而表达是一种综合技能,比只在内心理解更全面。一堂课要求教师兼顾听、说、读、写四个方面,往往会顾此失彼。这就提出了分设课型的问题,国内各种开展对外汉语教学的学校都按听、说、读、写几个方面设立了多种专门课程。

我校目前设置的课程有:一年级:基础汉语课、听力课、会话课、书法课、文化讲座;二年级:加文选写作课、阅读课、文化常识课、报刊选读课、旅游地理课;三年级:加文选课、写作课、高级口语课、报刊阅读课、现代汉语课等等。对于来校20天至40天的夏令营班,我们一般只设会话课和写字课。

从这里可以看出,课程设置要有内在的科学性:一是听、说领先,并贯彻始终;二是要考虑语言教学的循序渐进;三是要有特定的人才培养目标。海外华文学校每周课时较少,多者10节,少则2节,同一年级不可能也不必同时开设多门课程,读、写课程宜在较高的年级开设。

课程设置多样化后,自然就引出各种课程的专门教材问题。

(3)语言教材的特点

语言教学的教材,最大的特点是要全面符合语言教学的教学目的——兼顾听、说、读、写四个方面多种课程的动态教学需要,即各种教材相互之间的横向配合和自身的纵向伸展必须构成一个综合性的科学体系。这就涉及到以什么教材为中心的问题,现在国内学校是以基础汉语课本(也有人称精读课本,此称易与专门阅读课本相混)为中心,听力、会话、阅读、报刊、文化常识、写作等配合组成一个系列。

以基础汉语为中心,即是先要确立基础汉语课本自身从易到难的纵向伸展结构。这个结构的基本建筑材料——语音、字、词、语法,过去国内各校教材都有自己的取材标准,现在都趋向取材于《汉语水平词汇与汉字等级大纲》、《汉语水平等级标准和等级大纲》。这不仅因为它们是中国汉语水平考试(HSK)的主要依据,而且因为它们是目前最科学的常用语言材料的总结。以它们作为编写教材的主要依据,可以有效地避免个人经验的偏颇。

作为供海外华人、华侨学习汉语的教材,课本内容上要侧重吸纳反映中华传统文化的题材,以及要注意与华人、华侨居住国家和地区的社会、文化、风俗等特色相结合,这点已成为广大华文教学工作者的共识,不必赘述。

我个人对海外华文教学的了解非常有限,总的印象是传统语文教学目前还处于主导地位。近年来四面八方不断传出华文教学改革的呼声和消息,许多教师已独自在课堂上开始了教法改进,还千方百计收集语言教材弥补现用语文教材的不足;不少学校和教育团体举办海外师资进修班,加强国内外华文教学信息的交流;有的学校已开始着手新编教材,不少学校与我校合作编写教材并获得成功;特别是中国海外交流协会为海外周末学校和全日制中文小学编印了两套大型系列教材,为华文教学的改革和发展提供了有力支助……这些努力都很有现实意义。但从海外华文教学的整体现状来看,我觉得当前改革最基本的关键问题,或者说是第一步的任务,应该是大力促进从语文教学向语言教学的转变。观念转变了,有了语言教学的思路,才能明智地解诀教法、课型、教材等具体问题。在此抛砖引玉地简述我校走过的道路和国内语言教学的主流动向,诚望能引起大家的兴趣和讨论,为华文教学的改革集思广益。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6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