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初踏枫叶国(六)
作者:爽英
(2430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已有2条评论->请读
七月一日

七月一日是加拿大的国庆日。早几天电视台就开始播放有关的内容,一首“I am Canadian”的歌曲整日轰炸。我们对此很好奇也很关注,BILL说看看加拿大是如何进行爱国主义教育的,“爱国”在这个移民人口占48%的国度是如何传递和生根的。在这个纪念1867年加拿大成为联邦的特别日子里全国放假三天,各类的活动也是精彩纷呈,“龙舟比赛”、“同性恋游行”以及丰富多彩的文艺演出早在一周前就拉开序幕,大家忙着外出渡假、观看表演,甚是兴奋,电视上播放着街头的即兴采访,不少人载歌戴舞,争先恐后跑到镜头前大喊“I am Canadian, I love Canada”。面对狂热的人潮,我们象是局外人,很麻木,没有兴奋、没有激动。有件事很奇怪,几天前电视就播放通告,七月一日“酒店”(卖酒的商店)关门。这原本是一个多好的生财机会,搞不懂为什么。这里买酒要到专门的商店,里面单啤酒就有上百种,各色的包装、各款的瓶子可以让你欣赏好一阵子,有次和BILL看到一瓶红葡萄酒,大瓶子有近一人多高,想起宫健生日老彭送的礼物,幻想着将来回国带一瓶,足够弟兄们喝上一壶。

七月一日清晨老爸打来电话说,“祖国大地一片欢腾,举国上下沉浸在节日的气氛中”,猛然想起,哇,七月一日正是共产党建党八十周年,实在可喜可贺!BILL和我也迅速跑去唐人街购物庆祝,听着街上播放高枫的那首“家里盘着两条龙,是长江与黄河,还有巍巍青藏高原是最高山峰”带着别样的心情投入人海。每逢节日,街头两旁总会涌现不少小商小贩,“纹身”在这里非常流行,只需在摊位前停留片刻,选一个自己喜欢的图案贴在胳搏或其他醒目部位,就会成为亮点。不少人喜欢中国文字,将一个漂亮的中国字贴在身上更是一种时尚。这是中国传统文化对他们的吸引,或许现在一切只停留在表面,中华民族更幽远更博大的文化精髓会让世人仰慕。说起写字,小到大父母教育“字是打门锤”,在字上还是颇下了一番功夫,只可惜这一“特长”极少发挥,上次去办SIN卡,老外对我一笔“涓涓小楷”并不欣赏,还善意批评,请将字写大,写清楚。我再一看他的字,实在不敢恭维,有黄豆大小,圆滚滚的,当时我不理解,后来发现这里的人写字都是如此,包括我的老师以及来加拿大的中国人,字母写得象我们常在广告栏里看到的“幼圆体”,写清楚是唯一目的,渐渐地,我发现自己的英文书写也很有点加拿大味道了。

前几天看书才知道,原来被中国人民爱戴的白求恩大夫,在这里由于种种原因直到1972年才被加拿大政府授予“Canadian of national historic significance”,这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在他短暂的生命中,不仅参加了3次重大战役(包括两次世界大战),而且还是个不小的发明家,至今人们还在生产和购买一些他发明的医疗器械。了解到这一鲜为人知的文化背景,让我对他更是敬仰。半个多世纪过去了,那个他曾经不远万里来到的中华大地,已是一切和平、繁荣的景象。

七月一日已经进入申奥的倒计时,想起八年前杨澜落泪的情景,想起后来她的文章中谈到的那一瞬的刻骨铭心,想起可爱的杨澜再度作为形象大使代表中国出征……是的,北京不相信眼泪。八年前一句“开放的北京欢迎您”让世人了解中国、了解她的改革开放,从当时的一条环城高速到今天的四环路,从四合院到街头林立的高楼,从中关村到遍布全市的网络科技,日新月异的北京是世界上任何一个首都城市都无论比拟的。同处在申奥城市的多伦多则没有了北京的热烈而奔放,只有在繁华街道才偶尔可以看到申奥的横幅,市民对此也相对淡漠,民众的支持率也远不如北京。听说北京在“奥申委”来时加紧清查一些盲流,多伦多却不在乎,沿街乞讨的人也不在少数,第一次看到衣衫整洁的小姐坐在街头乞讨很不理解,后来也是见多不怪了,公园的长凳上有衣衫褴褛的流浪汉,地铁站也有演奏乐曲的残疾人,上课时曾经就此事与老师谈论,我说这也许是人的一种生活态度,老师不认同,她说大多数人是无家可归、无工作、无生活来源。这就是我们听说的高福利、高文明,世界上最适合人居住的十大城市之一?老师再次强调说要用你的眼、你的心去看周围的一切、去了解多伦从,而不是“听说”。

