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乡音乡韵最关情
作者:徐国强
(828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读陈志泽的《读泉州》等

翻开内地作家陈志泽先生的散文和散文诗名作《读泉州》,迎面扑来闽南大地晋江两岸浓得化不开的乡音和泉州古城悠远厚重的乡韵。

从泉州市内的幽街僻巷,到滨海小渔村鲟埔的蚵壳厝;从豪放壮烈的泉州啪胸舞,到万人空巷的“踩街”闹元宵。山,有清源山、紫帽山、九日山、戴云山……;水,有泉州湾、崇武岛、后渚港、蚶江村……,还有,惠安女的大海。古代音乐活化石“南音这一条溪”,在他的笔下汨汨流淌;现代“闽台缘”博物馆的中轴线,在他的思索中从历史走来。东西塔与他对视倾诉;刺桐城为他灿若云霞。民族英雄郑成功,在复船山上得到告慰;思想家李卓吾,故居里依然弥漫着氤氲的书香……。

他,在泉州这方肥沃坚实的土地上扎根,饱吸家乡母亲河的乳汁,又把自己的睿智和赞美奉献给家乡和家乡的人民。“读不尽的泉州”,写不完的家山,成就了他乡土文学上的一块丰碑。

志泽兄笔下泉州的山山水水,一草一木,一砖一石,不仅灵动秀美,而且蕴涵厚实。而更重要的是他把自己对这片土地深沉的爱和执著,在他的笔下源源流泻。他的文字不仅借景抒情,情景交融,让诗意奔放;许多时却一任感情的洪流汹涌澎湃,不可遏止,因而具有感人的力量。他把自己对历史和文化的思考,不着痕迹地融会于他那朴实无华的文字之中,使他的散文和散文诗,升华到更高的艺术境界和思想深度。

他在夜阑时竟然听到东西塔在对话和叹息!他认为“最撩拨人心弦的也许要算从晋中平原向它了望。辽阔平坦的晋中平原为一帮从南面归来的游子展开了无遮无碍的视野。近乡情怯,更那堪此刻东西塔深情远迎,默默注视!……”从游子归来第一眼看到家乡的象征就是东西塔,笔者概括了他与东西塔多少次对视和心灵交谈的肯定和疑惑:

“乡关的标志,这就是东西塔吗?
人格的象征,这就是东西塔吗?

无穷的美的创造与挺立,百读不厌的大书,亲密诚挚的朋友,这就是东西塔吗?”

最后,笔者不得不承认,“但直到如今,我只能从心里感叹,还是说不清、道不透东西塔静默的无尽……”

从游子的角度写故乡风物,动人心弦。既表明东西塔的内涵丰厚,“说不清、道不透”;东西塔在泉州人和广大游子心中的地位,也是“说不清、道不透”的。(《与东西塔对视》)
他对东西塔特别情有独锺。最近在《世界日报》上读到他长期积累、构思和反复修改的长篇散文诗《耸立》,更是受到深深的感染与震撼。这是一组多方位、多侧面而又深沉抒写故乡风物的作品,作者既写出东西塔的审美与审智的特征又赋予人生的思考、生命的体验,可谓抒写东西塔的鼎力之作和鸿篇巨制。我还从来没有读过这样有分量和富有艺术魅力的关于东西塔的作品。

从唐垂拱二年桑树开莲花建寺写起,到堆土建塔;从耸立、静默、对视、仰视、眺望,到塔门、塔影、风铃、夜晚、时间,文章几乎全方位多角度地讴歌东西塔“耸立”的风骨和生命的热烈。最后一节用“一位老华侨的话”,写东西塔是游子“生命生长的根部”,是“故乡母亲无限柔情招摇的双臂”,游子“紧紧依偎,任凭母爱潺潺,荡洗我心的每一个皱褶”……。把东西塔之魂写到极致,把澎湃的激情推到最高潮也最深沉。

