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中 文 老 师(刘 雨 桐)


      以 前, 我 住 在 瑞 典 时, 很 喜 欢 学 中 文。 当 时, 我 的 中 文 水 平 还 挺 好。 可 是 来 了 美 国 后, 因 为 刚 开 始 对 美 国 学 校 很 不 习 惯, 感 到 压 力 很 大, 我 的 中 文 水 平 掉 了 下 来。

      后 来, 爸 爸 听 说 有 一 个 中 文 教 得 很 好 的 陆 老 师, 于 是, 新 学 期 报 名 时, 爸 爸 就 把 我 从94 班 转 到 陆 老 师 的92 班 上 课。

       陆 老 师 很 温 和, 我 们 犯 了 错 误, 她 从 不 骂 我 们, 而 是 让 我 们 认 识 到 错 误, 并 且 让 我 们 改 正 它 们。

      陆 老 师 很 聪 明。 不 信 吗? 我 有 个 例 子: 记 生 字 很 难, 所 以 老 师 给 我 们 想 出 有 趣 的 方 法 记 它 们。 比 如 说,“ 晕” 字 怎 么 记 呢? 老 师 告 诉 我 们,“ 晕” 字 里 面 有 个“ 军”, 取 它 的 音, 军 队 里 有 人, 人 见 了 太 多 太 阳 会 晕 过 去。

      老 师 讲 课 很 有 趣。 不 管 我 们 在 学 名 人、 古 诗 还 是 世 界 名 胜, 大 家 都 学 得 很 有 兴 趣。 她 在 课 堂 上 经 常 做 一 些 有 趣 的 事: 有 时, 她 会 在 网 上 找 一 些 好 文 章 给 我 们 读; 有 时, 她 会 把 我 们 分 成 小 组, 让 我 们 试 着 演 讲 课 文; 还 有 时, 她 会 把 全 班 分 成 两 组, 一 组 就 课 文 内 容 提 问, 另 一 组 回 答 问 题。 我 们 在 这 些 活 动 中 学 到 了 好 多 知 识, 也 对 学 习 产 生 了 兴 趣。

      在 陆 老 师 的 鼓 励 和 帮 助 下, 我 们 全 班 好 像 都 进 步 了 很 多。 我 知 道 我 很 幸 运 我 有 那 么 好 的 老 师。 她 不 仅 帮 我 提 高 了 中 文 水 平, 而 且 还 提 高 了 我 对 学 习 中 文 的 兴 趣。 所 以, 我 非 常 感 谢 我 的 中 文 老 师。




_COMESFROM minhua.org
minhua.com

_THEURL
http://minhua.com/xxdz_fucntions2.php?artid=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