偶在“世界日报”上看到“海峡两岸长跑活动,第九站青岛有五千市民热情参与”的消息,很是激动,如果在青岛我也会加入长跑大军表达我的心愿,而远在多伦多,我们只能同千万海外儿女一道翘首期盼莫斯科的好消息,(是在莫斯科吧,我不确定)由衷地在心里喊一声“祖国你好,北京好运!”


姐姐传来了在加拿大时的照片,我觉得上面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我灿烂的笑容和一口“小黄牙”。这怪不了爹妈,似乎也怪不了我,只恨当时的医疗条件,生病吃什么“四环素”,给我们这些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人打上了沉重的时代烙印,对了我突然想起有书上将这个阶段的人冠以新的名称,不同与老三届,也不是新新人类,我记不清了,不过叫“四环素族”如何?很有代表性吧。现在有消协,我们这些人应该联名告卫生部,要求赔偿,物质上倒是次要,精神上应该大补。在知道某种程度上,拥有一口漂亮的牙齿比拥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还重要,这是我走出国门才痛感的,BILL还是聪明,在国内时就忙着洗牙、整牙,临走前我也跑到医院希望做个牙套美容一下,找了个经验丰富的医生,敲了敲说,“如果不是从事什么特殊行业,我建议就别整了,费时、费钱对你这牙未必好。”给我的感觉是“四环素牙”没戏,别折腾了。在国内,大家忙于一周一次美容,两周一次桑拿,目前已发展为“洗肠”、“洗牙”,的确,我们对牙齿的保护太少,其实这不仅关系到你的外表,也决定了你的胃口,你的健康。听说这里的牙医很挣钱,不用去体验,从街头经常可见的牙医诊所到报纸广告栏里必有的牙医诊所招助理的内容就可见一斑,中文的广告词里也都加上了“流利的英文”要求,看的出还是有不少老外光顾的。提醒各位,我们这一代的牙基本定型,请勿必注意孩子们的牙齿健康。

社区服务

加拿大的社区服务很完善,形式上有点象我们的街道办事处,内容却要丰富的多,基本以社区为中心点,覆盖周边几个街道。服务范围包括:新移民的安家服务、帮助找房、找工作、找学校,开设ESL教学、托儿所、咨询解答相关内容等等。服务站同时也是娱乐中心,大多建有游泳馆(室内外)、篮球场、排球室、乒乓球台、游戏室、阅览室、咖啡吧等,周末有讲座、PARTY,不少项目是免费的,如果愿意夫妻二人可以合办一张会员证,全年8元钱,免费参与各类活动。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的“幸福人家心吧”,当时我们的会费是全年300元,现在看来是高消费了,不过给人们提供一个“健康的、互助的、互动的活动中心”的初衷还是很正确的,只可惜这么大的事不是我们几个黄毛丫头能规划的。目前青岛的小区建设倒是有点社区服务雏形,如果能走出来学习国外的先进经验,一定会更好。来到加拿大,没有了固定的美容、桑拿,却有着天然的清新空气、广阔的活动的天地,免费的健身器材,给自己一份锻炼计划很有必要。要知道在国内,我们透支的太多,透支身体、透支知识、透支青春,整日游离于酒楼、饭店,觥酬交错间浪费了多少大好时光,那些你强做的笑颜、那些你伪心的话语、那些劳神劳力的争斗如今都已远离,只可惜远离的还有亲人、朋友,哎,人生就是如此,天地间最讲究平衡。

