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中文教育首页

责任编辑:Lucy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文学欣赏
语文课件
教育论坛
书法园地
趣味语文
写作园地


大师妙语
(1861 阅读)   _PRINTER

竺可桢

民国时期,科学家竺可桢在浙江大学任校长,深受师生的爱戴。
一天,在联欢会的节目单上,有“校长训话”。
些可帧一看,感到在联欢会上来个“训话”,实在不妙。于是,
他在讲话时说:“同学们,‘训’宇从言从川,是信口开河也。”
大家听了,哄堂大笑。

 

王宠惠

法学家王宠惠在伦敦时,有一次参加外交界的宴席。席间有位英
国贵妇人问王宠惠:“听说贵国的男女都是凭媒妁之言,双方没
经过恋爱就结成夫妻,那多不对劲啊! 像我们,都是经过长期的
恋爱,彼此有深刻的了解后才结婚,这样多么美满!”
王宠惠笑着回答:“这好比两壶水,我们的一壶是冷水,放在炉
子上逐渐热起来,到后来沸腾了,所以中国夫妻间的感情,起初
很冷淡,而后慢慢就好起来,因此很少有离婚后事件。而你们就
像一壶沸腾的水.结婚后就逐渐冷却下来。听说英国的离婚案件
比较多,莫非就是这个原因吗?

杨小楼

杨小楼(1877—1937年)在北京第一舞台演京剧《青石山》时,扮
关平。演周仓的老搭档有事告假,临时由一位别的花脸代替。这
位花脸喝了点酒,到上场时,昏头昏脑地登了台,竟忘记带不可
少的道具——胡子。扬小楼一看要坏事,心想演员出错,观众喝
倒彩可就糟了。灵机一动,临时加了一句台词:“咳! 面前站的
何人。”
饰演周仓的花脸纳闷了,不知怎么回事。“俺是周仓——”这时,
学员得做一个动作:理胡子。这一理,把这个演员给吓清醒了,
可是心中一转, 口中说道“——的儿子!”
扬小楼接过去说:“咳,要你无用,赶紧下去,唤你爹爹前来!”
“领法旨!”那演员赶紧下去戴好了胡子, 又上台来了。

李抱枕

著名音乐家李抱枕,获得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音乐教育博士。他致
力国内音乐教育,贡献很大,其中《离别歌》、《闻笛》等乐曲
流传甚广。李抱枕平时教导学生十分有趣。他曾告诉学生:早年
教育音乐时,一些调皮的学生连 8个主要音阶都唱不准,有人唱
成“独览梅花青腊雪”。后来,有的学生搞恶作剧,竟唱成“多
来米饭,少来稀粥”。引得学生们捧腹大笑,课堂气氛十分活跃,
师生关系水乳交融。
一些合唱团的学生在演唱时,常犯只看谱不看指挥的毛病。李抱
枕非常幽默地对同学们说:“好的合唱团把谱记在脑袋里面,不
好的合唱团员招脑袋埋在谱里。我恳求各位在唱的时候,多‘赏’
我几眼,别老是‘埋头苦干’,因为在实际演出时,我们不能说
话,只能彼此 ‘眉来眼去’。”李抱枕一席话,说得大家哈哈
大笑,从此唱歌时眼睛再也不离指挥了。

满 深

1924年,戏剧家洪深在桂林写了一个剧本,剧中有一反面人物叫
张经理,可是戏上演的第二天就被禁演了。原来,广西银行经理
也姓张,硬说这个戏是讽刺他的,不让演。
洪深为此立即举行了记者招待会,宣布:“我写了一个戏,其中
有个反面人物叫张经理,想不到本地也有一个张经理,并提出了
抗议。现在我决定,把张经理改成满经理,今后我写的戏中坏蛋
全部都叫洪深。由于他幽默和灵活,救活了一出好戏。

邝新华

著名粤剧演员邝新华在70多岁时,老眼昏花,但迫于生计,还得
登台演出。
一天,他在台上扮演将军,在两军交战中提枪杀敌。不料一时没
有看清,竟误向锣鼓手那边杀去,全场哗然失笑,大喝倒彩。
邝新华知错,立即按枪疾声道白:“不好了,沙尘滚滚,杀错良
民,如何是好。”

