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要览
作者:阎高升
(817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要 览 (部分文稿)

夫太阳、少阳之人者,木之华,而日之表也。是以其为人也,多张而不驰,开而弗翕;知进而不知退,知显而不知隐;其锋芒易露而难藏,其果于行而寡于虑也。故其行易挫,其遇易反。如是,则其行难远,而其道难达也。果明于此道,而达于性情之元者。则必自反以敛情,行复以应中矣。如此,则其道大光,世受其享,贵达且康,百世其昌矣。

夫教者,有正教焉,有至教焉;正教以名、以正;至教以善、以爱。

夫情理之为文也,益简而不益繁;事迹之为文也,益繁而不益简。理简则达,繁则纹,纹则乱,乱则丧。情简则真;繁则娇,娇则过,过则伪。事繁则易晓,简则寡知矣。夫事者,时之功也,人时之会以成事,事成以著史,明乎此者,斯可以为史矣!

何出此言也!!子为道乎!为中乎!为正乎!为教乎!!夫道有名而无实者也,言道失道。道嫡于中,至中则隐,子何为此言也。中用而为正,正著其名,名著其行;名正而行成者,一也,子之不达于一,亦远矣!正失则教立,子之教者,何也;拾言以成辞,袭理以为道,以此为教乎!!其施之也悖,其求之也妄。

察人于无形,则莫失其真;察人于有备,则斯著其伪。

夫侈言必分,分则伤本;本之所殃,以及人身。
格物者,与天地一其思,与鬼神同其虑,衍之以致化,类之以方物,纳之以向道。
诚者,与天地同其得,与鬼神和其化,与阴阳一其变,与四时错其行

夫鉴玉之要有三,曰气、曰质、曰色;气欲淡,质欲润,色欲素;气为上,质次之,色为下;集是三者而有之者,则足可倾城倾国矣!!夫赏玉之要在观其质,和其意,度其技;意为贵,质次之,技次之;贵意者,贵其一之也,一之也者和于道者也,故君子贵之;又玉非人不彰矣,而意非人不至,是故君子贵之。夫赏玉贵质,藏玉贵时;时去而不复,故易珍。

非孝不亲,非诚不至,非物不知,非中不正,非信不立,非道不达,非德不广。

夫太阳之人,气充于外而虚于内,故内静而外动,外动以应而成方谓之术,术和于礼谓之艺。艺形于身谓之舞,形于声谓之歌。

夫业余则气闲,气闲则神寰,神寰则志凝,志凝则辞畅,辞畅则文华

夫物之相摩而鸣,相荡而声,故声者,物之所动而应之以成方者也。是故其质轻者,其声清以越;其质重者,其声混以沉;其质坚者,其声铿以厉;其质柔者,其声温以和。

菩提观自在,自在不菩提。若为菩提故,是留名相执

法恩常在,善念主心,大执是于,如来安求

巨以临常则生疑,疑形于名,名和于行,行以类相应,则疑事化真,而实情隐矣。

不知时者,不可与言志。夫志有三焉,曰小、曰中、曰大。小志恃力恃己,中志用人用智,大志本天因时。非圣智其孰能知之!

夫大道肇始,阴阳立仪,三才设位,人诞而物举,圣作而材用。天地人,木石金,各以性分,每以宜判。木者,益于取而难存;金者,难以得而便用;兼而有之者,其唯石乎。故圣人中取而道达焉。
玉者,石之君子者也,故君子取像于玉以自比焉。温泽者,仁也;缜密者,智也;廉而不刿者,义也;垂之如坠者,礼也;孚尹而达者,信也。故君子上择而德彰焉。

余每读及丧礼,始知古圣之过,亦远矣!何则。夫理过则僵,情过则滥。丧礼其过情何远也。习此以临丧,吾知其必失真著伪矣!!礼(理)居中以替情,故也。

夫入道有三。孝诚,悟,格物。所本者皆天性也,得之者各以其类成。明夫诚、达乎孝者,其足以通乎人伦之始矣!!诚者成也,孝者效也。非明其道者,其孰能知之!!孝诚成于内者也,是故其必反己以达始,反己以知人,达始以要终;知人故人情不失,明始以要终故功成。格物成于外者也,夫物各以性分,以缘聚;缘聚以成类,类类则自反,古人辑之而道阴阳。悟者,无求于内,无求于外,放身于天地之间以自成者也,故其道至正、至大。

又儒所由者,周也。知周以知儒,明矣。史者事也、始也,事以时会,以理至,以人作。未有弗知其所行事而知人者也,未有弗知其史而知其事者也,未有弗知其始而知其末者也。

夫道生而为时,时功而为事,事记而为史。未有不审事而晓史者也,未有不明时而了事者也,未有不知道而合时者也。

或问:习经?曰:夫经者,道之文也。如此则所入之有二!或以理入,或以辞入。盖以理入者,必资于道矣,无道则理弗可通也!是故以理入者也易,然其所资者也难;以辞入者,必资于字矣,无字则辞弗可明也!是故以辞入者也难,然其所资者也易。学者或以理入,或以辞入,以理入者一其气、坚其意、恒其心全之者为上,再而三者次之,散而慢者次之;以辞入者散其虑、缓其气、节其声诵而习之者为上,默而志之者次之,散而玩之者次之。明于此者,斯足以为学矣!!