他还继续一贯善用拟人化的手法,对景物注入生命和活力,从而表达自己的感情和哲思。如他写刺桐树。“她那么绚丽,那么妩媚,枝柯上却长着密集的刺!”从这些刺,作者突然话锋一转:“泉州民间传颂的关于她英勇抗敌的传说故事(指刺桐树参加沿海民众抗击倭寇的战斗-笔者注),令我感动,令我心喜!”描述性的文字注入了富含传奇的色彩,有力地印证了“刺桐树又是令人叹为奇观的神奇的树。”(《刺桐、刺桐城和泉州》)

他写清源山的树。作者说到一棵洋蒲桃树时,很自然地联想到:“二百多年前施琅将军从台湾将它移植过来。它在这儿生长得很好,这里的气候土壤本来同台湾没多大差别。一道海峡水滋润着紧紧相连的土地。”在这里,景物、历史、现实和情感的交会,达到了水乳交融的高度统一,增强了文字的深度和张力。(《清源山手记》)

他在戴云山满怀喜悦地走向红豆衫林,“任凭它们斑斓枝叶的摩挲,体味它们快乐的颤栗和深情的倾诉。”(《戴云山风水》)……

像这样的文字和神来之笔在志泽兄的散文和散文诗中比比皆是。《读泉州》,不仅给人一片故乡神奇的山川人文,而且让人们得到美妙的精神享受,也增长不少历史的和现实的知识。就说那些蚵壳厝吧,年纪大一些的人见得多,但总会以为那是先人们因地制宜,用家乡的蚵壳砌成的房子,殊不知那是千百年前的宋元时期泉州开始兴盛的“海上丝绸之路”以及后来的郑和下西洋,船工们在回程时为了增加船的重量以抵御海上的风浪,用异乡的蚵壳压舱一船船从遥远的地中海沿岸或非洲海岸运回来的。

正如原中国散文诗学会会长、福建作家协会主席,已故著名诗人郭风先生评价说“志泽同志不仅仅满足于使作品里充满着泉州地区的色彩、情调和声响等,……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在表现独特的乡土生活的同时,也贯注了深刻的思索,许多作品达到情、景、理的交融,这是十分难得的。”又说:“志泽同志的作品显得丰富多彩,又出现作家对于人生、社会以及文学创作等现象的哲理思考,这就使得他所作的各种文体均见有独特的深刻性,使得其所作具有一定的生命力。”这些评价十分中肯。

乡音乡韵最关情。在家乡的一片片土地上行走,他说:“我的目光与太多太多的神奇相遇,惊喜之余,我不能不承认,我读不尽泉州。”“读不尽而读,我乐此不疲。”那就是爱和执著了。于是,四十年的“守望”和探索,四十年的“寂寞”和耕耘,终于结出了灿烂的文学硕果。

我从香港文友处知道了志泽兄的名字,而后结识,见面时又知道他还是我读书时的凌霄中学和泉州五中的学长,感到格外亲切。志泽兄是一位颇有建树的优秀作家,多年来已出版有《泉州漫笔》、《泉州随笔》、《陈志泽作品选》、《容易被遗忘的花朵》及《守望》等多卷本文学作品近20部。他现在是中国散文诗学会常务理事、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泉州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华侨大学兼职教授等。他谈吐文雅诚挚,中肯而又有独立见解,使我有相见恨晚的感觉。他告诉我读书要读原文,并鼓励我写散文诗。他认为鲁迅的《野草》就是散文诗的典范,但也不隐瞒自己的一些观点。他还对时下文坛中的浮躁之风不以为然,但却也不为己甚,显现了当下一个既有扎实功力又有一定成就作家的大度和胸襟。

2007年11月,志泽兄被由中国现代文学馆、文艺报、中外散文诗学会、河南文艺出版社联合主办的“纪念中国散文诗90周年”活动中评选为10位“中国当代优秀散文诗作家”之一。他在颁奖大会上发言说:“散文诗是寂寞的,因为寂寞,得饱尝艰辛。但正因为寂寞,她终究要走向成熟。寂寞的树将如期结出果实。”

祝愿志泽兄的文学之树硕果累累!

徐国强 2010年4月(原载《世界日报》)


[2010-06-19]

  


"乡音乡韵最关情"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6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