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国著名汉学家终于来到中国,一路上由兴高采烈变为眉头紧皱。到了B大一把握住校长的手,大吐苦水:我以为中国人很谦虚的,谁知道根本不是这样地。   校长摸不着头脑:愿闻其详。
  诺,一下飞机,就有“中国很(银)行!”的大牌子,我以为你们在迎接奥运,可以理解,但接着就有“中国农业很行、中国工商很行、招商很行……”到处都是啊!!
  根本不容校长解释,他咬牙切齿:最可怕的是,就在刚才我看到的一个牌子,居然写着“中国人民很行总行”!!你们也太骄傲了,很行不算还要总行!




_COMESFROM minhua.org


_THEURL
/section_fucntions.php?artid=25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