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笑语声声游黄石(三)
作者:合川
(2124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出山
      该回去了,尽管黄石一游并未尽兴。其实,哪次旅游不是走马观花呢?

      想到进山的险恶,仍心有余悸。爸爸决定从山势较为平缓的东门出口。谁知,消防队员要烧树,清理防火带。因此,东门要关闭两天。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无疑是当头一棒。且不说从其它门口出山的险峻,单就路程来讲,那是绕道而行,将会花去我们相当多的时间。再三询问之下,说是只有赶在早晨6 点至9点之间出东门,9点钟一过,真的要封山了。

      一早起身,全家做好了过“关”的准备。远远地对着黄石湖道了声再见,迎着初升的太阳朝东门驶去。

      刚过钓鱼桥,就见一工作人员拦在路口,发给一些小册子并交待一些注意事项,如:车速不能超过每小时35英里,路上不能停车等等。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可以悠哉悠哉的欣赏东门的景色了。山里的清晨,雾气很重,水面一片迷雾漫漫,一些泉眼还在不停歇地喷射着热气腾腾的泉水,加上树木燃烧的袅袅烟雾,眼前白茫茫的一片。雾里看路的感觉,好像眼前有层薄沙,怎么撩也撩不开,惺忪的睡眼,使劲揉也揉不清,心中空荡荡的,一点着落也没有。太阳越升越高,云雾渐渐变薄,然而强烈的阳光直射到眼睛上,连墨镜都起不了多大作用。谁说东门好走?何处又有坦途?

      途中休息时,一个美国姑娘热情地告诉我们,翻过前面的“巨角山”就是南达科塔州。听后,心中暗自嘀咕,这不刚下了山吗,怎么又要登山了?又一想,领略了黄石公园的高山,那巨角山不过是一个小山头罢了。车接着向前开去。咦,怎么到了黄土高原了?只见公路两旁一片荒山野岭,草木不生。渐渐地,黄土变成了红土,连公路也像是由红土铺成的。开在这就地取材的公路上,甚觉光滑平稳。抬头远望,只见远处的高山修有长城般的建筑。沿着蜿蜒曲折的山路,不久来到了类似长城的地方。原来这是公路两旁为安全起见修的水泥栏杆,此处的高度也有9000多英尺呢。下山的路上,还钻了两条山洞。问孩子,现在知道什么是翻山越岭了吧?

途经万古荒原
      出了巨角山就来到了南达科塔州。那里的总统石像是一定要看的。赶在太阳落山之前,我们到达了Mount Rushmore 。走到宽阔洁净的观望台上,只见50州的州旗迎风招展,四位美国总统头像雕刻在对面的石山上。一种崇敬的心情油然而生,不仅是对四位美国总统,还对所有参加这项巨大工程的工作人员。孩子们还体会不到什么是庄严肃穆。在总统像前拍照时,她们又想出了古灵精怪的主意,拍照一定要四个人在一起。为什么?每个人要装扮一个总统,摆着他们的姿势,作出他们的神情。这一举动,招来游人一串串眼光,爷爷奶奶的一阵阵笑声。

      在旅馆度过最后一夜。继续开车前往南达科塔州的另一奇观“坏地”。名字是由英文 Badlands 直译过来的。“坏地”就是破烂的土地,破烂的土地有什么价值?有没有什么看头?对Badlands 的译法我们一直争论不休。又是行环形山路。下车,第一眼看到Badlands ,立即被它的荒凉悲壮所震惊,嘴里仅仅发出“哇”的一声惊叹。这片坏地也是千百万年前的火山爆发后形成的,河道填平,高山变为沟壑,草木燃为灰烬,动物只留下白骨。如今,只有栖息在悬崖峭壁上的老鹰,盘旋在坏地的上空,发出凄厉的叫声。



      音乐艺术家张鹰先生在游览了此地后,顿生创作灵感,即刻谱写了一曲“热土•黄昏”:

经历沧桑的热土,镌刻着斑斑泪痕;
美丽奇妙的黄昏,留给人们的记忆永存。
啊,时光在流淌,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热土•黄昏,热土•黄昏......

此曲用埙和巴乌演奏,吹奏出了不可言喻的另一个世界;它的孤独和寂静,神秘和永恒,空旷和苍凉演示了历史的悲怆和沧桑。

      印第安人称它为坏地,早期法国捕兽者也称之为坏地。坏地,坏地,因为它被火山破坏了。除了一些飞鸟以外,没有一处生灵,没有一滴河水。然而,它能引起人们心灵的震撼,带给人们遐想的空间,令人感受大自然的威严,认知人类的渺小。我们谈论了对坏地的感受,最后爷爷归纳了大家的意见,称之为“万古荒原”。之后,我们还参观了早期动物的化石,竟然看到了猪、牛、马、狗、羊等的祖先。

返程
      归心似箭。按计划我们如期踏上回家的路程。离开山地地区,前面是一望无际的平原。这回,我自告奋勇掌握方向盘。道路是笔直的,一路超过许多大大小小的车辆。听我不断称赞路是如何如何好走,车是如何如何好开,刚刚拿到驾驶执照的大女儿也心动手痒起来,提出要在下一站接替我。记得在开往黄石公园的山路上,爷爷曾开玩笑对大女儿说:“丹丹,给你一天$1,000的工资,让你在这路上开车,你做不做?”“不干!”女儿回答得非常干脆。

      沐浴在金黄色的夕阳下,车上妈妈开始向两个女儿布置回去后的作业。爸爸听了为她们打抱不平,说今天我们还在度假。妈妈感到有些心虚,遂宣布今天没有作业,但明天爸爸妈妈上班,你们也要做作业。女儿同意了。爷爷奶奶则念叨起他们经营的菜园,菜地有没有干?番茄有没有熟透?菜心有没有长起来?瓜秧有没有结瓜?其它的蔬菜也该结籽了吧?

      全城灯火辉煌时分,我们平平安安的回到了家。车刚停下,爷爷和爸爸就打着手电筒到后院的菜地去探视。像见到自己久别的孩子似得,爷爷高兴地连声说:“长得不错,很生猛。”

      旅游的心情真愉快,回家的感觉真好。


2003-8-29, 于玫瑰村小山顶



[2003-10-10]

  


"笑语声声游黄石(三)"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8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