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是挂在墙上的那幅画

似乎每个画者都是寂寞的。笔停下来的时候,身后的寂静就潜藏而出,像喝了一杯冰冷的水;像凡高像高更和他的塔西提岛,当你一个人走在罗浮宫的时候,空旷的脚步声在四周回响,仰视那些空明沉重的色彩,便看到了千百年前那些寂寞的眼睛。

  但是这个城市却越来越张扬,张扬得让你无法寻找一片空寂。 那次去一个很喧哗的酒吧,把身体埋在黑暗里看别人喝酒和调笑,抬头就看见了一张陈逸飞的画,黑色的背景里一个美丽的女子突兀的坐着,好像可以那么沉默地坐一百年一千年或者更长。

  我不明白,陈逸飞应该是光芒的,为何他总是定式地画那些黑色的女人?这个酒吧应该是热闹的,为何它的主人要把这些寂寞挂在墙上?

  也许在每一个人的骨子里都是始终孤寂的,持久而绵长。

  只是每个人逃避寂静的方式不一样,年轻的人会蹦迪,潇洒的人会做一次旅行,作家会把它刻在文字里,贝多芬就会去弹他的《第五交响曲》。  看过一则互联网的广告,它说“不要让你的电脑成为孤儿”。我想,当一个孤独的人爬 上互联网以后,他会发现那里不过是一个巨大的孤儿院而已。

  我还想起了我的一个导师,他说:同学们,艺术家已经穷途末路了,大家放下笔都奔photoshop幸福大道上去吧。后来据说他成为了一个优秀的电脑设计师。我去原来的学校拜访他,看见他正对着镜子安静地画自己的脸。他说他还是活在习惯里。

  也许对一个画者来说,他的寂寞就是挂在墙上的那幅画。

人心中,深处的脆弱和快意,就象在黑夜里突然升起的烟花,放出最绚烂的光亮,却映照出最寂寞的灵魂。 别离了,寂寞了,相逢了,脆弱了。白天,我们在浮光掠影中奔腾;夜晚,各自蜷缩在命运的脚下。无非只一杯酒就可湿透你我的前生来世,无非只一滴眼泪就可洞穿你我的灵魂,无非只为寻觅一 段情感就可耗尽你我的一生,无非是那么一个不再出现的身影就这样烙在你我原本浅薄的生命里。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