学不由己,妄学也;教不由人,妄教也

学之不可及者,其唯道乎。夫道者,隐而不障,虚而不著;高不可际,深不可测;张之而弥于六合,约之而不盈于一握;至大无外,至小无内。如此者,学焉至哉!学焉至哉

上教者以天,中教者以人,下教者以己。

智不智,何智之有;贤不贤,何贤之有。

古之人,贤者扬之,智者进之;所举非止于其亲也,所弃非仅于其恶也。其至公也如此。今之人反此,今之所举非亲及师,今之所去非异及恶。

或曰:子之不言道、不解经者,何也。曰:夫道者始于一,是故万物以分。夫一者,言之惟恐其多矣;故名之以无(空),然无(空)之为名也,惟恐其为赘也,故古之圣者,皆置之而道阴阳。夫经者,道之文也,非有道者弗达矣,解之何益矣;果有道者,解之,则斯成其累矣!吾何为之哉。

果若有志于学者,需先弃其名;名不弃,则实不致矣,实不致则学妄!故善学者无常师,此之谓也。

得人有三。曰:理服也,情召也,或兼而有之。此之谓正得,舍正而偏至者,鲜矣其有得!!

不能正行,而攻讦其人者。其小人於,非小人其孰堪行之哉!!

贤非自显者也,贤贤而贤而已!!

因言废人,不仁;因人废言,不知。圣人不因人废言,亦不因言废人。

君民者。有所敬,则民从;有所畏,则民服;无敬而畏,则民多乱。

或曰:今政所立者,何也。曰:其得生於。民为邦本,而民无过乎生也。得生而民立,民立则政存。然此不可谓为政之道也。至于犬马、鸟兽、虫鱼,何莫得生焉!!!然虽得之,不可谓政。若政者,上有礼,中有义,民有序,家有伦。天虫而不为灾,地动而不为害,人不私有,君不私行,民莫有挣。非此而不可谓政。

为道,民在其中矣!为民,道在其中矣!!舍道为民,而徒有意;舍民为道,而徒有器

攻己之不暇,何攻乎人哉!!如若攻之,吾从己。

或曰:闻子之言,有似佛子。曰:唯、唯,是何言、是何言,立今之世,吾非儒、非佛、非道、非耶,吾欲舍名以反实,故本于用,惟善是从而已矣!!苟可用之,何择乎有佛、有儒、有道、有耶哉!!
曰:主事者,必有容焉。无容,则不可以为主。
生乎今之世,吾何敢不自爱焉!!果有道者,必可不资言而知;果有德者,必可不废言而至。非道而德,吾何患哉!

名而言之,则非弗非;何也,准在人故也。言而无名,非则非矣,是则是矣;何也,准在己故也。夫以人之准,而揆之;则舍己以从人,舍己以从人者,斯为学可也。为师故不足以。夫以己之准,以揆人者,则舍人以从己,舍人以从己者,己则何有。己若果有者,论而明之矣,非卒言以为辞所达也。

夫教者政之余也,政不正则教尊。然政不正则民秧矣。尊教者其于教何!!其于民何。哀哉!!!国之不国如此夫。

夫道者唯一,则是愚何敢冀人之知哉,愚固是不己知也夫,愚固是不己知也夫。

或曰:西人其于后世何。逆天渎神;逆天无父,渎神无子;无父则难法,无子则弗继。此所谓虽强必弱者也。

或曰:今之国人,执西器以道古,吾未见其可也。夫假人之器以为用,其气焉在。气既丧矣,则身也随之而弊。西人之不德我,如此夫。以西论西,以中道中,可也;非时,弗敢以西道中。时乎,时乎。时之为大,至矣。非圣智其孰能知之

夫书者,随性以赋形者也.是故其清颀者,其字长而秀;其敦厚者,其字端而凝.其雄健者,其字劲而厉;其秀弱者,其字妍而美。

言之为用有三焉。曰广教也,曰博习也,曰遇知也;由是言之而论不与焉。是故古之圣人言而不论,教而不议,学而不争,遇而不求。今之人相去何若。以此
玄野先生月阅。先生所言去道远矣,道者体之本也,本者用之根也;是故道者事之准而已矣!!行事而无准,吾未见之其可也。此犹衡之为用,衡弗至于用,其如衡何,衡果至于用,其于人何。用之为用,相与为用。道而虚,其为准故公;道不虚,其为用故达。此道之为大者也。先生之于道,名而已矣!!戒之!戒之!

