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古稀
作者:徐国强
(328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题记:歲月,一路任性,在我的額頭,深刻!

十年前,我寫了一篇《六十自壽》。白雲蒼狗瞬間事,十年人事幾番新。這十年變化確實很大,有必要再寫一篇。現在這篇小文章,就叫做《古稀》吧。
對我來說,十年前叫花甲、耳順;而現在已經叫古稀了,叫隨心所欲不逾矩。十年前做不到完全「耳順」,十年後一樣不能隨心所欲的。
我的生日日期還有些意思。十年前陰曆生日對應的陽曆日期剛好是7月1日。而今年我的陽曆生日,卻剛好是陰曆四月初八,即香港的佛誕。樓下操場上很熱鬧,有表演和浴佛儀式,寓有慶祝和洗滌心靈的意思。這是很有意義的一個節日,在香港是公共假日。雖然我對佛教沒有專門和深入研究,卻知道佛學博大精深,包含許多高深的人生哲理。佛祖肯定很偉大,不然不會有那麼多的信眾。芸芸眾生中的我,能夠和佛扯上一點點關係,不無高興。其實這樣的牽強附會令人發笑,追究起來,是沒有什麼關係的一廂情願。
十年前,媽媽剛去世不久。那種「子欲養而親不待」的痛苦曾經很長一段時間佔據了我的世界。我寫了《永遠的媽媽》,來紀念這位代表中國老一輩母親平凡而多彩的一生。歲月蹉跎,物換星移,不變的是對母愛的那一份眷戀。十年後,母親依然活在我的心中。我們剛過完母親節不久,而一個星期前,我又參加了一個由內地江蘇省淮陰地區舉辦的首屆淮港「漂母杯」散文詩歌徵文大賽活動,並榮幸地獲組委會邀請擔任評判之一。活動的主題是「母愛、愛母」。是啊,母愛、愛母,是中華民族優秀的傳統美德,是人類社會活動和心靈活動的永恆主題之一。在閱讀和評判參賽作品中,我被許多作品中歌頌母愛的偉大和報答母恩的真情所深深感動。
長江後浪推前浪,世上新人勝舊人。十年前,大孫女徐瑋翎才剛剛半歲多,現在已經讀小學四年級了。而緊接著又陸續有緯達、瑋彤和緯瑞出世。在今天,十個人的家庭也算是大家庭了。雖然沒有都住在一起,但他們每星期都會回來聚一下,特別是幾個小孩子,很喜歡來爺爺奶奶家聚會。正像母親在的時候經常對我們說:來的時候鬧熱七七(閩南話:熱鬧非常),走了就靜汨汨(閩南話:冷清)。看著孫子孫女們一天天長大,而我和老伴也就一天天見老了,人生規律就是這樣的。
現在的小孩子很聰明,兩三歲就懂得玩電腦、玩智能手機,自己懂得把電腦中的遊戲程式找出來玩。前兩星期兒子媳婦把退下來的一部手機給我用,我好像遇到新式武器一樣,需要從頭學起,到現在用起來還磕磕碰碰的,很不習慣。時代肯定是進步了!現在的許多小孩的生活條件很好,不少父母親對他們的學業很重視,但對如何做人可能引導不夠,我也知道自己有一點杞人憂天。
十年前,我還沒有退休,正是我工作的成熟期,有一點小小的成就感。我的主要工作是技術管理和「化學反應」,公司生產車間、實驗室和同事們是我最主要的活動圈。現在,我已經退休近四年半了,沒有工作緊張的壓力,日常幫做家務外、朋友們聚會和耕耘文字成了我的興趣,家庭、同學、文友是我主要的朋友圈。我追求不多,盡力做一些應該做、喜歡做和做得到的事。
退休後這幾年,明顯的感覺精神欠佳,身體一年不如一年,每年都有新毛病,而且不是小毛病,不知道什麼原因引起。其實,一部機器,咿D了幾十年,許多部件都會磨損,有的螺絲也可能松脫,需要不時維修保養。這個道理我懂,我平時對健康問題還是有注意的。不韙疾嫉醫,必要時看醫生、服藥,注意飲食和鍛煉,儘量保持好心情,然後就是順其自然了。
我一直是一個文學愛好者和業餘寫作者。文學使人高尚,是人類文明的精神食糧,而創造這些精神食糧的人們也必須是高尚的。十年前,我剛進入香港文壇不久,是一名文學新兵。我寫得不多,一年大約兩萬字,勉強可以向自己交差。部分文章,也能得到同仁的認可。我認為自己也許可勉強達到三流作家的水準,已經很滿足了。我並不是不想上進,而是覺得自己只是這個料。這樣想,也這樣認為,所以壓力不大。
我知道年青朋友不能有這種想法,年輕時是奮鬥是向上的時期,和年紀大了不一樣。
文學水準可以是三流,但做人必須儘量一流。這幾年在香港的一些文學圈裏也掛個「一官半職」,都是文友們推薦的。我一貫沒有「官癮」,又推不掉,只好「恭敬不如從命」。比如去年有一個小型文學團體「香港書評家協會」改組,幾個文學前輩推薦我出任新會長,推了幾次,也是推不了。這些沒有任何報酬的民間「官職」,雖然要辛苦些,但也許是朋友們對我的為人的認可,所以對自己也算是一種欣慰。
潮漲潮落,聽不到昨天的濤聲。人生七十個春秋,不容易!可以寫應該寫的事情太多,遺漏的哪些,散落在走來的路上,再也找不回來了。

徐國強 2015年5月寫於香港


[2015-11-22]

  


"古稀"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6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