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大千世界首页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社会百态
人物剪影
行踪天下
医疗保健
生活指南
幽默笑话

底特律那个鸟地方― 至今犹忆陈果仁
(1824 阅读)   _PRINTER

-----------------------------------------------------------------------

中国北方一家很大的汽车配件公司打来电话,说美国密西根州州长带经贸团访华,同他们公司接触,希望他们能到底特律投资,购买不景气的美国公司,或者至少设个办事处什么的,问我意见如何。我当即拍案大怒,在电话里大叫:此事万万不可!在哪里投资都行,就是不能为底特律创造就业机会,你们要是有点血性,就听我的不要去!

我说出这样情绪化的重话,非常反常,极不professional, 且损人不利己。但我必须这样做,因为在我心里,底特律一直欠着我一条命,欠着我们一个公道。

这便是那个让北美华人永远心痛的棒杀陈果仁案。今年6月19日是陈果仁被害24周年,在北美华人最活跃的里我没有看到有人提起这件事, 很失望,看样子大家都在忙着跑马,遛狗,怀旧,男欢女爱,各自为生计而奔波。就允许我把往事重提,帮大家回忆一下那个让我们伤心透顶又愤恨难平的事件吧,虽然事件发生的时候我还在万里之外蹒跚学步,不谙世事。

陈果仁英文名字叫Vincent Chin, 是第二代华裔,父母均来自中国广东,在底特律郊区靠经营小中餐馆谋生,若干年前父亲病逝。陈果仁在美国读书长大,毕业后在底城一家汽车制造公司作设计工程师。

1982年,陈果仁27岁,正是成家立业的年纪,与一位美丽的华人姑娘相亲相爱,大婚之日定在当年6月28 日,一个大吉大利的日子,几百名亲朋好友被邀出席盛大的婚宴。

1982年6 月19日傍晚,陈果仁携三位祝贺他即将新婚的好友到底特律一家酒吧喝酒庆祝,偶遇同为汽车工人的白人父子。时值美国经济低迷,日产汽车大举廉价涌入,美国汽车工人人人自危,生计不保。

白人父子对陈果仁破口大骂,使用了大量侮辱性的种族字眼,并指责日本人夺走了他们的工作。显然他们把陈果仁当作了日本人。陈果仁据理反驳,不想遭致白人父子殴打,胆小怕事的陈果仁试图逃离现场,不料白人父子手持棒球棍开车一路追来,追至附近一间麦当劳餐厅,白人儿子上前揪住陈果仁的衣服使他动弹不得,而白人父亲则以球棒以打棒球的挥球姿势使尽全力猛击陈果仁头部,肩部和胸部。陈果仁大喊几声 “It isn’t fair!” 后当即陷入重度昏迷,再也没能醒来,四天后死于医院。以上事实经各方认定,描述无任何偏颇。

6月28日原定的婚礼改成了他的葬礼 --- 很多朋友还未获悉噩耗,依然盛装前来。

在Wayne County 地方检察官“无暇”出庭的情况下,底特律所在的Wayne County 州法院法官Charles Kaufman轻判白人父子过失杀人,缓期三年,罚款3,780元。这一比驾车不慎撞死人的罪行还轻的判决激怒了亚裔社区,在百人抗议后,Kaufman 坚持原判。随后,底特律华人律师黄星华(Roland Hwang)和陈绰薇(Lisa Chan)及华裔作家谢汉兰(Helen Zia)组织起“美国公民正义会”在全美国掀起了抗议和自救的运动。

此后在日裔议员诺曼峰田(Norman Mineta, 后曾任美国交通部长)的大力协助下,联邦政府介入。其后此案在美国联邦和密州司法系统的各个法院几上几下,最后闹剧一般由辛辛那提联邦法院经10名白人和两名黑人组成的陪审团裁定白人父子无罪。

杀人凶手始终没有坐过一天牢,没有赔偿过一分钱。

陈果仁62岁的母亲余琼芳在儿子被害后,20年来奔走全美,四处呼吁,力争为儿子讨回公道。2002年6月9日,儿子被害20周年纪念日前10天,这位坚强的母亲在绝望中去世。

我第一次读到这件事的报道的时候,已是很多年后,我在上中学。我爱记仇,也就记住了底特律这个城市。我在美国这么多年,哪里都去过,就是没去底特律,非但不去,连转机也不愿意在那里转。对我来说,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地方,没有公平和正义。

后来我在美国也做了律师,这个案子一直在我的心头萦绕不去。每每和同行好友交流,我一直想figure out 问题出在哪里?我们还有无翻案的可能?我们怎样才能做得跟好?在司法程序上和政治运作上我们怎样才能保护自己?因为下一个陈果仁很可能就是我 或者你。

有时候真的就走入了极端。

前几天看到一篇题目为《看了昨晚的新闻联播,真想大哭一场!》的文章,讲到以色列为保护其国民和侨民所频频采取的极端行动, 尤其是不惜工本天涯海角全球追捕纳粹分子,让遇害犹太人的灵魂得以安息的事。

其实强权就是真理。如果你的拳头够大,你就不需要什莫老什子法律来保护你 (当然,这很不像一个律师应该讲的话)。试想,如果中国在墨西哥屯兵十万,大军压境,航母在墨西哥湾游弋,战斗机在底特律上空盘旋,我就不信Kaufman法官敢坚持他的谬论 (不要跟我讲什么司法独立的废话!)。再说,大不了中国空降几个敢死队员深夜潜入底特律,要么将那对白人父子就地正法,要么掠回中国受审,游街示众,一切是那么的简单。这些已被美国人在其他国家实践过无数次,屡试不爽。

所以要紧的是你的背后要有一个替你撑腰的祖国,一个有能力为你撑腰愿意为你撑腰的超级大国。

我常常跟国内的朋友们讲,在国外我才真正感到个人的命运和国家的命运是那么的息息相关。比如说,我是中国强盛的直接受益者。我来美国读法律,很大程度上是美国人请我来的、求我来的 --- 他们提供全额奖学金请我在美国最好的法学院学习,不是因为我有何德何能,而是因为他们需要我这样背景的律师去帮他们处理中国的事情;毕业时,美国人都叫苦工作难找(更何况那些东欧来的弟兄们),我和我的中国同学却每个人手里都有一大把的来自美国Top Ten 律师行的offers. 几年来我工作稍有不顺心,转身就炒老板的鱿鱼,他妈的老子不干了,然后总有大量的律师行排队要我,几年下来,早已把我的美国同学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就是因为中国经济的强大,就是因为美国社会的各个方方面面已经离不开中国了。将来会有一天,中国会和以色列和美国一样肆无忌惮地保护自己的国民和侨民的 ―― 不幸的是陈果仁和陈妈妈没有赶上那一天。

也许你我能赶上?!

所以你可以做两件事:

1。如果你有渠道,把我的这篇文章转给胡锦涛和温家宝, 以资鼓励;and
2。找来华裔导演崔明慧据陈果仁案拍摄的获奥斯卡提名的纪录片WHO KILLED VINCENT CHIN看看(你在影片中可以看到凶手的样子,记住他们的名字:Ronald Ebens and Michael Nitz, 万一他们是你的邻居)。


submitted by t.y.

  


   Who's Online
目前有 35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