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要闻总汇 | 一周新闻 | MTube | 明华之友 | 中文教育 | 大千世界 | 明华日历 | 明华服务 | 登陆账户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美国 明州 双城
回到明华之友首页
专 栏 目 录
  搜索引擎

 编 读 往 来
 E 吐 为 快
 时 事 论 谈
 工 作 之 余
 社 区 焦 点
 留 学 剪 影
 天 涯 此 时
 陈 年 旧 事
 天 下 父 母
 教 育 漫 谈
 文 化 散 步
 人 生 几 何
 明 华 诗 苑
 散 文 随 笔
 对 联 灯 谜
 开 心 一 刻

特 别专 栏
<龙图腾就是龙图腾>
作者:徐国强
(1498 阅读) Print this article  
  
龙图腾就是龙图腾
- 从《狼图腾》说起

姜戎的《狼图腾》,近两年来引起社会上和文学界很大的反响,许多人赞叹声不绝,评价很高,许多人认为是一本“奇书”、“大书”。
如书的编者在荐言中一开始就说,“这是世界上迄今为止唯一一部描绘、研究蒙古草原狼的旷世奇书。”编者从作者在书后关于龙图腾可能是从狼图腾演变过来的推论,甚至大声发问:“我们是龙的传人还是狼的传人?”
作家、评论家周涛评论说,“这当然是一部奇书,一部因狼而起的关于游牧民族生存哲学重新认识的大书,它直逼儒家文化民族性格深处的弱点。……显示了作家阅历、智慧和勇气,更显示了我们正视自身弱点的伟大精神。”
文学评论家孟繁华评论说,“《狼图腾》在当代中国文学的整体格局中,是一个灿烂而奇异的存在。……作者将他的学识和文学能力奇妙地结合在一起,具体描述和人类学知识又互相渗透得如此出人意料,不可思议。显然,这是一部情理交织,力透纸背的大书。”
姜戎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是北京的一名知识青年,文化大革命中自愿到内蒙古额仑大草原插队落户,与草原马背上的民族蒙古人民共同劳动和生活了11年,因此对蒙古民族的风俗习惯、历史衍变知之甚深,加上他博览群书,不懈探索蒙古民族的历史,于是积累了丰富的生活经验和写作素材,用了6年多的时间写出了《狼图腾》这一部奇特而旷古的小说。
说它奇特旷古,是因为至今还没有一本书,象《狼图腾》那样,全面而深入地描述一个民族与狼既互相恶斗,又互相依存的历史真实;那样深刻地揭示草原狼的本性,既凶恶残忍,不择手段,又具有高度的军事智慧,忍耐力和坚忍不拔。场面是那样辽阔壮观,情节又是那样错综复杂,扣人心弦。如果说,贾平凹的《怀念狼》也写了狼和人,但是和《狼图腾》比较,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八百里秦岭,层峦叠嶂,翻江倒海,其气势应该不亚于内蒙大草原,只是作家没有把它写出来罢了。(笔者多年前曾经乘飞机飞越秦岭,那雄伟绵远的气势,终生难忘!)
《狼图腾》既写了狼的危害和卑劣,更赞美狼的功劳和伟大。狼,自古以来就是蒙古民族的图腾。蒙古人民崇拜狼,是因为数千年来他们在与狼为敌为友的斗争和劳动中,从狼那里学到了无比珍贵的斗争精神和军事艺术,从而锻炼了他们强悍坚韧的民族精神,并一直延续到今天。毕利格、乌力吉等一大批蒙古老人和资深草原干部,就是这一精神最典型的代表。当然,蒙古民族也从狼那里得到实际的巨大利益,狼群清除黄羊为牧民保存了过冬活命的备用草场,狼大量杀灭破坏草原生态的旱獭、黄鼠和野兔,就是非常有力的证明。为了报答狼的恩惠,草原蒙古人甚至把自己的最后遗体交给了狼,相信狼会把他们的灵魂带到腾格里(蒙古人的长生天、天堂、上帝)。狼图腾的神圣,在这里得到最高的体现。
