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堂无恙诗更浓

徐国强

今年5月12日,四川汶川地區發生8級特大地震,牽動億萬世人的心。前一段時間有一條未經證實的消息說成都的杜甫草堂也倒塌了,讓我的一顆心沉甸甸的。什麼時候,我能再次去到草堂,去瞻仰這一詩史的聖地?
已經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那時我在祖國西南工作,有一年出差路經成都,一出火車站就直奔杜甫草堂。依稀記得那時的草堂位於成都市郊,寬闊的園林草地裏,栽種了不少松柏和桃樹,但都還只有一人高,顯得清幽和富有鄉野氣息,大有“舍南舍北皆春水,但見群鷗日日來”的詩情畫意。參觀了杜工部祠和圓頂的草堂碑亭,後來在我的腦海中一直以為草堂就是那個小亭子。
西元759年冬天,杜甫歷盡戰亂顛沛流離來到成都,在親友的幫助下在西郊的浣花溪畔建了一幢茅屋,詩聖從此在這裏比較安定地生活了三年多,並寫下了二百四十多首詩歌,其中就有膾炙人口的《茅屋為秋風所破歌》。
杜甫的親友當時在成都地區做官,幫他建的房子應該會比當地農民住的茅屋好一些,如果他住的新屋也為秋風所破,說明當時的風特別大,而附近農民的房子更是風雨飄搖,情況一定更慘重了。悲天憫人、憂時傷世的詩人觸景生情,直抒出“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的廣闊襟懷,撼天動地,千古流韻。
8月中,因公司組織到西藏旅遊,路過成都,當天下午,我立即與幾個同事前往草堂參觀。一到草堂,看到不僅工部祠無恙,那小小的草堂碑亭也安然無恙,一顆牽掛的心大為安慰。草堂無恙,而整個文化聖地也已經今非昔比,詩意更濃,內涵更為豐厚悠遠。
首先是由於成都城市建設的不斷擴大,整個草堂景區已經不再是郊區,而是屬於市區的二環、三環的一部分了,交通非常方便。
我發現現在的景區裏居然有了一座真正的草堂,而非僅僅有草堂碑亭。一問之下才知道這座草堂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後期經專家研究多年仿川西民居而建,豐富了整個景區的核心實物。這一天陽光燦爛,參觀的遊人很多,許多人都在草堂前留影紀念。
再是現在景區內到處綠樹成蔭,花木爭豔。以前的小樹已經參天,草堂碑亭就隱身在繁茂蒼蘢的樹林之下,還真不容易發現。在草堂和碑亭出來的路旁,一塊大石上面刻有原北京大學教授,文學家馮至先生在《杜甫傳》中的一段文字:“人們提到杜甫時,盡可以忽略了杜甫的生地和死地,卻總忘不了成都的草堂。”
在碑文的斜對面,一堵短牆上白色的石灰壁上書寫了現代著名詩人余光中的詩《鄉愁》。馮至的話比較滐@易懂,而為什麼把《鄉愁》也寫在這裏?我正在琢磨原因,突然想到,是不是老詩人前幾年曾經到此一遊,人們就把他的名篇寫在這裏了。這是否也意味著,古今詩人的心曲是一脈相通的,不然為什麼會有“國家不幸詩家幸”的說法呢?
還有,這裏還新建了一座唐代遺址博物館,展出了自2001年起在這裏和附近發現的唐代遺址和許多文物。這極大地豐富了杜甫草堂的歷史文化內涵,對進一步有力地印證一千多年前詩聖生活在這裏的前後當時人民的生活習俗和自然環境,印證杜詩中的許多描述和意境,加深現代人對杜詩的解讀和領會,有著深刻和重大的意義。
特別珍貴的是在眾多出土文物中,有一通唐代僧人塔銘,時間為武則天垂拱三年(西元687年),比杜甫入蜀還早七十二年,但銘文中對浣花溪一帶風景的描述,與杜詩中的描寫非常吻合。通過高僧塔銘上的文字:“江水之西、平原之上,野鳥徘徊,行人悽愴”,可以想見當時這一帶的清幽野趣和貧瘠荒蕪。

啊,草堂無恙詩更濃!
徐國強 2008年9月18日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0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