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清丽典雅、蔚然一家》
作者:徐国强
(2005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清丽典雅 蔚然一家
-读晓帆《香江雅韻》

第一次认识作为诗人的晓帆,是去年十月初在香港作联举行的庆祝国庆的晚会上。那天晚上,在北角的都城大酒楼里,我到得比较早,突然看到郑天宝先生向我走来,我高兴地站起来和他握手。我们在二十几年前就已经认识,那时两人都在香港招商局系统工作,他在公司任部门经理,而我是他主管的海虹公司的一名员工。后来听说他是做生意去了。一晃二十年,那么多年不见,虽然岁月不饶人,但总的形象变化不大。

坐下来后自然是马上热切询问各自的近况,很自然地提起二十多年前那些难忘的人和事。随后,他从手提包里拿出一本很薄很薄的小册子给我。湖绿色的封面,湖绿色的纸,透着淡淡的清新雅韵。封面上印着《晓帆,香江雅韻》,还印着一个大提琴手,正在拉琴,那个大提琴手,一看就感到酷似郑天宝本人的漫画肖像。啊,我到这时才意识到,郑天宝就是晓帆。

翻开这本只有15页的诗集,清清爽爽的十几首新诗,大部分是作者多年来曾经获奖或入选名诗选集的作品,几乎可以说字字珠玑,句句金玉,真正是“萃”中选萃。后面还附有一篇回忆文革时期的文章《在周总理身边工作的日子》,很有些传奇性。我不禁从心底喊了出来:郑天宝,啊不,晓帆,原来是一位才气横溢,诗情勃发的诗人!



这本诗歌选萃,一大特点是具有浓厚的田园式风味。读着那些短小精悍、写景抒情的小诗,淡如烟如梦,轻如云如风。诗情在现代的句式中徘徊,却依稀听到古典的回响。似缠绵在雨后清新的层林之间,又时而听到月光下诗人深沉的叹息。

试以下面两首诗为例,这两首佳作同获收入《世界华人诗存》中,但风格有别,前者轻快,而后者深沉。

“看山/背一袋/山鸡的清啼//看海/捞一篮/浪花的澎湃//看月/又圆又缺/看你/又羞又怯//垂下头/樱唇半启/没了主意//风习习/心潮乍起/多少涟漪“(《凝望》)

“凝望”,有专注沉重感,诗人却用欢快俏皮的笔法,把“凝望”中的怀春少女复杂的内心世界演绎得淋漓尽致,勾人绮思。用袋子装“鸡啼”,拿篮子盛“浪涛”,新奇!而两个动词“背”和“捞”,都用得很活。诗眼“樱桃半启/没了主意”,形象生动,最是我见犹怜,撩人心旌。

“窗外无月/用甚么/漂白蛙声//窗内无灯/用甚么/亮解离情//蛙声何须漂白/离情是/断肠的蛙鸣”(《窗》)

“窗”本来有明亮通透之意,诗人却用来表达凝重。窗外窗内,无月无灯,强烈衬托出诗人的离情别意。离情无从亮解,蛙声又何须漂白?黑夜里那没完没了的蛙声远远传来,任是无情也断肠。

我爱诗,特别是好诗,但对诗的研究不多,可我仍然从上面的诗行中,深深为诗人的欢乐和离愁所感染,产生强烈的共鸣。两首诗所依赖的浓厚的田园气息和氛围,成就了丰富内涵的载体。



其次,格式和用韵,在许多新诗中比较不讲究。但是人们可以发现,晓帆的新诗,是重视讲究格式和用韵的。难怪他的多首俳诗,能够入选《现代俳句、汉俳选集》。晓帆是中国最早创作汉俳的诗人之一,在这一领域具有开创性和很高的造诣和成就。他的汉俳,简洁而意蕴悠远,别具一格,得到许多诗界专家的高度赞赏。他的新诗读起来容易朗朗上口,富有节奏感和音乐感,同时也更接近古典诗词的长短句,读后因而也使读者更有“绕梁”和“回味”的精神享受。

同是获得“华夏盃”全国诗歌大赛优秀奖的长诗《圆明园》和《月亮的故事》,是重视格式和用韵的典范。但也不一味拘泥,而是根据诗中所承载的内容和情感,有时十多句一个段落,或一气呵成,或迂回往复,蕴藉饱满。有时三四句一段,节奏铿锵,自然多变,因而不会显出重复。这在喜欢应用排比或重叠句式的作品中,尤其重要。晓帆新诗,既有继承又能创新,更增加了语言表达的力度和诗的内在饱满度,富有时代感。



用典,能尽量不着斧凿,诗歌因而典雅、深沉、韵味无穷,是晓帆诗歌的又一特色。晓帆早年从马来西亚回国,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在北京大学东方语言系研究生毕业。试想,能在中央担当翻译重任的人,一定都是某个方面的佼佼者。因此,可以肯定,他有着相当深厚的古代汉语的素养和功力。在《月亮的故事》里,我们读着“望江楼的钟声/搅乱了失调的心律”,和“雾锁江楼/夜阑笛短/能吹几曲衷情”,也许会想起“几人相忆在江楼”的诗句。那“八千里路云和月”,虽然没有岳少保的气壮山河,但牵动诗人的心的是蕉风椰雨的马来亚和华夏神州的故国山河,跨越时间和空间,引用贴切。更不用说“长城内外”、“大河上下”和“无限希望/月明中”了。全诗洋溢着诗人对妈妈及其侨居地、以及对祖国山河和人民的无限深情和美好的寄望,给读者以强烈的感染力。



如果说,上面的诗感情比较细腻,或清丽或典雅,或深沉或缠绵。那么,下面这首《雅鲁藏布江饮马》,就是豪放和激情的放歌了。

“江边饮战马
桥头系皮舟
踩平千层浪
凯旋不封侯”

诗人曾经参加了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任战地翻译,并获西藏军区司令部颁发立功奖。当诗人归途经过雅鲁藏布江时,饮马江边,横舟桥头,顿时心中豪情万丈,不能自己,发而为歌。难怪中国诗歌研究所所长吕进教授评之为“当代边塞诗”。

其实,后来我才知道,晓帆写诗寄意,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开始,到九十年代起先后出版过十本诗集,颇获香港和国内外文坛和专家的好评。特别是在1997年出版的代表作《香江那片晓帆》,更是好评如潮。美国搜狐网站香港文学窗口称:“晓帆的诗,为香港文学书廊增光添彩”。他的不少诗作,获日本朋友翻译成日文发表,是一位在日本有一定知名度的诗人。在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等国家,也有一定的影响。上面的诗歌选萃,只是其中很少的几首而已。

清丽典雅,蔚然一家。愿读到更多晓帆的好诗。

徐国强 2005年12月10日 写于香港
2006年1月15日修改于深圳


[2006-05-29]

  


"《清丽典雅、蔚然一家》" | 登入/产生新的帐号 | 0 意见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4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