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晓庆是圈内颇受争议的焦点人物之一。她的豪放性格,总是让她语出惊人。22日晚,记者在横店见到了刘晓庆。她精力旺盛,没吃晚饭照样跟记者聊到晚上近
10点;她一副大姐大派头,面对记者绝不谦虚,狂语不断:“我拍的戏都比较有影响”“其他演员一辈子有一部代表作就不错了,我却有那么多代表作”“我总能
遇见爱我的男人”“我还能演十几岁的角色”……(chinesenewsnet.com)



刘晓庆是圈内颇受争议的焦点人物之一。
(chinesenewsnet.com)


  感情(chinesenewsnet.com)


  “我总能遇见爱我的男人”(chinesenewsnet.com)


  年代剧《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正在南京新闻综合频道播出。剧中,刘晓庆扮演的章玉英经历坎坷。她的丈夫很花心,娶了二姨太,还另有私生女。丈夫死后,二姨太与章玉英争夺产。为了保护儿女,章玉英节节败退。(chinesenewsnet.com)


刘晓庆与记者的交谈就从角色章玉英开始。她滔滔不绝:“拍那部剧的第一个月我都睡不着,因为我跟章玉英完全没有相似的地方。我常常半夜起床看剧本,揣摩章玉英面对感情、庭的心理……”(chinesenewsnet.com)


  刘晓庆总是十分努力地揣摩所演角色的感情世界,但外人却一直好奇刘晓庆本人的感情世界。关于刘晓庆与阿峰,圈内有着各种传闻,有说他们结婚了又离了,
有说刘晓庆跟现在的帅哥助理产生了感情,抛弃了阿峰。种种传言让刘晓庆十分紧张:“我就想不通了,我这样一个老师级的人了,还有人关心我的绯闻。”(chinesenewsnet.com)


  采访时,绯闻中的帅哥助理一直默默地站在刘晓庆身边,以前的阿峰全无踪影,记者们希望刘晓庆对种种绯闻回应一下。刘晓庆十分谨慎,一再回绝:“我们只
谈电视剧。”直到有人借着章玉英提起这个话题,刘晓庆才“上当”漏了一句。记者问:“你的感情世界跟章玉英有什么不同?”刘晓庆不假思索:“完全不同,我
比她幸福,我总能遇见爱我的男人。”刚说完,刘晓庆立即后悔,马上转移话题:“我们还是说章玉英吧,别说我。”(chinesenewsnet.com)


  此后,刘晓庆保持高度警惕,记者再借章玉英打探消息的方法完全失灵。刘晓庆说,章玉英会为孩子放弃一切,这一点很让她感动。记者问:“那你有没有当妈妈的打算?”刘晓庆立即封口:“今天的主角是章玉英,不是我。”(chinesenewsnet.com)


  自豪(chinesenewsnet.com)


  “我一直在风口浪尖上”(chinesenewsnet.com)


  刘晓庆说,其实她很明白,种种绯闻、流言都是娱乐圈的游戏规则,但以她的豪放性格,她总是忍不住出来澄清,即便结果可能是越描越黑,永远也说不清楚。(chinesenewsnet.com)


  她自己分析,她依旧绯闻缠身的原因是“我一直在风口浪尖上”。刘晓庆觉得自己是“风向标”,她自豪地总结:“我一直很骄傲,全中国人都爱看电影的时候,我在演电影。全中国人都爱看电视剧的时候,我又在演电视剧。”有人问她,有没有留下遗憾的影视作品,刘晓庆百分之百自信地回答:“没遗憾,好像我拍的戏都比较有影响。”(chinesenewsnet.com)


  这份自信让刘晓庆至今都敢挑战十几岁的角色。现在,刘晓庆已有50多岁,但说起当年演武则天,从16岁一直演到84岁时依旧兴奋:“我还想演那种年龄
跨度特别大的角色。我演16岁的武则天时,就能真正像个16岁的小演员一样。演80岁的武则天时,也能真正像个老年人一样。这是我刘晓庆的本事。”(chinesenewsnet.com)


  说起电影,刘晓庆更是滔滔不绝:“《小花》啊,《芙蓉镇》啊,我有很多中国电影的里程碑作品。其他演员一辈子有一部代表作就不错了,我却有那么多代表作。”可是,最近几年刘晓庆都没有电影作品,新人辈出的电影世界似乎早已不是刘晓庆的天下。刘晓庆的口气照样很牛:“很多电影来找我,我全推了,昨天我刚拒绝了一部电影。我的代表作够多了,现在一定要遇上特别好的角色我才会演。”(chinesenewsnet.com)


  传记(chinesenewsnet.com)


  “等我死了随你们怎么写”(chinesenewsnet.com)


  不管对自己的事业如何自豪,刘晓庆毕竟是个女人,她说她跟所有女人一样,希望过风平浪静的生活,“我当过老板啊,我也想过不当演员。”可是,因为偷税
漏税,刘晓庆当年开办的文化公司倒闭,她自己也进了监狱。之后,她的自传畅销,她也重出江湖,重新当起了名演员。刘晓庆自己总结,她的生活总是“树欲静而
风不止”。(chinesenewsnet.com)


  刘晓庆说,很多人想为她写传记,想为她拍自传式的影视作品,但都被她回绝。“我跟他们说,等我百年以后,哎,也就是死了以后,随你们怎么写,随你们怎
么拍。但是,现在千万别让我看到。我这样的性格,他们把我写坏了,我会生气。写好了,我还会生气。我唯一的希望是,以后人们为我写传记,或者拍电影的时候,别全弄野史,最好看看我写的自传,我的博客。”


 




_COMESFROM minhua.org


_THEURL
/section_fucntions.php?artid=29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