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拍遍栏杆酹滔滔
作者:刺桐子
(165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登武昌黃鶴樓小記

1969年秋冬,由於林彪的第1號命令,北京所有高等院校都必須疏散到外地。12月,我隨學校疏散去安徽安慶,途經武漢。那時武漢沒有黃鶴樓可登臨,許多人都很失望。我們這些「風華正茂」的學生,只能去看看長江大橋和遊東湖,品嘗「武昌魚」。
歷史上黃鶴樓最後一次塌毀是清朝光緒十年(西元1884年),遺跡上只留下一個銅鑄的樓頂,此後就沒有再修建。所以,1927年毛澤東主席來到武漢,寫下了著名的《菩薩蠻•黃鶴樓》詞時,也沒有黃鶴樓可登,只在蛇山上憑弔了一番。因此有「黃鶴知何去?剩有遊人處」之句。1956年他再次來的武漢,在長江裏游泳,黃鶴樓也還沒有重建。
黃鶴樓是武漢三鎮最重要的歷史勝跡和地標,是我國江南三大名樓之一,歷史上被譽為「天下江山第一樓」。沒有黃鶴樓的武漢,該會顯得多麼的憂鬱和惆悵。
1981年黃鶴樓開始重建工程,1985年建成,人們整整等了101年,才能夠重新見到黃鶴樓的英姿。2012年5月,我再次來到武漢,終於登上黃鶴樓,了卻四十多年來的一個宿願。
據史書記載,黃鶴樓始建於三國時的西元223年,距今已近一千七百多年。三國初期,孫權築夏口故城,「城西臨大江,江南角因磯為樓,名黃鶴樓」。黃鶴樓雄踞蛇山之上,扼大江而俯荊楚,景色奇絕,但當時這裏是作為軍事用途的。後來三國歸晉,這裏成為「遊必於是,宴必於是」的登臨勝地,歷代文人墨客,達官貴人,乃至平民百姓,凡來到武漢,都會登樓一遊。
及至盛唐年間,崔顥登臨黃鶴樓,寫下了千古名篇《黃鶴樓》,詩仙李白來了也想寫一首黃鶴樓的詩,可當他抬頭看見牆上崔顥題的詩時,不禁長歎一聲:眼前有景吟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崔顥有詩句「黃鶴一去不復返,白雲千載空悠悠。」從此,「白雲黃鶴」就成了武漢三鎮的代名詞,而李白擱筆也傳為詩壇佳話。
樓以詩文而揚名,詩文因樓而彌久,自古皆然。詩仙畢竟是詩仙,胸襟豁達豪放的太白擱筆也只是暫時的。他後來寫的《黃鶴樓送孟浩然之廣陵》中的「孤帆遠影碧空盡,唯見長江天際流。」詩意悠遠,尤顯大氣。
順著斜斜的道路,我們從東面上山,經過千禧大鐘,米芾拜石雕塑,崔顥詩文石刻,擱筆亭,終於看到了巍峨聳立的黃鶴樓。眼前的黃鶴樓,向東這面底層的牌匾寫著「簾卷乾坤」,最上層牌匾是「楚天極目」。來到樓下,外牆仿木牆壁、門窗髹的大紅油漆已經褪色泛白,倒是造就了古樸的外觀。一副通層高的狂草大楹聯吸引了我的眼光,也許是字太草,又也許是我太笨,兩邊上半截幾個字竟然同時都讀不出來,好在下半截的幾個字都能看懂,也能自成一副聯對,頗有意思:「唱大江東去也,看黃鶴再來兮」。
從東面繞到西面,是樓的正門,因為最上面的第五層的額匾是「黃鶴樓」三字,底層的額匾是「氣吞雲夢」,頗有氣勢。雲夢也是楚的代名詞。昔楚國宋玉有《神女賦》,寫他與楚襄王遊雲夢澤(另一說是遊高唐,應楚襄王之請而寫),與巫山神女邂逅的故事,撩人遐思。
進入底層大廳,迎面照壁上是一幅表現「白雲黃鶴」為主題的大型陶瓷壁畫,兩旁立柱上懸掛著長達7米的楹聯:爽氣西來、雲霧掃開天地憾;大江東去、波濤洗淨古今愁。四周陳列了許多有關黃鶴樓的史料文獻和繪畫。依次上樓,每一層又都分明暗兩層,每一層大廳內都有不同的表現主題供人們參觀欣賞。如第二層大廳正面牆上,用大理石鐫刻了唐代閻伯理撰寫的《黃鶴樓記》。閻伯理好像沒有什麼名氣,連生平也沒有記載,但他這篇二百多字的短文卻是最早記述黃鶴樓的文章,記述了黃鶴樓的巍峨外觀、興廢沿革和名人軼事,突出黃鶴樓的歷史地位和價值,表現了他對山川自然形勝的熱愛,是一篇記述文的典範。最上層大廳裏有《長江萬里圖》長卷等。而每一層也都可以走出外面圍廊,俯覽四周景色。當然,在最上層的圍廊上眺望萬里長江和武漢三鎮的景色,是最佳的選擇。
登上最頂的第五層,走出圍廊,扶著欄杆,初夏的江風臘臘拂面,心曠神怡。眼神先是接觸到樓四周的眾多飛簷翹角,恰似黃鶴展翅,淩空飛騰;樓屋面一色的金黃琉璃瓦,在陽光下斑斕絢麗。啊!眼底下的長江大橋,雄渾,恢弘,橋面上車水馬龍,不愧為天塹通途;遠眺長江,江北岸龜山上的電視塔,一枝獨秀,直插雲天;現代化的樓群,影影綽綽,參差錯落;這些都是崔顥、李白沒有見過的新景觀。眼前煙波茫茫,分不清哪一座是晴川閣,江中心的鸚鵡洲早就不知哪里去了。滄海桑田,正所謂:「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
在圍廊上默默轉一圈,學著稼軒登建康賞心亭把「欄杆拍遍」。稼軒拍欄杆是對國事維艱的憂慮和報國無門的悲憤。我輩拍欄杆是追慕先賢的高風亮節和心潮不能自己而發。
回過頭來,還得說一下前面提到的擱筆亭。這擱筆亭取意於「崔顥題詩,李白擱筆」的傳說,亭前柱上也有一副楹聯:「樓未起時原有鶴,筆從擱後更無詩」。我覺得這下聯雖有讚歎調侃的意味,卻是過分了些。先不說李白並沒有真正擱筆,後來也來這裏登臨的白居易、賈島、陸遊、張居正等人,都先後有詠黃鶴樓的詩文傳世。
鄉關幾度夢崔顥,孤帆千載思李白。拍遍欄杆酹滔滔,大江茫茫又一代。余生也晚,一時興起,胡謅幾句,是為登武昌黃鶴樓小記。




[2015-11-24]

  


"拍遍栏杆酹滔滔"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21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