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关中城阙,江南烟雨
作者:焦宗烨
(941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走在兰州的那座著名的铁桥,天下黄河第一桥的中山桥上,脚底的母亲河波涛汹涌,旁边行人如织。国内外的游人都在争睹着这座以民族伟大的先行者中山先生命名的桥梁。漆黑色的桥身展示着他多年的风雨沧桑。
  站在上面的我,眺望着远处的建筑,莫名的想起西安近郊那座同样是名人题名的桥梁——灞陵桥。其实她远比中山桥有名,在隋唐的诗词歌赋里,她见证着无数的相聚离别。我去的时候正是夏日,一如今日的气候。艳阳高照中的灞陵水声潺潺,湲流不断。近处鸟吟蝉鸣,远处郁郁葱葱。空气清新自然,弥漫四周。
  然而站到中山桥上,混浊的黄河波涛汹涌中散发着飞尘,远逊于灞陵的沁肺。
  忽而想起江南,这个让人臆想不已的词汇。
  曾几何时,远贬楚湘的屈原第一次将江南带进了文学,虽然这并不是如今的江南,但是这个词汇由此进入了文人的思想。之后的中国文学那些绮丽的文字里总是缺不了江南,进而引来苏州的亭榭、扬州的廿四桥、南京的秦淮艳丽、杭州的临安故事。中国文学自从屈原那一刻就脱不了江南,而江南更是中国诗词曲的第一意象。
  
  1西风画冷
  你本有中华民族最伟大的血统,你的先祖在西安这片土地上留下了中华民族最为灿烂的篇章,可惜你并不曾拥有你先祖李世民、李隆基,甚至则天皇帝的英武宏阔,只在江南异地固守着一片残留的土地,以慰先祖。或许怀拥江南富庶的你可以兵戈再起,但是历史的垂青并不在你头上,你注定是个悲剧。自古希腊以来,有多少英雄巾帼在这个词里沉迷,我们不可计数,但是那个自刎乌江的西楚霸王依然可以成为你的选项。胆怯的你还是选择了逃避,直面现实,宫廷歌舞让你无法自拔,直到赵匡胤的军队兵临城下。你坦然的接受了失败,成为了大宋的侯爷。那个黄袍加身的君主本不是君子,石守信都不容,怎会容你在侧,于是你感受到了人间真正的冷暖。雕栏玉砌仍在,主人却不再是你——李唐的君主。是的,朱颜早已更改,明知是客的你终于放音悲啸,四十年来家国,早已远去如春水东流,高楼望断,往事怎堪回首月明中,一切无言。
  豁然想起那个潦倒的词人,流落在江南的土地上,看到三吴都会,自古繁华,人生的寥落无比强烈,多情自古伤离别,更哪堪,冷落清秋节。清秋时候的江南依然烟雨迷蒙,游人如织,可惜在终生无遇的柳三变中却更添了无际的愁思。借酒消愁愁更愁,借景消愁依然如是。这个人才辈出的时代里,决定你不会飞黄腾达,范仲淹、欧阳修、三苏、王安石、司马光、包拯哪一个不是才学斗藏,不是名垂后世。所以历史的缔造决定了你青楼歌舞宴乐的角色。关河冷落,不遇的你只能悲怀清绝,只能幽怨低唱。而江南的风雨终于孕育了一代骚客,花间词在他手上更新换貌,婉约在他的手上进入了中国历史。
  然而历史的塑造有时真的很自然。稍后的一位大文豪年轻气盛,前后官做杭州通判、杭州知府。意气毫发的他信手一挥,留下了“浓妆淡抹总相宜”的千古名句。勤于政事的东坡兴建堤坝,兴修水利,留下同白堤交相辉映的苏堤。后来偏安一隅的南宋王朝画院将苏堤列为杭州八景之首,这也许是天意如此。当代的一位散文家满怀深情地写了一篇长文,用来追念他曾经如何的游走苏州,或许当时的子瞻并不曾想到他会如此荣耀的进入历史。其实当他在黄州赤壁放吟时,已经注定会进入历史,进入到万众仰目的境界。东坡是我最喜的古代文人,无论文笔书法乃至个人修养,道德坚守,都是文士的丰碑。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这是何等的豪情,然而英雄生来孤独,仗剑报国,本你所愿,然而苟安的南宋并无用你之意。你意气奋发,只能独上高楼,天涯何处,人何处?远望去,沙场一派静谧。此刻的你忽然明白,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只是你的臆想,廉颇老矣,早已不能饭矣。一声哀叹,怎能消那几番风雨,落红无处处,不知归路。斜阳外,痛拭英雄泪。
  在这个才人辈出的时代里,你终于出现了,巾帼不让须眉,确实如此。出生豪门的你并不熟知人间的尔虞我诈,人间的悲怀离合。可叹你那个只懂金石刻画的丈夫,可叹你那个懦弱不振的丈夫,只会夜里缒城逃跑。你忽然发现脸上无光,所以你站立长江,想起了项羽,那个致死不过江东的霸王。是的放眼当下,大宋的朝臣商贾们追随着赵构的皇船一路逃逸,目睹了太多的百姓冷暖的你,一路吟叹,却引来无数的碎语。你本是独上兰舟的柔弱女子,盼望着锦书遥寄的刻骨铭心。但是金国的铁骑踏破了中原,习惯了玉楼笙歌的赵构只得逃窜避命。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这是逼真的描画,是无奈的叹息,世事如此,匹夫能奈何,绿肥红瘦,谁知谁否?
  杭州西湖边上你是一道风景,激荡民族骨气的风景。历史最能体现真实,那个苟且的小人在你面前跪着,上千年。这是怎样的一段历史,是怒发冲冠的你直捣黄龙的英武故事,是小时候母亲背上“精忠报国”那四个雄壮大字。无论如何,改变不了现实的你改变了历史的记述,因为你,所以我们看到了岳王庙,让人看到了华夏的不屈不挠。我一度为你悲痛哀叹,一心报国的你是那样的奋勇当先,仰天长啸,壮怀激烈,这是怎样的底气,如今的我们只能叹息时代的不公,是跪在你旁边的小人,不是,是赵构,这个只会玉楼天半风送宫嫔的皇帝。到头来,天阙空看,匈奴依然猖狂。所以南宋注定被北方的铁骑踏破,否则如何面对你——岳王!
  