英格历斯愚弗知也,唯晓一二之文言。夫文言者,言之为文者也。文以饰言,言以明意,意以彰志。仅此而已。所谓玩者,非愚所知也。愚非敢轻志以为玩。此有辱先生之鄙意矣

或曰:何谓医。曰:其正欤。曰:敢问何如。曰:非正何医,夫正者,阴阳各安其位者也。如政之上下矣,上下不失,是为政之方也;阴阳不失,是为医之方也。故古人曰:上工治国,此而已矣。

或曰:史言夫子至周而问礼于老子,老子敬而告之,礼别于广门之外,而后夫子门人益进。何也。曰:非也正名乎,夫舍名何行。今天下其去子也远矣,吾欲有所行,又何至焉。悲夫

或问治。曰:其意与技乎。意用则神复,药用则身正。犹政之礼、刑乎,礼以行之,刑以防之。二者不失,是为治道。

行者用(事)之体也,智者用(事)之器也。然主事之者或乏焉,而助之者或足焉,然智不虚行,故必资之以言。夫言者,明意也,意以明智,智以资用,如此而后则百事可为,世功可建也。

行之以实,则事可成、功可建,然工事不度其废也侈,故君子思之以为方,虑之以为法,度之以为制,校之以为则。如此则行不失度,事不两成,功不靡废矣。

故智者之以为言也,不敢浮于辞、粲于章、美于文。以为事必有理,功必有主。若不谨度,则其何可成哉。

是故智者之有遇也,必遇之以言,为之以谋,度之以事,建之以功。如此而后则行可成,名可立。然智者之不遇也,则其日与众处,和合以道行,优游以适情,易言以为用,默然以卒岁。故曰:智者之贵言者,此乎

中顺上则弱,弱则萎;然萎可复,故可久。西逆上则强,强则暴,暴则崩,崩则亡。如此言之,泰西之不可久,而中之必兴者,此乎

耶以众立,众以戴天;耶之可久若此

不知名,无与言

夫名者,义之用;而利之刑也。可不知乎

古之权也,以度德;今之权也,以量力

所谓善教者,因才而授;不善教者,因己而施。

夫学有三,而今学不与焉。曰先天,曰中天,曰后天。先天之学以天地为师,中天之学以人为师,后天之学以师为师。后之先也,师以导之;后之后也,己以修之。成不自成,是以无成。此之谓也。

侮神者伤身,伤身者无后。西、马、列、毛之无后,也宜。

圣人者,道鬼神以为民极,民名焉而后心恪、行端、为方矣。鬼神之佑,于是乎其极矣,圣人寓诸庸,其隐微若此。

古之言利者,利民也;今之言利者,利己也。

中者道之生,正者中之用,公者正之性,义者公之行。

或问儒。曰:本仁。曰:非仁何儒。

鬼神之道,其大矣乎。圣人之利民,于此而至矣。

圣人之教。始于孝,中于礼,止于鬼神。

三取一余二以和中,此之谓大和之道。

道为德之下,而为法之上;德以得人,道以道行,法以度量;形而上之谓德,形而下之谓法,而道为之枢。此之谓正

天地者,无动不生,无静不恒。物因是而成,人因是而形。

或问道儒。曰:道一至而至于中,中一至而至于正,正者政也;儒承周,周成于正而达于文。此之谓乎。

或曰三代执中以与民,后之人失中以入情,诗词歌赋于是乎兴焉者何也。

曰:无道不中,虽然去中而行之者,必偏矣。或偏于理,或囿于情。夫理者隐而难知,难知则不民,舍民不祥,是故古之君子,去理以入情。夫情者,中之次也,显而易晓。古之人,弗中以道情,犹不舍民者,如此夫。今之人寡矣!!

或问孝。曰:和于情,顺于理,争于义。

或问仁。曰人人。曰:敢问何谓也?曰:吾人也,彼人也;非人则于己何有,恶人则于己何免。言己而道人者,其不谓仁乎。故曰:人乎仁,不人乎不仁。

或问义。曰公而与之。曰:如此则公者义於,义者公於。曰:非也,公者义之本也,义者公之用也。夫义之行也,无私则和于众矣!民一是而宁。

或问礼。曰:礼者理也,所谓尊道而行者也,此之谓上礼;上之所行,而下民尊而行之者,其古之所谓履乎。

吾未见无仁而称之者也;无仁而名,其害滋甚。

或问智。曰:人之贵,其唯知乎。知己之为人也,如此则非知,何谓。

或问信。曰:信之用大矣!!信以和众,和以合道,故可以久。夫非信其孰能和之者哉!!

或问伪。曰:过于情於。曰:何谓也。曰:情者性之出而心之动也,内外和之谓真,外过于内则斯著其伪矣!!曰:何如斯则不过乎情矣。曰:己不过乎身,家不过乎亲,国不过乎人。如此行之,庶几近之矣。

或问善。曰:圣王善政,庶民善行。各以其所处处之,善之善者也.

不敬而畏,吾未见其可也。


发布地址: http://www.rjfx.net/dispbbs.asp?boardID=8&ID=7533&page=3
: http://www.yuandao.com/dispbbs.asp?BoardID=2&ID=33992&replyID=&skin=1



[2010-05-02]

  


"要览"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7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