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中文教育首页

责任编辑:Lucy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文学欣赏
语文课件
教育论坛
书法园地
趣味语文
写作园地


边画边聊———小记画家沈威峰
(2276 阅读)   _PRINTER


 

  周末,北京下起了雨。初冬季节,竟使我感受到了一点江南初春的意味。晚上9时归来,中央党校12楼大厅边的临时画室灯火通明,勤奋的沈威峰仍在伏案挥毫。我作为学员,住在这栋楼,来来往往,常见到这样的场景。威峰来党校作画,已有十来天了。他是苏州画院的院长,扬州老乡,我们以前就相识,见过面,只是没细品过他的画。今晚,他邀我看他作画,并说,聊聊。我很愿意与艺术家们清谈,尤其在异乡的周末雨夜。但是,我问,不影响你作画吗?威峰说,不碍,画早已在胸中。

  一张六尺整宣上,已经落墨的是一茎古藤,占着右下方,横着越过画面,向左挑出一枝,枝上站着一对山雀。看来,画的大布局已经有了。威峰开始用色,点染着紫藤盛开的花。同时和我海阔天空地聊起闲话。

  他似乎有点兴奋,他告诉我,下午刚刚从北大回来,在季羡林老先生的书房,请季先生评点刚作的几幅八尺大画。季老很欣赏,尤其是用色鲜艳的红荷,引起了季先生的共鸣,这与朗润园中季先生当年播下的红色季荷一样颜色,季老高兴地在画上题词“香气溢远出污泥而不染”。聊着这些,威峰的点染显得愈发自信。

  真正的切题是从我的一个问题开始的,当他看似漫不经心地把整个右半部点得密不透风时,我问,这是不是太密了。他说,平面看是密了,但是,你看层次。对了,这其实是我关注的一个问题,中国画传统中的透视方法和光的运用,在他们这一代完全通晓西洋画法的画家手中,如何处理。威峰指点我看两片浓墨的叶子,压在一串淡淡的花上,明暗之间,纵向的距离拉开了,这便使人感受到了枝叶交错中的空间。画面虽密,但一些小的留白很讲究,形成了逆光的穿透感。我与他聊起了传统的布白问题。我认为,“计白当黑”,体现了中国传统绘画构图中很高明的美学思想,所谓密不透风,疏可跑马。但传统布白,也有程式化的倾向,山中的留白是云气,下面的留白当水面等等。把留白与光线、明暗处理结合起来用,我以为,对掌握了现代技法的中国画家来说,不失为一个较好的画法。威峰的留白,是精心设计的,除了右边大块画的细部处理之外,他在左下方留下了三分之一的空,并泼了一些淡淡的墨,这也是为了拉出一个空间。那片淡墨,是远处的草地,还是朦胧的水或雾,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使画的主体,那一树紫藤,与我们似乎更近了。

  我们又聊起“墨分五色”。意识到墨分五色,体现了中国古代画家对色彩与明暗关系的深刻认识。中国画以墨为主,用色很少,更丰富的色其实是靠墨来表现的。有一点绿,那绿边上的大块墨便是深色的绿。有几点红,那红背后的大片灰,也是红。这种感受和表达,与印象派处理光与色的做法,有异曲同工之妙。威峰用色,正是这个风格。威峰让我注意很少的几处黄色点染,这样整个画面的调子就暖了。他说,昨天在钓鱼台国宾馆与欧阳中石先生也探讨了这个问题。欧阳先生说,一幅画中,用墨不能太杂,一般来说,能表现好三色,就是一幅好画了。

  威峰开始做后期的收拾,细致地勾叶脉。我说,你画写意,不做这些勾画不行吗?他认真地说,不行,我还是主张传统的功底不能丢。勾完叶脉,他又用枯墨和淡墨轻轻地加了几条细细的嫩枝。他说,这几笔非常重要,这样一种微风吹拂的感觉就跃上画面,全篇便活了。

  边画边聊,不觉已经是深夜两点了。一幅写意紫藤,用了六个小时。我很敬佩威峰认真创作的态度。

  回来,我翻阅威峰送我的画册,启功先生给他的题词是:“笔底心,纸上春,四时花鸟见精神,有传统,有创新,维扬画派见传人。”威峰是当之无愧的。


submitted by

  


   Who's Online
目前有 33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