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中文教育首页

责任编辑:Lucy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文学欣赏
语文课件
教育论坛
书法园地
趣味语文
写作园地


孩子心声:母亲,我该如何对你说
(2092 阅读)   _PRINTER

中国青年报 2003-03-12 雨木

  人的一生,很难摆脱家庭所带来的影响。一些心理学者甚至认为,一个人成年后的人格特征,处事方式,心理状态都与童年的经历相关。家庭给人以温暖和关爱,但同时,家庭也能伤人。
  昨晚我又做梦了,梦里,母亲又一次责备我。一件原本不是我做的错事,母亲一定要我承认是我做的,任我如何解释都无用。我又气又怒,委屈得大哭起来。这么些年里,不知为什么,类似的梦不断重复着出现。每回,我都会惊醒,一脸泪水。  

  母亲认定所有的错事都是我做的

  我的母亲出身贫寒,初中毕业后,她没能如愿读高中而是进了不收学费又有补助的中专,学习当时很让人羡慕的机械制造专业。大学梦一直深植于母亲心中,所以,她嫁给了父亲,一个工农兵大学生。这可能是母亲爱上父亲的重要原因。父亲温和、内敛,没有母亲的争强好胜。所以,在后来,当工农兵大学生不再吃香时,母亲就总是抱怨随遇而安的父亲不求上进。母亲凭借自己的努力成为单位技术处为数不多的中专毕业生之一。尽管如此,母亲还是觉得自己吃了没学历的亏,而且,她认定自己如果是一个男人,肯定比父亲有出息。毕竟,机械制造不是一个适合女人做的职业。

  父母的关系还算不错,父亲处处让着母亲,但也不把母亲出人头地之类的要求放在心上。家里的事情基本上是母亲说了算,在我和弟弟相继出生后,母亲便将自己的心高气傲转嫁到我和弟弟身上。从小,我就知道,母亲的话必须听,母亲的要求必须达到。如果一旦我和弟弟有什么争吵,挨骂甚至挨打的十有八九是我。母亲越是骂我,我越是跟她做对。而且,我总跟母亲讲理,认为有些事是母亲不对。这很让母亲生气,所以后来,一旦发生什么事情,母亲问都不问,就认定是我的过错。

  我记得有一次,在我和弟弟去看电影之前,母亲突然发现放在桌子上的一块钱不见了。问弟弟,他说不知道。母亲就认定钱是被我拿的。其实我根本就不知道桌上有钱。见我不承认,母亲说你要是不承认,就别去看电影!这时候,父亲过来,跟我说,只要你承认,爸妈不怪你。

  天哪,居然所有人都认定是我拿了钱!我愣愣地站着,看着父母确信无疑的表情,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电影就要开始了,看着口袋里装着饼干穿戴整齐的弟弟,我终于在最后一刻坚持不住,承认自己拿了钱。等我看电影回来,母亲在铺床睡觉时,在枕头下面发现了丢失的钱。我再也忍受不了,一下子大哭起来。父亲见状,一边安慰我,一边跟母亲说,是你弄错了吧。母亲什么话也没说,瞪了父亲一眼,拉着弟弟去洗脸,就像什么事儿也没发生过一样。

  这事过去没多久,又发生了一件事。院里来了收废品的,母亲将一些无用的东西卖了。弟弟在一边看着,当收废品的再来时,他也找了些东西拿去卖。我在一边看着,没做声,心里有些幸灾乐祸,我知道,那里面有好些东西是有用的,弟弟这回闯祸了。果然,母亲回来后便发现家里少了东西,找我和弟弟责问,弟弟一看闯了祸,赶紧跟母亲说,是姐姐卖的,我看见了。母亲居然跟我说:我就知道是你干的!见我死活不承认,母亲一气之下,要赶我出家门。我怎么辩解都没用,一想着要在黑天里无家可归,心里就怕极了,双手死死抓住门框,哭得昏天黑地。幸好邻居阿姨见到弟弟卖东西,过来劝母亲。母亲知道实情后,只轻描淡写地跟弟弟说:以后不能这样。然后对满脸泪水的我说:你再哭,就出去。

  当晚,我就从噩梦中哭醒,梦里,母亲拿着大棒赶我。父亲问我哭什么,我说:牙齿疼。他信以为真,拿了消炎药给我。我将那些药全部扔到了床底下。从此,我时常做同样的梦,醒来就一个人哭,心里有什么事儿再也不会跟父母说。

