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秋天,海子怎么了?
作者:徐昌才
(1772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已有1条评论->请读
秋天,海子怎么了?
-----浅谈《秋》诗的心灵困惑



秋天深了,神的家中鹰在集合
神的故乡鹰在言语
秋天深了,王在写诗
在这个世界秋天深了
该得到的尚未得到
该丧失的早已丧失

我们无法忘记海子正如我们无法忘记秋天,自从海子飞向天国之后,我们更不能忘记海子的秋天,因为在这个金风送爽、硕果累累的丰收季节,海子却一无所愿,一贫如洗,一无所有地离去了。他把“明天”留给我们,他把“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瑰丽梦想留给了永恒,借助于气笛长鸣,车轮滚滚,海子以他绝望的安详,孤独的高贵完成了灵魂对肉体的超越,天堂对世俗的鄙弃,飘如丝,轻如烟,淡如雾,海子走了,连一点绝望的留恋也没有。秋天,海子除了失去,什么也没得到;秋天,海子留给我们的除了“明天”,还有悲怆。

海子的秋天,不同于溢满欢快的我们。深秋引发我们的联想通常是丽日晴空,秋高气爽,金黄灿烂,硕果累累,或是春种秋收,春华秋实,一份耕耘和一份收获,艰辛的劳动和丰收的慰藉。海子心目中的秋天,繁霜重雾日甚一日地加深加深,花草树木不断地枯萎凋谢,西风萧瑟,孤雁哀鸣,落木纷飞,黄尘滚滚,给人的感觉是沉寂落寞,荒凉凄清,死亡幻灭,没有一丝生机,没有一线希望,没有一点温情。我们看不到生命的翠绿,感受不到秋风拂过心头的清凉,天地充满阴霾,心灵几近窒息。《秋》中短短六句诗句竟有三句反复渲染、烘托“秋天深了”,一而再,再而三地点示深秋,层层推进,步步紧逼。我们分明感觉到,秋天的到来,秋意的加深,深秋的苍老,时间和生命的流逝几乎是无可抗拒的,海子除了哀叹还是哀叹,除了无望的挣扎,还是无望的挣扎。他痛悼秋天的逝去,他吊慰和秋天一样身心憔悴即将消逝的孤独的生命,在这艰难的挣扎,绝望的告别当中,我们感受到了海子的深广忧愤和悲苦无奈。深秋的苍黄萧索、了无生气其实是一种底色,一种背景,一种愤世嫉俗的烘托、渲染,于是我们有了走进海子神秘的内心世界的可能,也萌生了一种出自心灵深处的对海子痛苦的一份承担。我们不会忘记,在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的痛苦都有我们的一份责任,不为人知的,不为人察的,小草尘埃一样几近消逝的痛苦都应该成为我们良知关注的对象,更何况海子这样一个生命高贵,心灵深刻,生气活现的灵魂呢?

全诗以“秋天深了”为线索,分三层描绘错位反常、逆情悖理的精神生活,这是一种摧毁家园,剥夺自由,垄断心灵的痛苦生活。第一层以神和鹰的对立、错位隐喻诗人家园(心灵飘泊的故乡,精神栖息的港湾)被占,心灵失语,灵魂漂泊的痛苦。“神的家中,鹰在集合/神的故乡鹰在言语”。神,是圣洁美好的代名词,是光明向善的天使,是执着一念的理想追求,更是诗人自己精神生命的神秘外化。鹰,尖嘴利爪,墨黑如漆,生硬如铁,面露凶相,寒光闪闪,向来是邪恶和残暴的象征,掠夺和攫取的代名词,凶险和不祥的预兆,它的凶猛、狠毒、乖戾,让人不寒而栗。神的家中为什么有鹰在集合?神的故乡为什么是鹰在言语?透过神秘朦胧的意象和活灵活现的场景,我们仿佛看到了一个黑白颠倒,群魔乱舞的世界。这里,美丽的家园被破坏、被霸占,善良的人们被侮辱、被蹂躏,从肉体到心灵,从语言到思想。属于人的一切,善良、正直、道义、真理、理想和抱负……统统被摧毁,尤其是具有生命自觉意识,具有独立人格意志,具有执拗抗争精神的诗人也一并被“鹰”的喧嚣和狂妄所淹没,所吞噬。无语的悲哀,失语的孤愤和绝望的抗争展示了一种血腥博杀的惨烈。鹰胜利了,它们张牙舞爪,上跳下窜;它们大放厥词,一口遮天;他们群魔乱舞,得意妄形。相反,置身其中的诗人却是欲哭无泪,伤心泣血,诗人的痛是因为家园的失去,话语的异化和思想的被扼杀。

