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认命大妈
作者:枫山
(1997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大妈”,大院的人都这样称呼她。其实她那时年纪不算太大,可能是因为她有一双缠过又放开过的小脚,穿着打扮又像个乡下人,看上去就年长了许多,所以大家都这样叫吧。我也就跟着亲亲热热地称她大妈了。

大妈有一张圆圆的脸,矮矮胖胖的身子,看上去温和敦厚。她还讲一口悦耳的北京话(没有那么重的儿化音),只听声音,还以为她是从大城市来的呢。大妈做事干净利落,家里经常收拾得整整齐齐,擦拭得窗明几净。她对人很和善,讲话时脸上常带着笑,没见过她和任何人红过脸。但如果是她自己的孩子犯了过错,她就会狠狠地教训他们,气极了,甚至还用鞋底抽打脾气最倔强的儿子,待两个女儿将她拉开时,就见她捶胸顿足地嚎啕大哭:“我真是命苦哟……”每每见她如此,即知她又在想她不在家的丈夫了。

大妈的丈夫是个水利工程技术人员,沉默寡言,长年累月工作在海河工地上,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就叮叮当当地忙碌起来,这都是月月积攒下来的男人的活计。等到家里一切收拾妥当,又是他启程返回工地的时候了。大妈只得带着三个儿女重新过起日日盼,月月盼的日子。妈妈有时忍不住劝大妈想个办法把她的丈夫调回来工作,可大妈总是说:“没辙,就这个命。”

我家和大妈家是邻居。爸爸、妈妈是双职工,经常把我们托付给大妈照看,我们也乐得往大妈家跑,一是大妈家的孩子也是我们的玩伴;二是我们特别嘴馋大妈家的饭菜。大妈家境清贫,但她还是可以变着花样做出精致素雅的小菜,每次的饭菜都被我们几个不懂事的孩子一扫而光。暑假我们南下到外公外婆家度假时,家里的一切自然而然地就又都托付给大妈了。秋天开学返回时,大妈已将我家种的向日葵花盘摘下,葵花籽搓下来,晾干收好,装进几个布包包里,整整齐齐地摆在我家门口。那时,爸爸、妈妈都有一份令人羡慕的工作,因为工作忙,也为能让我们接受良好的教育,就把我们姐弟送进一所寄宿学校。周末回家的晚上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光,晚饭过后,爸爸、妈妈和大妈一家就端出凳子,坐在院子里,手摇蒲扇,乐滋滋地欣赏我们几个孩子自编自演的节目。我们跳啊,唱啊,无拘无束,是那么的快乐。这时大妈就会感叹道:“你们的命真好!”我当时觉得大妈爱唠叨,什么命好不好的,生活还有比这更甜美,还有比不上这的吗?

好景不长,不知怎的,一夜间一切都变了样。爸爸在省会,妈妈在本市,但两个人都不能回家了。我只好负起姐姐的责任,照顾弟妹,还要给妈妈送饭。一天晚上,刚刚从妈妈单位送饭回来,老远就见家门口影影绰绰地挤满了一帮人。一个男人牵着一个男孩子,大声质问:“这家的大人呢?”我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说:“我爸妈不在。你有什么事?”他气呼呼地把他的孩子拖到前面,凶神恶煞般地吼叫:“你弟弟打了我家的孩子,你爸妈不在,我就替他们管教管教他。”说着,伸手就朝弟弟抓去。弟弟吓得哇的一声哭了起来,赖在地上不肯起身。我的眼圈也红了,挺直小小的身子,挡在弟弟面前,声音颤抖着尖声说道:“不许打我弟弟!要打就连我也一起打了吧。”正在僵持不下时,听到人群外传来熟悉的北京话:“你们这些人还有没有点儿良心啊?还有没有一点儿同情心啊?人家爸妈不在,已经够可怜的了,还要欺负孩子吗?”大家转头一看,大妈正从断墙处探过一双小脚,蹒跚走来。见大妈这样老实的人都出来说话了,那人只得拉着他的孩子悻悻而去。大妈将躺在地上的弟弟扶起来,叹息道:“这是哪辈子造的孽哟……”

不久,不幸又降临到大妈家。大妈的女儿在那段时间受到刺激,导致精神失常,早产生下个女孩。婴儿瘦小得就像只刚出生的小猫,胳膊还抵不上我的大拇指,我们都担心她活不下去。大妈却不肯放弃,每天拐着那双小脚,往返于医院和家里,同时照顾着两条生命-女儿和小外孙女。每次她从医院回来就瘫坐在床沿上,对着肿胀得像红萝卜似的脚揉搓上半天。苍天不负苦心人,小外孙女奇迹般地活下来了。将孩子接回家里后,大妈就更忙了。见她一面嘴里哼着摇篮曲,一面里里外外不停地忙碌着,满脸沁着细小的汗珠,我心里就为大妈叫屈,想:大妈命真苦。

后来我们搬了家,因为大妈不识字,我们就断了联系。再以后,听说她的儿子也结了婚,我想这下大妈可以放心歇息一下了。哪知,娶的媳妇得了病,经检查竟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大妈的儿子满可以和她离婚的,谁知小时不知受过多少次臭骂,挨过多少次鞋底的他却和大妈一样的禀性-老实、厚道,生怕离婚后没人照顾,使病人病情加重,不忍心和她离婚。哎,可想而知,又有一个人需要大妈的照顾了。我仿佛又听到大妈喃喃自语:“这就是命。”

大妈就像一口古井,默默无闻地付出着。口渴了,谁都可以到她那舀口水喝。她辛勤地哺育着自己的儿女,尽力地照拂着其他的弱小,却从不图任何回报。我真想再亲眼见上大妈一面,拉着她那双粗糙温暖的手,亲亲热热地叫上一声-大妈!


[2002-07-01]

  


"认命大妈"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0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