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酒醉须尽欢
作者:海秋
(1911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一天和朋友在oicq上聊天, 我们都是在一个熟悉的bbs上互相认识的。他说:我喜欢那里,因为让我有归属感。我冷笑,很迅速的回过去一句话:如今我在什么地方,都不会有归属感了。所以我以为我这样的一个女子,是不会再如同老房子着了火一样的去苦恋,去疯狂的爱一个人了,谁让我们都已经在这个世界上,学会全身披挂的生活,冷面也冷心。

我习惯了游荡了,在生活的表面游荡,做事情有些漫不经心的,朋友常常很无奈的看着我,眼光复杂,我置若罔闻。在这个大学里,你要是不在乎一些东西,就再也没有人有办法对付你了。于是我张狂的享受着这种特权,在某种平静的表面下,肆无忌惮的放纵自己,任自己神游太空,甚至找了个人,写了张条幅挂在我的简单的小屋子里头:魂飞天外。它让每个来我的屋子里的人,都诧异,然后就可以看到一部分人无动于衷,一部分人苦口婆心,一部分人迅速游移的眼光。而我,千篇一律的冷笑。我甚至在那个时候以为,假如我愿意,我能够对整个世界冷笑。既然这个世界已经是我所不了解的了,我何妨也去漠视一下他哪!所以人都有年轻的时候。

是呀,我傻,或者说我还纯真,我是个在这个世界上受了伤害的孩子,无所遁形,所以我想要从这生活里头逃开,我飘荡,沉浮,生活的每个角落都不再让我觉得安定。没有怀抱让我觉得亲切了。经历过一场爱情,看着自己傻傻的想要和一个人白头到老的愿望,到了最后变得多么的荒谬可笑,然后我觉得,连爱情,我也不觉的温暖了。

你们知道,接下来就该转折了。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不可能这样子就此安定下来了。她总会继续遇到很多东西,出乎她的意料,并且打碎她所有的部署。

----------亲爱的,伴随着你的出现,我轻轻的叹息。

我开始不明白,我为什么千里迢迢的来这个地方,一个跟我目前的生活毫无联系地方,哪怕这是网络上。曾经熟悉,现在却开始陌生,满目都是些不认识的人,在说着些我听不懂的语言。这里的love版到处都飘着一些爱情的碎片,有人在追寻,有人在哭泣,有人在询问。我小心翼翼的绕过他们,却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来这里,我这样的小心翼翼,在寻找什么?

我发些做梦一样的呓语,然后看着一些人看懂了,一些人在那里胡闹。我不在乎,在没有知道我为什么来这里之前。遇到你的时候,我已经在那里感到寂寞了,没有人记得一些东西。连你,也改了名字。其实何止你?我不是也一样嘛!网络上一个ID的打碎,重新申请是轻而易举的。不会有很多人记得一两个ID的故事。我的目光变暗,准备再次离来了,转身之间,却发现了你已经站立在了我的面前。我哽咽,为了此刻。你终于在千万人之中重新看到了我,不管我已经是换了容颜。

可是你我都已经不同了,我不是你刚开始遇到的那个春光满面,浪漫痴情的小姑娘了。你也不是我最开始印象中的洒脱不羁,吵吵闹闹的男孩子了。我们轻易的就同时被改变了。我如今目光冷凝,不得不淡漠下来,总是想看出来事物的前因后果,放在心里我不说,因为你总是觉得我只是个孩子,那么除了一波波来袭的失望,我还有什么,我仍旧相信我们对彼此的感觉,毕竟,我们就是依赖着他才千里迢迢地走到了一起。

你已经通过了人生的一重考验,懂得了内敛与沉着,始终是沉默的目光,不肯说出来你的满面的尘霜了。我用文字在那里舞蹈着,一个人,认真的踩着舞步,踏着节拍,旋转着我的裙裾。我以为我在自娱自乐,却在舞曲停下来之后,发现了你的目光。

---------我的爱人,在那舞曲停止之后,你依旧向我伸出来了邀约的手。

可是我开始迟疑。这种迟疑在折磨着我,我感觉到了人生的某种改变的契机也许出现了,我却在怀疑着此刻我是否有勇气,有能力抓住你的手。我是曾经说过,不再要曾受这一切的。人生中很多在你身边经过的事物都会消亡。我知道我是任性的如果抓紧了,就不再想放开的人,不再能够接受改变的人。一次的打击让我心碎,如果是来自于你的,让我会变成虚无。可我舍不得你,如果,我能紧紧握住它,不松手,很多世俗的羁绊就会离你我而去。

我的神经如然开始变得如此敏感,她背叛我而去,在搜索着你所有留下来的痕迹。表面上的我,已经是躯壳了,我连上课的时候都会走神了。

我逃避,逃避一人独处时想念某个人的无谓折磨。

你的邀约的手依旧坚定的伸向我。你频频的告诉我,你深深的凝视我。我不安,我叹息,我思索,我犹豫,做完了所有的一切,除了淡忘你之外。

----------收藏了多少年的忧伤呀,在你的眼睛里找到了方向。

我的朋友的一个学生,花一样的年龄,还是个小小的女孩子,一天因为要出一期关于批判法论功的板报,去买些纸。一把长长的裁纸刀,被无意中撞落了,斩断了四根脚趾头。这个小城市里,是没有断趾再接技术的,即使有,也不是她们能够负担的起的。女孩的父亲早逝了,母亲下岗,今年因为困难,连人身保险都没有买的。我不敢设想她们的神情,只觉得无端端的发冷。

总是有这么多的出人意料,这么多的意外。

我所在的这个城市里,曾经因为一场大火,一夜之间失去了几百条的性命。我亲眼目睹了这样的悲剧。好像性命是那么的脆弱,像蚂蚁一样,能够被轻易的吹走。很多事情面前,我们抗衡的能力是那么小。那种无力,那种无可奈何总是笼罩着我。

我们都是在走一条窄路,我知道一个个的人都已经回头了,我知道以后再继续下去,会越来越艰难。可是你知道吗?我怕了生命无常了,没有人知道下一刻是什么。我怕了突然之间,会不见了你,我该如何。我怕了假如我拒绝你,回头之后,会发现自己再也回不来了。我不敢尝试。我不敢拿我们的感情来赌博,所以我决心抓紧你,决心一起走上这条路。

我知道你也是固执的人,所以我把我的忧伤交付于你。

从此之后脚步轻轻,来来去去只让你一个人听到了。我要用最慢最慢的步伐经过,用最深情的目光来凝视你,用最美的语言来为你舞蹈。

酒醉须尽欢,亲爱的。


[2002-06-20]

  


"酒醉须尽欢 "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56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