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开

白墨

我们羽毛球队里有一朵木兰花。
不知道她的大名,大家都叫她的小名,也有人叫她的英文名,而我则叫她“木兰”。我只是在暗地里叫,因为这毕竟不是她的名字,叫出来怕人家不愿接受,但她实在应该叫“木兰”。
古时花木兰替父从军,女扮男装,边关飞度,驰骋疆场,英勇杀敌。经历了“将军百战死”,待到“壮士十年归”,她卸下盔甲戎装,换上红妆,当窗理云鬓,对镜贴花黄。出闺阁会见战场的伙伴时,她那柔媚姣娜让战友们看花了眼。
我们羽毛球队伍里的“木兰”虽然没有替父从军,但常常与父同场“作战”,打得顺手时,所向披靡。她小小年纪,技高一筹。在我们队伍里,“木兰”不仅被看成是“男劳力”,而且是“强男劳力”。她在球场上是男子汉,球场下来便是文文静静的一个小姑娘,你说是不是应该把她称作“木兰”。
“木兰” 初到队伍里打球时是个小丫头,懵懵懂懂,打起球来是磕磕绊绊的。谁知时间飞得快,大家好像是穿越了时间隧道,一出隧道,发现“木兰”不仅亭亭玉立,而且球艺精湛,可谓蓓蕾初放,开出一朵木兰花。她悟性极高,击球的拍子膨膨响,扣出去的球嗖嗖声。她不爱夸张,球打得极为认真,扣拉冲掉,一招一势,不急不燥,输了球,从不气馁,赢了球,莞尔一笑。
“木兰”的技术非常全面,她正手、反手,扣杀、轻调、进攻、防守都很出色。一只小小的的羽毛球,在“木兰”的挥拍之间,像只多变的小鸟。这只鸟能疾飞如梭,也能徐徐而漂,它能弧线落地,亦可嘎然而止,它时而冲天后场,时而擦网而过。刚柔并济,要捕捉“木兰”打出的小鸟,男子汉们都得奔前顾后,花上一番力气。
“木兰”仍然是一个中学生,常常把作业带到球场边。打完一场球,喝上两口水,抹去额头细汗,便打开课本专心致志地做作业。场上依然是战云密布,杀声动天,她不为所动,集中精力,乱中求静,打球作业两不误。可见她是为极为心静而专心的姑娘。
“木兰”也偶尔带着课本里的问题来到球场,不耻下问。有物理、化学和力学方面的,一看题目便知其中一些是大学课程。不需太多指点,她便豁然大悟。可见她是位一点就通的姑娘。
队长筹划着我们的队服,“木兰”轻声地说她的学校可以为我们的队服印标记。印标记的任务便交给了“木兰”,她为队里解决了问题,也为学校揽了一笔小生意。发放服装那天,“木兰”与其父抱着两只纸箱提前到来,按尺寸把队服排好。可见她是位细心的姑娘。
羽毛球场是刀光剑影,折戟断戈,靠实力说话。“木兰”没有替父从军,却率领她的学校过关斩将,赢得了明州羽毛球团体冠军,她自己则闯入单打前四名。当队长向我们宣布这个消息时,大家给予热烈掌声,“木兰”则莞尔一笑,露出一份稚气,开出一朵淡淡的木兰花。
朋友,如果你敢与“木兰”来比试,请到咱们的“队伍”来。

(http://filer.case.edu/lxy18/Badminton/)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0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