梁思成

一次,建筑学家梁思成(1901——1972年)做古建筑的维修问题学
术报告。演讲开始,他说:“我是个‘无齿之徒’。”
演堂为之愕然,以为是“无耻之徒”。这时,梁思成说:“我的
牙齿没有了,后来在美国装上这副假牙,因为上了年纪,所以不
是纯白色的,略带点黄,因此看不出是假牙,这就叫做‘整旧如
旧’。我们修理古建筑也要这样,不能焕然一新。

于右任

国民党元老于右任(1879——1964年)精于书法,尤善草书,求他
的字的人很多。
有一天,有人特备酒筵请他写字,饭后拿来纸笔,于右任在酩酊
之中挥毫, 留下一行“不可随处小便”而去。
第二天,那人拿出这行宇请教于右任,于右任知道自己酒后失笔,
连声道歉,沉思良久,似有所得,于是叫人取来剪刀,将一行字
剪成几块,重新拼排、说:“你看,这不是一句很好的座右铭吗?”
那人一看,禁不住大笑,再三拜谢。6个字重新安排,原来是:
“不可小处随便。”

胡 适

中国现代著名学者胡适(1891——1962年)是属兔子的,他的夫人
江冬秀是属老虎的,胡适常开玩笑说:“兔子怕老虎。”当时就
流传了胡适怕老婆的笑话。
有一次,巴黎的朋友寄给胡适十几个法国的古铜币,因钱有“PTT”
三个宇母,读起来谐音正巧为怕太太”。胡适与几个怕太太的朋
友开玩笑说:“如果成立一个怕太太协会’,这些铜币正好用来
做会员的证章。”
胡适经常到大学里去讲演。有一次,在某大学,讲演中他常引用
孔子、孟子、孙中山先生的话。引用时,他就在黑板上写:
“孔说”,“孟说”,“孙说”。
最后,他发现自己的意见时,竟引起了哄堂大笑,原来他写的是:
“胡说”。

郁达夫

现代著名作家郁达夫(1896——1945年)有一次请一位在军界做事
的朋友到饭馆吃。饭毕,饭馆侍者到他们饭桌边收费,他就从鞋
垫底下拍出几张钞票交给他。他的朋友很诧异地问:“郁兄,你
怎么把钱藏在鞋子里呀?”
郁达夫笑笑,说:“这东西过去一直压迫我,现在我也要压迫它?”
有一次,郁达夫应邀演讲文艺创作,他上台在黑板上写了“快短
命”三个大字。
台下的听众都觉得很奇怪,他接着说:“本人今天要讲的题目是
《文艺创作的基本概念》,黑板上的三个字就是要诀,“快”就
是痛快;“短”就是精简扼要;“命”就是不离命题。演讲和作
文一样,也不可以说得天花乱坠,离题太远,完了。”
郁达夫从在黑板上写那三个字到说完话的时间,总共用了不到2分
钟, 正合乎他所说的三原则——“快短命”。

林语堂

被称为“幽默大师”的林语堂(1895——1976年),一生著作甚丰,
其中最畅销的是1937年完成的《生活的艺术》。该书在美国已经发
行了40版以上,历经数十年不衰。
林语堂不但文章好,而且言谈风趣。有一次,纽约某林氏宗亲会邀
请他演讲,希望借此宣扬林氏祖先的光荣事迹。这种演讲吃力不讨
好,因为不说些夸赞祖先的话,同宗会失望,若是太过吹嘘,又有
失学人风范。
当时,他不慌不忙地上台说:“我们姓林的始祖,据说是有商朝的
比干远相,这在《封神榜》里提到过,英勇的有《水浒传》里的林
冲;旅行家有《镜花缘》里的林之洋,才女有《红楼梦》里的林黛
玉。另外还有美国大总统林肯,独自驾飞机越大西洋的林白,可说
人才辈出。”
林语堂这一段简短的精采演讲,令台下的宗亲雀跃万分,禁不住鼓
掌叫好。
然而,我们细细体会他的话,就会发现他所谈的都是小说中虚构的
人物,或是与林氏毫无关系的美国人,并没有对本姓祖先进行吹嘘,
诚然幽默可喜,不愧为是中国的“幽默大师”。
林语堂以他对中国文化的研究蜚声海外。他的《吾国吾民》译成西
班牙文后,他在南美的知名度也提得很高。当进,巴西有一位贵妇
人,内心钦慕林语堂,恰好有人赠给名马一匹,于是给这匹马取名
为林语堂。后来,这匹马参加马赛,巴西各报,都以大幅标题登出
“林语堂参加竞赛”。比赛结束,这匹马没有得名次,当日晚报的
标题就成了“林语堂名落孙山”,而夺标的马倒没有消息。
消息传到美国,有人将此事告诉林语堂,林语堂微微一笑,说:
“并不幽默。”