我住的街区正好在两个社区中间,两边大约都是7、8分钟的路,傍晚时分,披着晚霞、带上浴巾去游泳很是惬意,游泳馆里最多见的就是华人,难怪有人建议来加拿大的必备用品就是泳衣。

在社区的图书馆认识了我的印尼朋友谭,听说我刚到加拿大,兴奋地象个孩子,介绍花车表演、推荐湖畔渡周末,操着一口港味普通话:“同性恋游行这是真正西人文化,到加拿大一定要了解,要去看,不可错过、不可模仿”。后来我和BILL果真去看了,人山人海,远远地观望,也没什么出格、不规行为。“要练英语我帮你,要找义工我帮你”谭总是热情洋溢。留意到我总是一个人去图书馆,他多次建议我把BILL拖出来,多接触社会,BILL的个性你们了解,几十年养成了习惯也是很难改,他属于慢热型的,一切要自己去体会、去领悟。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成长轨迹和道路,不可强求。我是相信性格决定命运的,我从不同的角度去碰撞外界,广阔的天地也会给我无限发展的空间。前一段时间有一位中介公司的老板跟我谈起移民接待的生意,他已经租下一层楼,计划拿出半层让我做移民接待室,这个工作倒很符合我做饭店管理的出身,也与我对移民接待的兴趣相吻合,只是初来加拿大人生地不熟,每月千元的租金要提前支付,我多少有些顾虑,考虑一下也就做罢了。或许人生就是如此与成功擦肩而过,难说,谁知道呢。

装电话

在现代社会里,电话已经成为必不可少的工具。在国内,我们接触着最新的通讯设备,呼机、手机、商务通一个都不能少。而在加拿大,似乎只有电话最适用。找到房子迅速跑去电话局,这里没有电话局的概念,只是分散在市区商场里的电话公司,兼营手机、电话机等业务,类似我们“当代商城”里的电信服务窗口,我和BILL自作聪明地跑到洋人公司,结果身为电信行业的“专家”,一堆专业术语多少有点让我们迷糊,惭愧、惭愧!四十几平方的营业厅内,服务生五、六个,黑人、亚洲人(只是长着一张亚洲脸)、白人,态度不好不坏,不温不火,初装费55元,上网要买一套专门的软件,几十元不等,服务项目任由你选,如此简单的程序,以我们等待了十几分钟,麻烦还在后面呢,当时我们还没在银行开户,不能刷卡、不能交支票,200元押金只能去办Money Order,初来乍到,我们对此一窍不通,先在提款机前排队提钱,4台机器只有一台前排着长队,足足有二十人。在加拿大银行门口、提款机前排队是司空见惯,颇令人费解。提钱是绝对隐私,一个挨一个,保持着2米的距离,只有耐心等待。拿到钱返回电话公司,工作人员只是摇头,他们不收现金,必须要到邮局去办理Money Order,只好拿着钱再找邮局,把钱变成Order汇过去才算完成。真可笑,居然给钱不要。

不知从什么地方听说在国外当天申请电话,当天即可通话,这也是道听途说,反正多伦多不是如此。电话公司的接线员三天之后在我们的催促下4点多钟终于露面,自己开车、持着IBM的笔记本电脑,楼上楼下、楼里楼外转了一圈,推说比较难装,今天已到下班时间,明天再见。原来外线还没到户,这是什么鬼地方,如此落后;下班又如何,不干完活是不行的,这要在国内早被投诉了。中国电信的日子真是不好过,尽管服务、管理都有很大的改观,可是老百姓不买帐,网上、舆论还是一片叫骂声,真是为他们叫不平。“老黑”(这样称呼是不是不礼貌,绝没有看轻他们的意思)倒是很守时,第二天一早就来干活,一阵忙活后,大功告成。终于可以打电话、上网,隔着万里的太平洋也不再遥远了。

先到这里,休息一会儿。
Sharon


[2002-05-01]

  


"初踏枫叶国(六) "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2 意见 | 搜寻讨论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Re: 初踏枫叶国(六)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Tuesday, January 10 @ 19:48:18 MS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Re: 初踏枫叶国(六)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Tuesday, January 22 @ 21:51:45 MS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Who's Online
目前有 12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