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中文教育首页

责任编辑:Lucy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文学欣赏
语文课件
教育论坛
书法园地
趣味语文
写作园地


寄小读者(1,2)- 冰心-
(2282 阅读)   _PRINTER

通 讯 一

似曾相识的小朋友们:

  我以抱病又将远行之身,此三两月内,自分已和文字绝缘;因为昨天看见《晨报》副刊
上已特辟了“儿童世界”一栏,欣喜之下,便借着软弱的手腕,生疏的笔墨,来和可爱的小
朋友,作第一次的通讯。

  在这开宗明义的第一信里,请你们容我在你们面前介绍我自己。我是你们天真队里的一
个落伍者——然而有一件事,是我常常用以自傲的:就是我从前也曾是一个小孩子,现在还
有时仍是一个小孩子。为着要保守这一点天真直到我转入另一世界时为止,我恳切的希望你
们帮助我,提携我,我自己也要永远勉励着,做你们的一个最热情最忠实的朋友!

  小朋友,我要走到很远的地方去。我十分的喜欢有这次的远行,因为或者可以从旅行中
多得些材料,以后的通讯里,能告诉你们些略为新奇的事情。——我去的地方,是在地球的
那一边。我有三个弟弟,最小的十三岁了。他念过地理,知道地球是圆的。他开玩笑的和我
说:“姊姊,你走了,我们想你的时候,可以拿一条很长的竹竿子,从我们的院子里,直穿
到对面你们的院子去,穿成一个孔穴。我们从那孔穴里,可以彼此看见。我看看你别后是否
胖了,或是瘦了。”小朋友想这是可能的事情么?——我又有一个小朋友,今年四岁了。他
有一天问我说:“姑姑,你去的地方,是比前门还远么?”小朋友看是地球的那一边远呢?
还是前门远呢?

  我走了——要离开父母兄弟,一切亲爱的人。虽然是时期很短,我也已觉得很难过。倘
若你们在风晨雨夕,在父亲母亲的膝下怀前,姊妹弟兄的行间队里,快乐甜柔的时光之中,
能联想到海外万里有一个热情忠实的朋友,独在恼人凄清的天气中,不能享得这般浓福,则
你们一瞥时的天真的怜念,从宇宙之灵中,已遥遥的付与我以极大无量的快乐与慰安!

  小朋友,但凡我有工夫,一定不使这通讯有长期间的间断。若是间断的时候长了些,也
请你们饶恕我。因为我若不是在童心来复的一刹那顷拿起笔来,我决不敢以成人烦杂之心,
来写这通讯。这一层是要请你们体恤怜悯的。

  这信该收束了,我心中莫可名状,我觉得非常的荣幸!

冰 心
一九二三年七月二十五日

通 讯 二

小朋友们:

  我极不愿在第二次的通讯里,便劈头告诉你们一件伤心的事情。然而这件事,从去年起
,使我的灵魂受了隐痛,直到现在,不容我不在纯洁的小朋友面前忏悔。

  去年的一个春夜——很清闲的一夜,已过了九点钟了,弟弟们都已去睡觉,只我的父亲
和母亲对坐在圆桌旁边,看书,吃果点,谈话。我自己也拿着一本书,倚在椅背上站着看。
那时一切都很和柔,很安静的。

  一只小鼠,悄悄地从桌子底下出来,慢慢的吃着地上的饼屑。这鼠小得很,它无猜的,
坦然的,一边吃着,一边抬头看看我——我惊悦的唤起来,母亲和父亲都向下注视了。四面
眼光之中,它仍是怡然的不走,灯影下照见它很小很小,浅灰色的嫩毛,灵便的小身体,一
双闪烁的明亮的小眼睛。

  小朋友们,请容我忏悔!一刹那顷我神经错乱的俯将下去,拿着手里的书,轻轻地将它
盖上。——上帝!它竟然不走。隔着书页,我觉得它柔软的小身体,无抵抗的蜷伏在地上。

  这完全出于我意料之外了!我按着它的手,方在微颤——母亲已连忙说:“何苦来!这
么驯良有趣的一个小活物……”

  话犹未了,小狗虎儿从帘外跳将进来。父亲也连忙说:“快放手,虎儿要得着它了!”
我又神经错乱的拿起书来,可恨呵!

  它仍是怡然的不动。——一声喜悦的微吼,虎儿已扑着它,不容我唤住,已衔着它从帘
隙里又钻了出去。出到门外,只听得它在虎儿口里微弱凄苦的啾啾的叫了几声,此后便没有
了声息。——前后不到一分钟,这温柔的小活物,使我心上飕的着了一箭!

  我从惊惶中长吁了一口气。母亲慢慢也放下手里的书,抬头看着我说:“我看它实在小
得很,无机得很。否则一定跑了。初次出来觅食,不见回来,它母亲在窝里,不定怎样的想
望呢。”

  小朋友,我堕落了,我实在堕落了!我若是和你们一般年纪的时候,听得这话,一定要
慢慢的挪过去,突然的扑在母亲怀中痛哭。然而我那时……小朋友们恕我!我只装作不介意
的笑了一笑。

  安息的时候到了,我回到卧室里去。勉强的笑,增加了我的罪孽,我徘徊了半天,心里
不知怎样才好——我没有换衣服,只倚在床沿,伏在枕上,在这种状态之下,静默了有十五
分钟——我至终流下泪来。

  至今已是一年多了,有时读书至夜深,再看见有鼠子出来,我总觉得忧愧,几乎要避开
。我总想是那只小鼠的母亲,含着伤心之泪,夜夜出来找它,要带它回去。

  不但这个,看见虎儿时想起,夜坐时也想起,这印象在我心中时时作痛。有一次禁受不
住,便对一个成人的朋友,说了出来;我拚着受她一场责备,好减除我些痛苦。不想她却失
笑着说:“你真是越来越孩子气了,针尖大的事,也值得说说!”她漠然的笑容,竟将我以
下的话,拦了回去。从那时起,我灰心绝望,我没有向第二个成人,再提起这针尖大的事!

  我小时曾为一头折足的蟋蟀流泪,为一只受伤的黄雀呜咽;我小时明白一切生命,在造
物者眼中是一般大小的;我小时未曾做过不仁爱的事情,但如今堕落了……

  今天都在你们面前陈诉承认了,严正的小朋友,请你们裁判罢!

  冰 心一九二三年七月二十八日,北京。


submitted by

  


   Who's Online
目前有 10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