张大千

著名国画大师张大千的好友徐悲鸿(1895一1953年)与赵望云都擅长
画马,而徐比赵的名声大,赵很不服气。一天,赵见徐不在,就问
大千说:“人家都说悲鸿画马比我画得好, 你说说到底是谁的好?”
“当然是他的好。”大千直话直说。
赵听了,大失所望,追问道:“为什么?”
“他画的马是赛跑的马和拉车的马,你画的是耕田的马。”
因为张大千留有一口长胡子,还闹出一个笑话。
在一次吃饭时,一位朋友以他的长胡子为理由,连连不断地开玩笑,
甚至消遣他。
可是,张大千却不烦恼,不慌不忙地说:“我也奉献诸位一个有关
胡子的故事。刘备在关羽、张飞两弟亡故后,特意兴师伐吴为弟报
仇。关羽之子关兴与张飞之子张苞复仇心切,争做先锋。为公平起
见,刘备说: ‘你们分别讲述父亲的战功,谁讲得多,谁就当先
锋。”张苞抢先发话:‘先父喝断长板桥,夜战马超,智取瓦口,
义释严颜。”关兴口吃,但也不甘落后,说:‘先须长数尺,献帝
当面称为美鬃公,所以先锋一职理当归我。’这时,关公立于云端,
听完禁不住大骂道:‘不消子,为父当年斩颜良,诛文丑,过五关,
斩六将,单刀赴会,这些光荣的的战绩都不讲,光讲你老子的一口
胡子又有何用?”’
听完张大千讲的这个故事,众人哑口,从此再也不胡扯胡子的事了。
抗日战争胜利后,张大千要从上海返回四川老家。他的家生设宴为
他饯行,邀著名京剧艺术家梅兰芳等社会名流作陪。宴会开始,张
大千向梅兰芳敬酒说:“梅先生,你是君子,我是小人。我先敬你
一杯。”梅兰芳不解其意,众宾客也莫名其妙。张大千含笑解释道:
“你是君子——唱戏动口,我是小人——画画动手。”一句话引得
演堂大笑不已。

 

聂 耳

年轻的聂守信(1912一1935年)对音乐的特别敏感,大家都说,只要
能从他耳朵进去的,都能从他嘴里唱出来。久而久之,大家都叫他
“耳朵”’
一次联欢会上,聂守信表演节目后,大家拍手称好。总经理送给他
礼物,并把他称为“聂耳博士”。他笑着对大家说:“你们硬要把
1只耳朵送我,也好吧,4只耳朵连成一串,不像一个炮弹吗?”(“
聂耳”的繁体字写成“聂耳”)
从此,聂守信改名为聂耳。

郭沫若

1945年,我国著名漫画家廖冰兄在重庆展出漫画《猫国春秋》,当
时在渝的许多文化名人如郭沫若(1892一1978年)、宋云彬、王琦都
应邀前往,参加首展剪彩仪式。
席间,郭沫若问廖冰兄:“你的名字为什么这么古怪, 自称为兄?”
版画家王琦抢过话头代为解释说:“他妹妹名冰,所以他名叫冰兄。”
郭沫若听后,哈哈大笑,说:“噢,我明白了,郁达夫的妻子一定
叫郁达,邵力子的父亲一定叫邵力。”一句话引得满堂宾客捧腹大笑。

 

