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现代小男人散记
作者:独行
(2076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吾曾有一GF。初,两情而悦,终日相守;耳鬓厮摩,唯诉情怀;观花赏月,不以为他。其乐也溶溶哉。

然吾乃一小男人。
少不更事,略有疏忽,不能周全。
譬一日天忽降雨,送伞未及。
女友大责之曰:“男人终易年长,历经恋爱,乃懂女心,岂若尔等乳臭小男人。伞为小事,然人皆望其BF细致体贴,是以为羡。今吾岂有颜面哉。”
遂独掩门户,不为理睬。
吾自知其过,但实非无心,只缺于经验,误于时间罢尔。既错,乃大力自讨,以求其谅,颇费周折,得以见解,亦不敢复加。然及后有绊,终因造次,多提以遣之,以引吾惭尔。
不日乃弃而去之也!

吾乃一小男人。
久,相处渐深,情亦渐浓。出必相伴,入必相随。虽日诉之话题,多已渗于生活,但唯你cooking,我washing,然后携手周游playing,仍乐在其中,情意浓浓。友皆慕之,自亦时有小
人得志之喜也。
因其好Shopping,乃不时陪其Walking,总一次大半日。初有不适,及后竟以成习,不但成就一讨价高手,且后常有一人时亦无事在街上瞎转悠。
又因其爱花,乃于寒夜偷摘一隆冬腊梅,看花老儿察之,于是乎狂追800米,终因年衰,令吾侥幸得脱。未及平喘,送之于手上,望其诧喜,闻其清香,自视为Romantic是也。
然其有幽幽曰:“吾自幼望有一小花园,非独善一花啊!曾誓,有能予之者,方嫁之......”
不日乃弃而去之也!

吾乃一小男人。
更久,将至毕业,吾仍自乐不思蜀,不以为觉。
殊一日,女友问曰:“汝如此沉迷于儿女私情,缠绵悱恻,终不知其大男人之志乎,不知女乃均钟于Dressing与Fashion乎?”
答曰:“吾本非无志,亦望有House,Car,Saving,亦欲与Bill试比高也。但唯知其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欲速则不达也。目前虽仍清贫如洗,乃喷薄图发,以期机遇。汝不欲与共奋之乎?”
乃愤然对曰:“自古女子青春韶华仅此几年,与汝共奋,待成其功,有其就,岂非人老珠黄,欲乐无从焉。”
"......"
自思既无巨富之老爹,又无中奖之狗运,也无抢劫之贼胆,甚至被天掉金砖砸死亦不得与偿,虽想极尽努力,然就一生也未必能遂其所愿,更不复言年少得志,尽予幸福。
唯奈其所何,相对无言......
不日乃弃而去之也!

吾乃一小男人。
无他,唯好以一口Smoking和PC Playing。但其极恶之,尤以Smoking为甚。乃得一期《家庭医生》,指其25页倒数第9排第2句开始,狂念不已:
“吸烟有害健康,尤其是处于被动吸烟的女人,害处更巨。会直接影响内分泌,美容......”
其实吾岂有不知之理,亦知其为恶习,然往往恶习难改也。既遭封杀,遂转为“地下”,躲于厕所大快朵颐。久之,竟为陋习,纵无事均如厕数次,人多以为有病也。
既相处,女友时说之学与李寻欢,爱一人应无怨无悔。但人非草木,焉能不偶有悖意乎?而亦言语相加,背道而驰。
每及此,乃大躁曰:
“汝等小男人,无富无业,吾从之,乃汝等之福,安敢如此哉?岂望有他耳?”
恰又逢其它原因,家人亦动之以人生大道,理智为先,阻其交往。终决分手,相见若仇也。其后,吾大悔之,以为不该相悖,妄动之以情,挽之以心,只差没跳楼,上吊,服毒药。然不为
所动,且若唯避之不及也。
终也去而走之也!

吾乃一小男人。
自幼好伤春悲秋,多愁善感,常有望月而痴,望花而吟,每聆如《梁祝》之音,亦为潸然其泪下也。
既分手,然隔日终思吾亦有好处,况己亦尚存情分,乃为重圆。但始言只为朋友,不为恋人。
吾惑:“有此种朋友乎?”
答曰:“不管。”
偶有相询,亦答:“关汝何事,汝为何人,忘吾只为朋友乎?”
语噎,何奈,以为笑言。唯欲学与寻欢,竭力待之,有求必应,唯唯诺诺,亦算无怨无悔也。
殊不料,女友又谓之曰:“男人就是为贱,愈易得之,俞易弃之,吾加以颜色,反趋于裙下,状若此焉。”遂及吾下而从之,不以吾虑,多有伤其无忌,亦不以为过也。
及至复好,其也不惊,不咤,情敛于内,少有外表,亦罕于温情,多于理智,返其本有之坚强性格也。吾曾大痛大悲,其亦能不为所动,心铁如石。
及见吾泪下,遽鄙之曰:
“喏,三尺男儿,有泪岂可轻弹,乃不知不若吾一女子乎?”
惊其话语,渐大惭,亦自觉多情若此,实为男人之罪也。自思男人应雷打坚如石,天垮双肩扛,唯血,无泪。欲硬其心,果其决,然江山易改,乃自本性难移也。
终也去而走之也!

吾乃一小男人。
转继,各分南北,相隔数千里,虽初约待吾有成,望其相好。然既处异乡,不日自忖曰:
“如此男人,虽善良有加,情比金坚,然终究优柔寡断,当断不断,心不狠,手不黑,当今社会,岂盼其能有成乎?况其即有成,恐吾已老已。”
遂于青春与感情做一抉择,不复联系。一日终千里E书一封曰:
"I love other,I want to forget everything"
终也去而走之也!

辗转反侧,以此三弃三去,终其果,究其因:
思曾问其曰:“汝无初爱乎?世亦再无真爱乎?”
答曰“无他,吾非不爱你,But更不能No Money!如果说相爱没有理由,那分手只是无奈。人不能只有爱情,总归要融入社会,风花雪月的纯真爱情,终是年少过眼云烟。君不见多少轰轰烈烈,在岁月痕迹的研磨下,又有几人能独善其身,得其正果?毕竟Love不能当Rich吃。非吾独此,汝另找任一女子皆然,即使初不念及,日后亦终悔之。此21th Century是也,安还有此稚念乎?”
细思之,中,此乃经济时代,其在情在理。况初对吾时,虽趋于外表,然亦真心切意。现女子多聪明如斯,吾岂能独怪之乎?唯哑然凄笑,于之已无怨,无恨罢尔。
吾虽为死脑筋,尤信有荣耻与共,不离不弃,携手同进,相伴天涯之女子。但亦明白:人类历经上万年的进化,此品种实亦几尽灭绝,欲觅其芳踪,近乎DayDream也。
呜呼,自思吾乃天具其上几大缺陷之不折不扣小男人,不复祈于被爱,亦皆惧于去爱。唯轻诉一句:昔日爱人,祝你走好。
释其然,纵其心,洗澡,关灯,倒床睡觉。


[2002-09-09]

  


"现代小男人散记"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9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