《狼图腾》并没有对图腾一味唱赞歌,而是有褒有贬。通过斗争的证实,通过生活的现实,该褒的褒,该贬的贬,情节、场面的描述是那样的淋漓尽致,令人叹服,因此《狼图腾》显示了令人信服的真实。当然,全书的主题还是以突出、歌颂、赞叹狼图腾为主流,伴以批判“农耕民族”的软弱性和对草原狼和草原民族的无知,从较深的层次探讨了人与自然和谐相处这一当代重大的主题。
通过对狼图腾的大量具体而形象的演绎和揭示,作者同时力图反思汉民族“龙图腾”的缺陷和弱点。书中的每一个关于正面认同草原狼精神的地方,几乎都同时要把“农耕民族”的弱点拿出来批判一番。作者认为,农耕民族,缺乏马背上的民族的进攻性和远见卓识。作者这种勇于探索和反思自身民族的弱点的精神是可贵的,但是,也难免给人以“龙图腾”不如“狼图腾”,农耕民族不如马背上民族的错觉和假象。
图腾,是神圣的。图腾是一个民族历经千百年,从自身的斗争和生活实践中提炼和选择的民族崇拜、民族信仰主体精神的最高体现和符号。因此,无论那个民族的图腾,都是一样神圣、不应该有高下优劣之分。尽管,正如书中所写,图腾有这样那样的极限性,甚至包含负面的劣根性,但并不应该,也不可能影响和动摇图腾在全民族中的神圣地位。
如在非洲的丛林中,住着一个人数不多的原始部落,据说他们的图腾是一个骷髅头。他们有他们的一百个理由去崇拜骷髅头。我们可以觉得新奇怪异,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对他们的图腾说三道四。
最近,有报道称上海某大学的几个吃饱了饭没事干的“教授”们,因为西方人认为龙是凶恶的象征,印象不好,为了迎合或消除外国人的“坏印象”,提出中华民族的“龙图腾”应该改变,并要专门进行研究。如果这不是对历史对自身的无知,那么就是明显的洋奴哲学了。他们当然地受到无数中国人(也包括一部分外国人)的强烈反对和谴责。另外,北京有一个形象研究单位,虽然他们充分肯定了龙图腾在中华民族历史进程中和文化上对于凝聚民族精神,表达共同愿景的不可替代的地位和作用,但却提议用“Long”代替“Dragon”的英译名。笔者个人认为,这也是不必要和不妥当的。Long虽然可以作为 “龙”的中文读音,却不能代替Dragon的真正的英文意义,反而让人觉得不知所谓和“此地无银三百两”。
其实中国人崇拜龙,但也不否认有恶龙存在,同样反对恶龙、坏龙和蠢龙。孙悟空大闹东海龙宫,把东海龙王戏弄了一番,最后还把龙宫中的镇海神针抢走。柳毅传书中的龙痞小白龙,不是被它的叔父(舅舅?)刚烈正直的赤龙击弊吗。而香港的“大侠”金庸,公然把“屠龙”两字放在他的一本小说的书名中。这一些,可以说与草原蒙古民族对待狼的态度是异曲同工,不相上下的。当然,这样的认识,也一样不会和不可能影响和动摇龙图腾在中华民族精神和文化上的崇高地位。
不然,君不见怎么会有那么多的“飞龙在天”、“龙马精神”、“龙争虎斗”、“龙飞凤舞”、“龙凤呈祥”等等词语活跃在我们的历史和现实生活中?这些才是龙图腾的主体精神和主流意识。
图腾是神圣的,龙图腾就是龙图腾。

徐国强
2006年12月28日




[2007-02-27]

  


着作权属於原作者,本站对内容不负任何责任

不允许匿名发表, 请先 注册

   Who's Online
目前有 19 位来宾和 0 会员在线上


Privacy Policy | Advertising | About us | Contact us/suggestions | Help
© 1998-2008 Minhua.org.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