诗歌第二层只一句话“秋天深了,王在写诗”。王,是人间统治力量的象征,高高在上,有权有势,主宰国家,掌控万民;治国安邦,勤于国政,是他的份内职责;砺精图治,造福黎民是他的理想追求。当然,在专制王朝的历史上,有更多的君王滥用权力,猛施暴政,搞独裁专制,为巩固自己的权力和皇位,为保护自己的江山和财富,不惜一切手段打击、排斥,拘禁乃至虐杀异已,特别是对那些耿介孤傲,特立独行,具有批判精神和抗争意识的知识分子,统治者更是残酷迫害,无情打击。人民被剥夺了言论的自由和思考的权利,诗人要么论为统治者涂脂抹粉、点缀太平的摆设,要么成为“万马齐喑”、灵魂失语的行尸走肉。作为一个献身哲学,衷爱诗歌的纯粹诗人,海子很清楚,写诗,不仅仅是他的职业事业,更是他的生命创造和艺术追求。写诗,是诗人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写诗,是诗人不可替代的专利,诗人活在理想中,活在梦幻里,诗歌成了诗人生命的一种延续和升华,不让诗人写诗歌唱犹如不让鱼儿游泳,不让鸟儿飞翔一样痛苦难熬。王在写诗,写什么呢?除了政治还是政治,除了残暴还是残暴,除了专制还是专制。诗人干什么去了?海子干什么去了?诗人像苍老的深秋一样在王朝苍天中渐渐的死去。诗人和君王的职业替换,思想错位反映了社会生态的畸形异化,这种异化的代价是,诗人和清醒自觉的人们失去了思考表达、追求梦想的权利。于是,海子在绝望中走了。

诗歌的第三层以高度抽象的话语描绘一种生存的困惑和生命的哲学。“在这个世界上,秋天深了//该得到的尚未得到//该丧失的早已丧失”,海子的追求不是简单的世俗生活“劈柴,喂马,周游世界”,而是超脱世俗、不受羁绊的一种理想生活,一种纯粹精神的自由美好、独立安宁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灿烂生活,可是由于种种复杂的原因(个人的或社会的,历史的或现实的等等),他无法实现这种理想。精神上的富足被无情的现实剥夺得几近赤贫,生命中的执着追求与社会环境格格不入,他绝望了,他成了一个追求幻灭,思想苍白,生命枯萎的失意者,他带着生存的困惑和生命的无解走了,给我们留下了太多的迷茫和空白。海子用生命作赌注,执着一念的去追求,他追求什么?他是怎样追求的?他追求的过程充满了怎样的坎坷曲折?……这些形而上的问题太沉重了,我们很难回答,我们只感觉到生命不能承受之重,就连那“该丧失的也早已失去”,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在这个世界,秋天深了,海子走了,带着他的梦幻和理想,也带着他一生钟爱、尚未写完的诗,来不及向世俗道一声别,也来不及对我们说一声保重,就这样走了,也许,在天国,他还会写诗、做梦,因为那儿没有君王,没有苍鹰。

(长沙市雅礼中学徐昌才410007邮箱:xccwxx@163.net电话:0731-5505372)



[2005-06-21]

  


"秋天,海子怎么了?"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1 项意见 | 搜寻讨论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Re: 秋天,海子怎么了? (分数: 0)
由 Anonymous 於 Tuesday, January 22 @ 00:01:10 MST


阅览本评论的其余部份...



   Who's Online
目前有 19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