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大千世界首页
专 栏 目 录
首 页
社会百态
人物剪影
行踪天下
医疗保健
生活指南
幽默笑话

那些被遗忘的外国老歌
(1153 阅读)   _PRINTER

乔海燕

今夏去北戴河度假。晚上,在招待所歌厅点歌,告诉服务员找些“老歌”。服务员找出几支前苏联的歌曲,都是上世纪50年代在国内流行的,“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喀秋
莎”、“山楂树”和“小路”等等。半个世纪过去了,歌虽然唱得变了味儿,但旋律依旧。在一些演唱会上,为照顾观众,偶尔也有专业演员唱这些歌。甚至有专业
级别相当高的乐团,也唱“红莓花儿开”这样的小调,高低搭配,煞有介事。可见中国人至今还没有忘记那个年代,可不知道现在的俄罗斯人是否还记得这些歌?

我们国家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一面倒靠向前苏联。不仅经济上全盘照抄、学习“老大哥”,寻求帮助和支持,文化上也全面引进。教育、文学、艺术,甚至生活中
吃饭、穿衣、男女交友,都全面学习、模仿。全面引进“苏联文化”,造就了几代人在思想意识上、思维方式上、生活习惯上的“苏联化”,形成了至今不散的情
结。

但是,“苏联文化”不是民族文化,整体上看,它是一种制度文化,属于党的意识形态宣传。对有知识、有思想的人来说,从“苏联文化”中
可以汲取营养,丰富自己的文化素质和情趣,但是,对多数文化程度不高的人来说,可能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记得那时候党组织要求妇女穿“布拉
吉”,就是连衣裙。我下乡时,听生产队长老砖头说,那时候,上级要求每户人家必须有一个人穿布拉吉,先是妇女穿,后来干脆命令党员和干部带头,都要穿,合
作社主任、贫协主席、党小组长都穿着布拉吉下地干活,爬沟上房,风吹草动的,搞出很多笑话。又叫家家把蒸馍(其实是窝头,农民那舍得吃馍)改成烤面包,说
共产主义都吃面包,吃馍是社会主义,落后,农民不知道怎么烤面包,甚至连面包是什么都不知道,只好先蒸一笼窝头,再把窝头放在锅台上烤焦,过一次共产主
义。如果不烤焦就吃,被驻队干部发现,可就了不得啦!

应该承认,“俄罗斯文化”确实是一种优秀文化,否则也不会对中国人尤其是几代知识分
子产生那么强烈的吸引力。苏联人热情奔放,唱歌跳舞谈恋爱,吃香肠面包喝牛奶,上班开机器下班看电影,星期天组织野游,这样的生活确实让中国的青年人向
往。在这样的影响下,苏联歌曲在中国普及,就有比较坚实的基础。人们看到、想到的都是苏联的东西,自然唱起来也是苏联的。而且,由于教育引进和学习的结
果,中国的作曲家、作家在创作时,依照苏联文化的思维方式,创作出来的小说、话剧、歌曲,从结构到细节,都有强烈模仿的痕迹。

上世纪50年代,中苏关系维持了一段蜜月期,那时候有“苏联情结”也无可厚非。谁要是对“老大哥”不恭敬,可能就会出事。我有一个英文老师,是个水利工程师,才华横溢,就因为对三门峡工程提出反对意见,被打成“右派”,刺配沧州。

到了上世纪60年代,中苏交恶,双方骂声不绝,反对修正主义成了中国人
民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报纸、广播、电影(那时候没有电视)整天都在宣传苏修的种种劣迹,从海兰泡、江东六十四屯,到八国联军,到加勒比危机,再到当时
的边境冲突。这些都是事实,相信每一个中国人听了看了都怒火万丈、义愤填膺。但是,大家还是唱苏联歌曲,看苏联小说。因为“教育”已经把“苏联文化”溶入
中国人的心里、血液里了。这种影响力,不是报纸、广播上的宣传能磨灭掉的。

过来人可能还记得,除了苏联歌曲以外,还有一些国家的歌曲曾经
流行,尤其在文革时期经常演唱,也可称得上“老歌”。比如,来自“欧洲社会主义明灯”阿尔巴尼亚的一些歌曲。现在,谁还能记住《一手拿镐,一手拿枪》这首
歌?

“在田野,在农庄,在工地上,劳动的歌声嘹亮。祖国就像春天的花朵,一天天更美丽芳香。任凭那贪婪的敌人,对阿尔巴尼亚仇恨欲狂,它
不能动我们一寸土地,因为我们有亲爱的党!”

好像还有一首“地拉那──北京”的歌曲,男声小合唱,中国人唱起来,再撇着洋腔,很有滋味。
本来,前苏联也有一首“莫斯科──北京”的歌,在中国传唱一时,文革期间苏联对华广播,还用这首歌做序曲,只因两国交恶,歌就被禁了。


革中,阿尔巴尼亚电影是国内放映的主要国外电影,有男女搂抱的镜头,人们都爱看。电影既然公映,电影插曲就可以公开演唱,很流行了一阵。但是,现在把这些
电影插曲做“老歌”的,恐怕不多了。前几年曾听到某个演唱会唱过电影《宁死不屈》的插曲──“赶快上山去吧朋友们,我们在春天加入游击队”。很亲切。


“老歌”谱系中,还有一个容易被遗忘的国度──越南。那年代,中国和越南的关系,用越南领导人胡志明主席的话说,是“越中友谊深,同志加兄弟”。周恩来
说,中国人勒紧了裤腰带支持越南兄弟!

记得有一首用胡志明主席语录谱写的歌曲,越南中国,山连山,水连水……用越语唱,越南独特的乐器独
弦琴伴奏,别有风情,很有味道,比起咱们“语录歌”的喧嚣,强似百倍。还有“越南南方民族阵线之歌”、“南方民族解放军之歌”等等。现在,即使在百度和
Google上,也搜不出这些歌了。可是,它们确实是“老歌”,像所有的老歌一样被打上时代烙印,被亿万中国人传唱。在那个年代,这些歌在每一次集会,每
一次演唱会上都被反复歌咏,广播里不断播出由这些歌曲改编的乐曲。

说到老歌,还不能不提起朝鲜电影歌曲。现在人们提起朝鲜,颇有微词,但
是,在文革年代,朝鲜电影歌曲确实为那些“战地之歌”间色不少。我觉得,大概朝鲜电影中,一些主要插曲旋律优美,所以受到人们喜爱。我曾经问过那时候几部
朝鲜电影的译者,为什么朝鲜电影歌曲旋律那么动人?她叫我听朝鲜国歌的录音,果然也是如此旋律,又叫我听“君之代”,还是一种徐缓的旋律,又听“义勇军进
行曲”,大不一样了。

那个年代,朝鲜歌曲与越南、阿尔巴尼亚歌曲不一样,基本是调剂型的,没有什么政治含义,即使像“卖花姑娘”、“金姬
与银姬的命运”这样政治性超强的电影,在中国也不会引起政治反应。那些悲伤的插曲,都是作为抒情歌曲传唱。因为比起当年的中国政治,朝鲜简直是小巫见大
巫。

(本文作者乔海燕做过红卫兵、知青、医生、记者和编辑,现为凤凰网副总裁。本栏目所述仅代表他的个人观点。)


submitted by anon

  


   Who's Online
目前有 52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