张伯苓

张伯苓是一位著名的教育家,毕生从事教育工作,40余年如
一日,在天津创办“南开大学”,不但使该校成为学术重镇,
而且培养了无数的英才,对国家的贡献极大。
在一次毕业典礼上,张伯苓对学生讲话中,针地当时一对电
影明星闹离婚,他幽默地拿狗皮膏、橡皮膏与气球来比喻三
种不同的婚姻。他说:“你们毕业后,很快就要结婚。婚姻
可分三种,第一种像狗皮膏,贴上去很麻烦,撤下来很困难,
譬如老式婚姻;第二种像橡皮膏,贴上去与撕下来都容易,
譬如新式婚姻;第三种像气球,飞到哪里,就算哪里,譬如
影剧界的儿戏婚姻。”

端木 良

作家端木 良(1912年生)青年时代就爱读、爱谈《红楼梦》,
是个“红”迷,加上对旧体诗词下过一番功夫,写得一手漂
亮的毛笔字,赞扬他的人说他有才气,奚落他的人说他是“
公子哥儿”。40年代,他在桂林住所的门口贴了一首诗:
女儿心上想情郎,
日写花笺十万行。
月上枝头方得息,
梦魂又欲到西厢。
有朋友把这首诗念给作家秦牧听,秦牧不禁笑出声来,心里
对他也有了个“好个公于哥儿”的印象。
后来,秦牧与端木 良过往多了,才理解到这首诗其实是一
首“杜门谢客诗”,是专门写给一些文字朋友看的。
这首诗的真正含义是:自己工作很忙碌,无暇和一些爱东拉
西扯的闲人作长谈,希望这登门拜访的人物多加体谅,不要
总是前来絮絮叨叨。

潘光旦

1940年,潘光旦(1899一1967年)教授在西南联大任教务长,
他同时研究优生学与心理学。当时云南多鼠,潘教授深受其
苦,只好张夹设笼进行捕捉。一日捕得硕鼠10多只,便斩头
剥皮,弃其内脏,然后洗净切成块状,请夫人做成莱。
夫人皱眉问道:“我们伙食虽不算好,也常有鱼有肉,今天
为何叫我做这苦差事?”
潘光旦解释道:“我这是为了学术研究,请你一定要帮助我
。”夫人无奈,只好勉为其难。夫人一向善于治撰,煮熟后
果然甘香扑鼻。教授大喜,随即邀来共同研究心理学的同事
和学生数人,诡称偶获野味,欲与诸位分享。
鼠肉端上桌来,潘先生带头大嚼,众宴客亦举着共食。然而
咀嚼再三,竟不辨是何动物。一客问道:“此肉细嫩,味道
鲜美,但不知是何野味?”
潘光旦笑答道: “鼠肉。”
此二字一出,想再吃一块的忽然停住了筷子,嘴里正在咀嚼
的吐了出来,还有紧锁双眉、喉痒欲吐的,潘光旦一再保证,
其中绝无有害健康的物质,并以身作则,继续食用。但无任
他怎么劝诱,直至餐毕,终无问津者。潘教授大笑道:“我
又在心理学上得一证明。”

范长江

1937年阎锡山路过江苏无锡,登锡山游览,忽然对他的随从
们说:“我有个对子的上联‘阎锡山过无锡,登锡山,锡山
无锡’,请大家对个下联,”随从们无人能对,阎锡山十分
得意,登报公开证求下联。好长时间,竟无人应征,几乎成
了绝对。
1945年著名记者范长江(1909一1970年)跟随陈毅来到安徽天
长县时,突然灵机一动,对陈毅叫道:“有了,有了,阎锡
山对子我对起来了!”
范长对对下联是“范长江到天长,望长江,长江天长。”
陈毅低吟了两遍,连声称赞说:“范长江果然才子也!”

 

赵树理

十年浩劫中,有个造反派想把花园里的一盆花拿回家去,但
不知道这盆花好不好,就去问那些“黑作家”们。
被专政的作家们不想理他,推说不如道。这个造反派火了,
指着赵树理说,“你也不知道?”
赵树理说:“我不是不知道,是不好说。我是黑帮,我说是
香花,你们说是毒草;我说是毒草,你们说是香花…”
赵树理被批斗后受了伤,去门诊治疗。医生惊诧地问道:“
你就是作家赵树理?”
赵树理淡淡一笑说:“这个时候,谁还敢冒名顶替我呢?”

