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世界与世界的距离
作者:独行
(2633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已有2条评论->请读
      在这张沉默的书桌前,我已无言的坐了许久。
  这个没有你的夜晚我只能无言的坐在这里,以苦涩的文字,完成我孤独的庆典。
  是吗?我这样说着,却又不禁怀疑起自己。
  我是不是喜欢把自己想象得伟大?或者,更喜欢把自己想象成一个充满痛苦孤独和不幸的人?
  也许是,也许,其实这些都只是我的无奈,既然我已注定无法摆脱回忆。
  记忆里有晴天也有雨天,记忆里飘着曾经的点点滴滴。
  此刻的窗外下着小雨。是的,雨。雨不允许旅行者凄然的回顾,雨不允许又一次的誓言,和太萦长的忆念。
  六月,灵魂在空中,躯体在雨中。
  我们正在编织着一个鲜花美酒般的故事。

  象一切痴迷的读书人,沉浸在书中的世界,也就远离并且拒绝了客观世界。书那么小,可它方寸的天地却包容了四方上下,古往今来,使得遨游其间的人也迷醉于其间,也使他们偶尔回到现实的山河间,总觉得坎坷难行。
  可笑吗?
  就象我,手抚着键盘,我想写些什么呢?又是什么驱使我,躲开音乐和欢笑,写下一个个全无用处的文字呢?难道,从这件事,我能获得一些喜悦,一些完成的自得,和一些吐露的轻快吗?
  也许都不。也许,涌上心头的想法其实不过是最简单,也最无意义的——
  终于要提笔写些什么了。
  终于。

  已经不想再去弄清楚,这一切究竟是谁的错。也不想再一次追问:究竟是为什么?
  属于青春的太阳只有一次,属于花朵的美丽也只有一次。
  还记得么,那个夏季的黄昏,在去农大的路上,在一片不知名的,平坦而粗糙的池塘上,一枝枝秀逸挺拔的菡萏是怎样优美的摇曳在晚风里;而当它,如果由一只粗大的手撷来,交付在另一只纤小的手中,它又带给人,一种怎样惊心动魄的震撼呢?
  那是一个神奇的时刻,那是一个梦里的时刻。
  如果真有这样一刻,真的,一次已足够。虽然,那一枝含苞的荷,终于没能,开放成娇恣的花朵。
  呵,只有一次。那太初的感动,那深深的令人战栗的凝视,那突如其来的颖悟和惊喜,那无言的呼唤和同样无言的回应,那平静的心湖骤然漾起的涟漪轻微而又清晰的颤动......

  又是星期天。
  不知道是谁,想出了以星星划分日期的办法:太阳日,月亮日,金星日,水星日......
  星期天,太阳日,却已没有太阳。天空灰暗一片,撒下茫然而纷乱的雨丝。街巷阒然无人。
  星期天,一个空洞的深渊。
  雨又大起来了,狂乱的,急骤的,使一切都变得模糊而不真实。

  雨天是冷冷的寂寞。
  寂寞很美,也很凄凉。
  独自倚靠在阳台上,凝视被风吹动而摇晃的梧桐树叶,心绪象雨丝一样不能自主的,散乱的飘曳。我不知道自己何时能够,能够冷静的返回。仿佛一个雪地迷途的旅人,面对许多纷乱的脚印,已无法找寻出自己最初的那一行。
  不知道为什么春天早已过了,天上总是这样淋淋漓漓,淅淅沥沥。梧桐树干是湿漉漉的,街道是湿漉漉的,许多思绪或者迷惘在午后也是湿漉漉的。

  记忆在雨的打击乐中流淌。

  记忆里纷纷坠落的,是遥远而亲切的岁月。
  一些人,或一些事,在相处与经历之中,曾经唤起过万千种感触,曾经浸润过我,构成着我。然而,在一个雨天,我又重新面对着那些人,那些事的时候,唯一能真切感受到的,是一种轻微的,如同轻烟一般的喟叹。它们,仿佛都已成为一个个独立的,不再容我介入的世界。
  而且,象一首歌里唱的:
  ——为什么道别离,又说什么我爱你,如今虽然没有你,我还是我自己....
  呵,这真是如我所说的,轻烟一般的喟叹么。还是更其沉重的沧桑?
  其实我已不能分辨。

  一个飘过大洋的诗人说:不能把握到的我们必须泰然的放弃。不论是诗,是自然,或是七彩斑斓的情意。
  那么,它又是为怎样一种心情,而写下这一段文字的呢?这样说过,它就真的已经泰然了么?
  我也不知道。
  一切声音都已平息下来:城市的喧嚣,无味的谈笑,歇斯底里的哭闹,夜行的车铃......
  坐在临窗的书桌前,台灯的光因为折射而变得柔和,笼罩在那一排静静站立的书籍。
  读书真的一件怪异的事,我想。许多人,你从未有缘结识,常常也根本无从结识的人,在他们的形体已经消灭以后,竟然还能以他们的语言进入你,影响你。心灵的声音,真的能存在这么长久么?平和的声音,低沉的声音,悠扬的声音,俏皮的声音,暴烈的声音......翻开书,它们就在你的耳旁依次响起。酷爱读书的人,怕是都不能彻底否认魂灵的存在吧 ?
      书籍,独语的魂灵。
  那么。一个人,用了他主要的,或者全部的精神来写作,究竟为什么呢?要是在今天,这种生活方式也许会令他饿死;也许,他就只能把写作当作一种娱乐,象下了班后下下棋,听一会音乐什么的。
  我想,也许他们,其实都是孤寂的人。虽然一样有亲人朋友,有闲聊的对手,交际的场合,却还是不免于孤寂,不免于看透了一切亲情友情,觉得都没意思,于是转而去写作了。
      他们的心中依然充满人情,写下的文字也充满了人情,但他们仍是孤寂的人。要不然,一个人不会把自己对生活的感受,完全向纸上表达,而不是传达给另一个人。我甚至要大胆推测,他们写作的时间,一定大多在深夜里。
  深夜里,孤寂的魂灵的独语。



[2002-12-12]

  


"世界与世界的距离"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2 意见 | 搜寻讨论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Re: 世界与世界的距离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Sunday, February 16 @ 15:43:33 MS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Re: 世界与世界的距离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Sunday, February 16 @ 16:45:00 MS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Who's Online
目前有 10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