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中文教育首页

责任编辑:Lucy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文学欣赏
语文课件
教育论坛
书法园地
趣味语文
写作园地


哭亡女苏菲(高兰)
(2249 阅读)   _PRINTER

你哪里去了呢?我的苏菲!
去年今日
你还在台上唱“打走日本出口气”!
今年今日啊!
你的坟头已是绿草萋迷!

孩子啊!你使我在贫穷的日子里,
快乐了七年,我感谢你,
但你给我的悲痛
是绵绵无绝期呀!
我又该向你说什么呢?

一年了!
春草黄了秋风起,
雪花落了燕子又飞去;
我却没有勇气
走向你的墓地
我怕你听见我悲哀的哭声,
使你的小灵魂得不到安息!

一年了!
任黎明与白昼悄然消逝,
任黄昏去后又来到夜里;
但我竟提不起我的笔,
为你,写下我忧伤的情绪。
那撕裂人心的哀痛啊!
一想到你,
泪,湿透了我的纸!
泪,湿透了我的笔!
泪,湿透了我的记忆!
泪,湿透了我凄苦的日子!

孩子啊!
我曾一度翻看箱箧,
你的遗物还都好好的放起;
蓝色的书包,
深红的裙子
一叠香烟里的画片,还有……
孩子!你所珍藏的一块小绿玻璃!
我低唤着苏菲!苏菲!
我就伏在箱子上放声的哭了!
醒来夜已三更,月在天西,
寒风里阵阵传来
孤苦老更人遥远的叹惜!

我误了你呀!孩子!
你不过患的是痢疾,
空被医生挖去我最后的一文钱币。
我是个无用的人啊!
当卖了我最值钱的衣物,
不过是为你买一口白色的棺木,
把你深深地埋藏在黄土里!

一年来,
我不曾为你烧化纸钱设过祭,
唉!你七年的人间岁月
一直是穷苦与褴缕
死后你还是两手空空的。

告诉我!孩子!
在那个世界里,
你是否还是把手指头放在口里,
呆望着别人的孩子吃着花生米?
望着别人的花衣服
你忧郁地低下头去?

我知道你的灵魂已漂泊无依,
漫漫的长夜呀!你都在哪里?
回来吧!苏菲!我的孩子!
我每夜都在梦中等你。
唉!纵山路崎岖你不堪跋涉,
但我的心,
会温暖你那冰冷的小身躯!

当深山的野鸟一声哀啼,
惊醒了我悲哀的记忆,
夜来的风雨正洒洒凄凄!
我悄然而起,
提起那惨绿的灯笼,走向风雨,
向暗夜,
向山峰,
向那墨黑的层云下,
呼唤着你的乳名,小鱼!小鱼!
这里是你的家呀!
来呀!孩子!
你向这绿色的灯光走吧!
不要怕!
你的亲人正等候在风雨里!

但蜡泪成灰,灯儿灭了!
我的喉咙也再发不出声息。
我听见,寒霜落地,
我听见,蚯蚓翻泥,
孩子!你却没有回答哟!
唉!飘飘的天风吹过了山峦,
歌乐山巅一颗星儿闪闪,
孩子!那是不是你悲哀的泪眼?

唉!歌乐山的青峰高入云际!
歌乐山的幽谷埋葬着我的亡女!
孩子啊!
你随着我七载流离,
你随着我跨越了千山万水,
我却不曾有一日饱食暖衣!
记得那古城之冬吧!
寒冷的风雪交加之夜,
一床薄被,我们三口之家,
吃完了白薯我们抱头痛哭的事吧!

但贫穷我们不怕,
因为你的美丽像一朵花
点缀着我们苦难的家。
可是,如今叶落花飞,
我还有什么呀!

因为你爱写也爱画,
在盛殓你的时候,
你痴心的妈妈呀!
在你右手放了一支铅笔,
在你左手放了一卷白纸。
一年了啊!
我没收到一封信来自天涯,
我没看到你有一个字写给妈妈!

我写给你什么呢?
唉!一年来,我像过了十载,
写作的生活呀!
使我快要成为一个乞丐!
我的脊背有些伛偻了,
我的头发已经有几茎斑白,
这个世界里,依旧是:
富贵的更为富贵,
贫穷的更为贫穷;
我最后的一点青春与温情,
又为你带进了黄土堆中!

我写给你什么呢?
我一字一流泪!
一句一呜咽!
放下了笔,哭啊!
哭够了!再拿起笔来。

姗姗而来的是别人的春天,
鸟啼花发是别人的今年!
对东风我洒尽了哭女的泪,
向着云天,
我烧化了哭你的诗篇!

小鱼,我的孩子,
你静静地安息吧!
夜更深,
露更寒,
旷野将卷起狂飙!
雷雨闪电将摇撼着千万重山!
我要走向风暴,
我已无所系恋!
孩子!
假如你听见有声音叩着你的墓穴!
那就是我最后的泪滴入了黄泉!

一九四二年三月于山中

(选自<<高兰朗诵诗>>)






submitted by

  


   Who's Online
目前有 12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