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那条小河
作者:老屋
(2078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已有3条评论->请读
那条小河
(4/5/05)

我的家乡有一条小河,
河不宽,
浪不高。
那里石头上,
留下我童年的足迹,
码头边,
回响着我少年的欢歌。

她来自高山,
淌过深沟,
穿过密林,
从村户田野中,
蜿蜒穿过。
两岸排排长柳,
在风里飘飘。

春天里,
雪山冰融,
河水暴涨,
有时也漫过,
上学唯一的木桥。

夏日里,
那是她最美的时候。
孩子们光腚在水坝里游玩,
我躺在阴凉里,
等待着鱼儿上钩。

秋日里,
丰收的稻香在河边漫飘,
赶着群鸭,
肥嫩的螃蟹,
成了我们的佳肴。

冬天里,
她并没有冰封,
扛一把铁锤,
声声锤响,
打鱼的浪漫,
胜过吃鱼的欢乐。

而今,
河仍在,
人已在他国。
老柳早去,
新柳仍然婆娑。
听说多年无情的电捕,
河里已无鱼虾,
乃之蚯蚪。
再也听不到孩子们的嘻闹,
听不到冬天里打鱼人的,
吆喝。



[2005-04-08]

  


"那条小河"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3 意见 | 搜寻讨论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Re: 那条小河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Wednesday, April 27 @ 04:28:23 MD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Re: 那条小河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Thursday, April 28 @ 16:26:10 MD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Re: 那条小河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Wednesday, May 04 @ 03:41:16 MD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Who's Online
目前有 17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