姜 昆

姜昆(1950年出生)出了名后,走到哪里都会被人认出来,弄
得他轻易不敢上街。
一次,他在公园拍电视片,人们把他所在的小屋围得水泄不
通。工作人员磨破嘴皮,人们还是不肯散去。姜昆只好换了
弟弟的衣服,戴上老头帽才混出包围圈,出了公园。同伴说:
现在你别用老头帽捂住脸了,怪难受的。”
姜昆说:“不行,我这脸是‘全国通用粮票’,谁都认识。”

方 成

漫画家方成一篇《自我介绍》中,有一段充满谐趣的文字:
“方成,不知何许人也。原籍广东省中山县(填表历来如此
写法),但生在北京,说一曰北京话。自谓姓方,但其父其
子都姓孙的。非学画者,而以画为业。乃中国美术家协会会
员,但宣读论文是在中国文化学会。终生从事政治讽刺画,
因不关心政治屡受批评。”

侯宝林

语言大师侯宝林,在一次相声艺术家的表演会上,表演京戏
唱段时,十分精采,观众热烈鼓掌。
唱完后,他自谦不足,颇有风趣地说:“岁数大了,唱不好,
就能糊弄人。”
主持人说: “我听挺棒!”
侯宝林说:“你听我糊弄惯呀!”

杜 澎

有一次纪念老舍先生的会上,有人建议侯宝林、谢添和杜澎
三人说一段传统相声《扒马褂》,请马三立导演。
杜澎说:“不行!”
“为什么?”
杜澎说:“咱三人凑在一起演不好!”
“怎么不好?”
杜澎说:“侯宝林、谢添、杜澎三人凑在一起,不就成了猴、
泄、肚(侯、谢、杜),猴儿拉稀多难听啊!”

 

陆文夫

在纽约国际笔会第48届年会上,有人问中国著名作家陆文夫
对性文学是怎么看的。
陆文夫幽默地答道:“西方朋友接受一盒礼品时,往往当着
别人的面就打开来看。而中国人恰恰相反,一般都要等客人
离开以后才打开盒子。”
与会者发出会心的笑声,接着是雷鸣般的掌声。

湛 容

以《人到中年》为代表作而驰名文坛的中国当代作家湛容,
一次去美国访问。
她应邀去美国某大学进行演讲时,其中有个美国人向她提
出了这样一个问题:“听说您至今还是一个中共党员,请
问您对中国共产党的私人感情如何?”
湛容应对流:“您的情报非常准确,我确实还不是中国共
产党员。但是,我的丈夫是个老共产党员,而我同他共同
生活了几十年,至今尚未有离婚的迹象,可见,我同中国
共产党的感情有多么深呢!”

蒋子龙

1982年秋天,在美国洛杉矶召开的中美作家会议上,美国
诗人艾伦·金斯伯格请中国作家蒋子龙解个怪谜:“把一
只5斤重的鸡放进一个只能装1斤水的瓶子里,您用什么办
法把它拿出来?”
“您怎么放进去,我就怎么拿出来。”蒋子龙微笑道,“
您显然是凭嘴一说就把鸡放进了瓶子,那么我就用语言这
个工具再把鸡拿出来。”金斯伯赞赏道:“您是第一个猜
中这个怪谜的人。

冯骥才

作家冯骤才在访美期间,一位美国朋友带着孩子去冯所住
的宾馆看望。
谈话间,那个壮得像牛犊的孩子,爬上冯骥才的床,站在
上面又蹦又跳。如果直接了当地请他下来,势必会使其父
产生歉意。于是,冯骥才幽默地说道:“请你的儿子回到
地球上来吧。”
那个美国朋友也立即心领神会:“好,我和他商量商量。”

大师妙语

文学大师钱钟书最怕被宣传,更不愿意在报刊露面。一次
一位英国女士求见,钱先生执意谢绝,他回电话说:“假
如你吃了个鸡蛋觉得不错,何必要认识那个下蛋的母鸡呢?”


submitted by

  


   Who's Online
目前有 11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