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华文漪、钱熠,《牡丹亭》下的流亡
作者:焦宗烨
(994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在一个特殊的时刻,华文漪踏上了出走的旅程,带走了昆腔,却也把昆腔带出了中国。
这个实践很难,一个世纪之前,有一个名叫辜鸿铭的老头子宣扬辫子、君臣,有一本书,事关中国,却只是英文著作,很是无奈,在东瀛叫做《支那人的精神》,后来的过人才翻译为《中国人的精神》。

而《牡丹亭》真正走出世界的应该是华文漪出走十年之后的又一次出走。一如当日,很悲壮、却也很是无奈。上昆的种种闹剧仅仅算是昆曲走向世界路上的一次伎俩。

这个闹剧不要紧,重要的是逼出了陈士争远走纽约,也走出了国粹进入世界中心——美利坚林肯中心的盛世华章。钱熠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帮派的牺牲者,在上昆的道德大棒下扣上了“卖剧、卖国”的帽子。但是在美利坚、英吉利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基督箴言报》和《泰晤士报》 里钱熠成为世界级艺术家,“钱熠有光芒万丈、无可匹敌之魅力”、“由她看出,传统中国必将重现于世界”、“她必将是这个时代的艺术中心”、“她展示了一个伟大历史故事的真实,演绎了一个时代得精彩”……从这个时候,《牡丹亭》走进了世界的眼球,这是一个辉煌的开始,却也是一段很不华丽、甚至极其无奈的转身。

当远在欧美让《牡丹亭》走进世界的顶尖艺术舞台之上时,中国的上昆开始上演第二幕戏剧。在第一幕的上昆、陈士争之争中,上昆利用政治、道德的藩篱强制的上演了一场闹剧,很恶心,但是很真实。陈士争、钱熠巡演欧美成功之后,上演的第二幕更具传奇色彩,钱熠从此不能回国,背叛的帽子很重,扼杀的不是一个艺术才女,是整个昆曲。

舞台上的姹紫嫣红、雨丝风片,世间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恍如魔咒,困扰了七十年前的阮玲玉,也困扰了1999年的钱熠。那个为了张扬个人的 情爱而誓死不渝的丽娘舍弃了家人更毁灭了儒家道德里无名的大棒,挥走了明末士子喜好空谈的恶习,更验证了明王朝偏执理学、心学的误国误民。这是一个时代的 顺势转变,是一声惊雷,炸响在十六十七世纪阴靡满布的中华。

钱熠在敛容欠身向起立并以热烈的掌声向《牡丹亭》及创作群体致敬的欧美大众之后,悄然隐没,没了鸟语花香、雕栏玉砌,远在故国的亭台水榭早已成为过去,这个有“小华文熠”之称的才女走出了宫中的实现,似乎是已经融入了你方唱罢我登场的繁华纽约。然而多年后的一生哀叹又带来了无数的因缘惆怅“没有青春期与困惑的”,当初的决定,只能是“迟来的青春期作祟,改变后半生而已”。

中国文字太伟大,字里行间的情绪不需要表达的太明白,难得糊涂,糊涂就好。上昆那些因为她的离去而走上舞台的人肯定是夙夜担忧,唯恐某一日道德大棒消弭于无形的时候钱熠回归而自身不保。

据说2006年钱熠曾经问路,回复是“决不可能”。问路之后,钱熠因祸得福,与华文漪拜师,演出了一场《小宴》。钱熠本良玉,可惜无土润。此次之后的钱熠业已而立,大陆戏迷眼中的钱熠似乎已经渐行渐远,而今后钱熠是否能如丽娘般“还魂”,似乎杳无可知。

只可惜,上昆《牡丹亭》之争,玩了政治,弄了剧中人,耍了《牡丹亭》,而终伤了国粹,失了人心。

物竞天择,看似归期未有期,意欲何为,异域何为?



[2009-10-18]

  


"华文漪、钱熠,《牡丹亭》下的流亡"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9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