  我担负不起母亲的理想,希冀着早一天离家而去

  母亲一直念念不忘她的大学梦,她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和弟弟身上。在我印象里,我很少得到母亲的赞扬,她总是嫌我不够好,达不到她的要求。她总是拿我和别人比,最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看人家怎么怎么样!我很小就知道清华、北大、牛津、哈佛,当别的孩子还在算十以内的加减法时,我已经在母亲的指导下念着“负负得正,负正得负”的口诀,做负数乘法题。

  从读小学开始,母亲就要求我考第一。每天,除了完成作业,我还要做完母亲布置的50道数学题。看着别的孩子开心地玩耍,我开始憎恨母亲,恨那些数字。我发现,如果我坚决不做那些题,母亲肯定会责罚我,但是母亲关心的只是题目的最后结果正确与否,并不在意解题的过程。她忙,顾不上查看每一道题。她将那本习题集的答案部分拆开,每天只拿着答案跟我做的题对。我在书店里找到了那本习题集,每天都去那里抄答案,然后简单地写两行解题过程,这样就会很快地完成母亲布置的作业和小朋友去玩。

  也就是在这样的投机取巧中,我学会了应对母亲。我从来不跟她说我的真实想法,我干的很多事她从来都不知道。我找各种借口放学不回家,甚至逃学,好在我的成绩好,家长会上总能得到老师表扬,这让母亲很满意。

  母亲的严格要求也不是一无好处。小学毕业,我以绝对的高分考上了重点中学。当年能考上省重点,就意味着一只脚迈进了大学校门。母亲对我的管教开始放松,我有了相对自由。可是到了初三,我又开始跟母亲有了正面冲突。可能我天生不是学理科的料,所以,开始上物理、化学课之后,我的考试成绩就不如原先那么好了。而且,母亲越是逼我,我越是逆反。我迷上了诗歌、小说,在物理课上写诗,在化学课上看小说。看着我日渐下降的考试名次,母亲大怒。不管是她发脾气,还是说好话,我都置若罔闻。终于有一天,母亲忍无可忍撕了我辛苦写好的作文———她认为我参加作文比赛毫无用处,我的涂涂写写只是浪费时间,跟她做对。在母亲看来,舞文弄墨根本就是不务正业,数理化才是实实在在的一技之长。我冷冷地看着母亲撕我的作文本,一句话也不说。我越这样,母亲就越生气。她骂我,骂很难听的话。我冷漠地站在那里,仿佛一切都与我无关。其实,母亲骂我的那些话,都被我记在了心里。

  读高中的那几年,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很少跟家里人有什么交流。母亲对我优异的文科成绩视而不见,我当然也不会告诉她我在全市作文大赛得奖之类的事。看着母亲将全部希望寄托在弟弟身上,我在心里跟自己说,一定要考上名牌大学,给母亲看看。而且一定要离开家,过自由自在的生活。

  我开始自己的生活,却无法摆脱家庭曾经给予我的影响

  我本来有机会被保送读当地大学,我没接受,因为我想早点离开家。那些年支撑我的惟一信念,就是考上大学,离家而去。

  我如愿以偿地去了外地读书。接到录取通知书时,母亲吃了一惊,她曾认定我考不上北京的这所学校。我感到欣喜的不是自己考上了大学,而是可以开始自己想要的生活。我热切盼望着离家的日子,母亲却明显地焦虑起来。她不止一次地抱怨我没有报考本省的学校,又不得不接受我将要离去的事实。离家前的那段日子,母亲几乎天天都要去商场,给我买所有她认定我会需要的东西。看着母亲奔波的身影,我突然觉得,母亲其实很爱我。走的那天,在火车站,母亲居然哭了起来。瘦小的母亲站在人群里,车窗的玻璃将我们隔开,看着她伸手擦眼泪,我很想跳下车去安慰她,却愣愣地站着不敢动,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很长时间以来,我已经不知道如何跟母亲交流。

  好胜、要强的母亲终于将我和弟弟都送进了大学校园。每个假期回家,母亲都跟我说毕了业一定要回来工作。我知道母亲的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可心里总有隐约的不快———为什么从来就不问我想要什么样的生活?我再也不会跟母亲理论,母亲也知道,她永远改变不了我的想法。毕业后,我留在了北京,因为这里更适合我。我无法去跟母亲讲我的打算,我害怕她跟我说:长大了,翅膀硬了,管不了你了。

  我曾经以为,在我离家的那一天,就摆脱了家庭和影响。现在才知道,它会影响我的一生。我的好强、独立、倔强、不擅交流、内心深处的孤单,不管是好是坏,都是生我养我的家所给予我的。

  母亲日渐变老,这让我时常觉得难过。越是长大,越是了解生活的艰辛,就越明白母亲的难处。时常地在心里惦记母亲,可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说。


submitted by

  


   Who's Online
目前有 12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