  2 秦淮梦断
  秦淮,面对秦淮,真有太多的想法。江南的烟雨在秦淮河上留下了中国迁客骚人太多的遗迹。乃至于可以称为秦淮散文双璧的《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决不愧于现代散文名篇。朱自清、俞平伯无论哪一位,都在中国文学史上留下这绝佳的位置,我阅读过多次,次次体会不同。记得去年,登临西安古城墙时,一时不可自已,想那些风流人物都随风雨东去,岁月年轮的转动早已忘却了秦时的明月汉时的关,唯有那些兀自遗留的砖瓦诉说着过去。而今的秦淮结合依然如此。这是历史的宿命,无可变换。
  其实,秦淮的风韵在我印象中更多的在明末之后,而非南唐南宋。明末之后的秦淮河可谓名士云集,秀丽中藏。是史可法、复社文人的反清复明,是柳如是、李香君、董小宛、陈圆圆等“秦淮八艳”的巾帼须眉,是“明末四公子”的风雅比兴,是蒲松龄、吴敬梓的愤世嫉俗,还是孔、洪等人的昆曲绝唱,还是现代中国的解放风云。
  在这其中,我一直衷情的莫过于昆曲的《桃花扇》。这是一曲悲歌,听来无限怅惘。莫愁湖鬼夜哭,在琉璃瓦片中想到曾经故去的汉家宫阙。这是如何的悲愤,有时如何的幽怨。流落的汉族文人在中国独有的儒家品格中坚守着自己的家国梦,而那曲桃花扇,正是词曲里的“哀郢”。昔日的屈原听到秦朝攻破了楚国的都城郢都,绝望中唱出了《哀郢》,孔尚任看着昔日的风华盛茂意义远去,想到了本为柔弱女子的李香君。昆腔独有的唱腔更把家国的仇恨遗憾演绎的淋漓尽致,一曲桃花扇,百年家国梦。
  其实这是一个掠夺女性发言权的时代。而在这个时代里秦淮八艳改变了中国历史。记得又一本书名叫《秦淮八姬》,我看到的当时总觉得不合适,为何不称呼为“秦淮八艳”,虽然是一字之差,但是态度完全不同。或许有人觉得不必抬的太高,但我是宁愿把她们抬高,招来批评。
  其实,我们甚至没有资格去批评她们,有人说红颜祸水,但是西施作为一女子,舍弃了深爱的人,肩负着越国数万万民众的家国大恨投往夫差。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是的。但是你越国给与西施恩惠了吗?你给与了多少。在权力、地位都在男性占据的时候,家国的义务西施可以不顾,因为没有享受到权力,为何要付出呢?但是西施去了,而后颠覆了吴国。秦淮八艳依然如此。姑且不论柳如是、李香君等人的仁志大义,就陈圆圆而言,李自成、吴三桂本就没有给与她地位,只看作工具而已。一个看作工具使用的人能有多大的能耐来协助所谓的玩明英雄来反清复明,而明朝并没有给陈圆圆保证什么。中国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本没有滴水的恩泽的柔弱女子为何来为你们——所谓的反清复明的志士服务呢?
  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固然这是千古不变的言语,但是当一切的东西在现实面前成为泡影时,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现实的处境。身为女子的李香君表现得最为壮义。是的,我们可以放弃赞扬,但是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批评,她们能出泥而不染,至少不为满清效劳。而我们的那些明朝重臣们,却是怎样的景象呢?
  所以我一直想象着投落顺治的洪承畴、钱谦益、吴伟业之流看到虽为歌姬的柳如是、李香君众人作何感想。
  这就是品质,说来真让当代的我们汗颜,惭愧。
  


[2009-06-29]

  


"关中城阙,江南烟雨"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3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