曉帆詩歌点評

中、日教授

晓 帆 诗 歌 点 評

窗内窗外
窗外旡月
用什么
漂白蛙声

窗内无灯
用什么
亮解离情

蛙声何须漂白
离情是
断肠的蛙鸣

吴开晋教授:
此诗有独特的韵味儿。从总体看,是诗人在一个无月无灯,只有阵阵蛙鸣的凄清的夜晚,怀念亲人或所爱之人,自然有一种整体的境界呈现在人们面前,但是,细细揣摩,它又不是传统的古典意境诗,而是通过一组意象的跳跃,和两句设问和回答,展现了内心离情之苦。诗中说的蛙声可以用月光漂白,离情开以用灯光亮解,又是运用了现代诗的通感写法,而说「离情是断肠的蛙鸣」,则又把抽象的情,化为具象的听觉的蛙鸣,也是感觉的挪移,增加了诗的内在吸引力。

秋 枣
枣树点点通红
村童持竿乱跑
闲蝉鼓噪树梢
旭日微笑
凤馋一树秋枣

王常新教授:
这首诗画出了一副生意盎然的秋色图: 枣实一夥颗熟了,一群小孩子拿着竹竿跑来跑去,树梢上的闲蝉也加入了大合唱,在这里,太阳微笑地观赏着,而凤则被秋枣的色与香引得馋涎欲滴了。在这里,诗人选择了生活中的一个侧面,用凝练的语言,表现了丰收带来的欢乐。那个「馋」字,是使诗歌境界全出的诗眼。

沙 鸥
寒江浮轻舟
细雨空蒙淡淡愁
天地一沙鸥

日本中央大学中文系「晓帆汉俳研究」: 汉学家渡辺新一教授:
此詩句尾的「舟」、「愁」、「鸥」押韵,第三句的「天地一沙鸥」是杜甫五言律诗「旅夜抒怀」的末句。杜甫于公元765年在成都草堂与家人离别,沿岷江、经渝州(重庆) 、忠州,在云安县定居。这一年杜甫的资助者严武去世。「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这并非令人激动的乘舟之旅,漂泊之身世犹如「天地间飘飞的一只海鸥」。晓帆的「沙鸥」不仅仅借用杜甫「旅夜书怀」中的一句,而且可以蕴含着那首五言律诗的意象。从中可以感受到那种无家可归、或有家难归的孤独感、飘泊感。竹下流彩先生已把此诗翻译成日文献给日本读者。

琴 手
自从那一夜
弹响了你的心弦
我才算琴手

吕进教授:
这心弦大概很难弹响。或许「我」已经弹过很长时问,或许已经有不少人都失败过。那么现在,「那一夜」终于来临,「我」的执着追求终于有了甜美的结果。「弹琴」就是「谈情」。情场的得意在十七字中得到抒写。「5、7、5」的格局是汉俳不可或缺的。这是汉俳的身份证。所以,诗人就不考虑音韵,而依仗内在的旋律来实现诗的音乐之美。

独 坐
独坐长堤边
柳丝谴绻凤拂面
明月来相见

李燕杰、郭海燕教授:
王维的「竹里馆」,是写竹林独坐,而晓帆的诗,则是写长堤独坐,与王维诗自有异趣同工之妙。从王维的「明月来相照」,到晓帆的「明月来相见」各有一番情趣,各有番艺术感悟。「质而文,直而婉,雅之善也。」

春 江
燕子啄春泥
一江桃花两岸綠
蝶來花更密

杨剑龙教授:
这是对春景的生动勾勒,江畔桃红柳绿,燕蝶翻北忙碌,色调的鲜明亮丽,情景的活泼充满生机,寥寥数语,描画出一幅充满着动感的春色图,诗人面对春色的喜悦与欢欣也跃然纸上,诗歌的语态与情境如儿童画一般,活泼生动,亳不造作,如松尾芭蕉所说"得句贵在自然"。在这首诗里,明丽的色彩渲染出桃红柳绿春潮涌动的初春景象,在诗人视觉美的自觉追求中,使整首诗洋溢着纯真烂漫的诗趣。

太空人
明月照高樓
孤灯只影夜來愁
楓林叶枯瘦

潘亚暾教授:
读过《古诗》"西北有高楼",读过《七哀诗》的人,马上就会觉察古今异曲同工,甚至应该说青出于蓝,而胜于篮。其实"航天员"古今都有,而且是必不能全免的社会现象。现代商品经济非古时可比,亲款"航天员"远非笔墨所能写尽的。晓帆用快照式的汉俳给这种复杂的当代世相留下一份引人遐思的侧影。

雅魯藏布江飲马
江边飲戰马
桥头系皮舟
踩平千層浪
凱旋不封侯

王常新教授:
这首诗从形式上看,像一首五言绝句,但不拘平仄,所以只是"貌古",而"神"却是的。过去的边塞诗,写万里从军的目的,是为了封侯,像岑参的「日没贺延碛作」:"沙上见日出,沙上见日没,悔向万里来,功名是何物?" 而晓帆的这首军旅诗所表达的是豪迈的气概和奉献精神(他曾铁马横戈,跨过雅鲁藏布江,"踩平千层浪",直捣敌军巢穴,立军功,而不封侯。) 这种胸襟气概,我们在过去的边塞诗中是见不到的。

--------------------------------------------------
晓 帆 诗 学 評 点

*香港文学窗口:
晓帆的诗为香港文学书廊增光添彩。

*遼寧省作協原副主席阿红詩家:
晓帆的诗,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寻找完美的契合点;在现实主义和现代主义之间,融汇贯通。

*日本汉学家今辻和典詩人:
晓帆先生树立了汉俳的里程碑,一定会为中日文化交流起桥梁作用,是很有意义的。

*日本中央大学中文系渡辺新一教授:
晓帆的《汉俳论》是对汉俳的第一次真正论述。
晓帆在将古典诗词与现代小诗融合的基础上,开辟出新的地平线来认识汉俳。

*中国詩歌学会秘書長張同吾詩家:
晓帆今年出版四卷本诗集, 实在今人感动。您能在繁忙之中, 潜心著述,超拔尘俗,进入诗之圣境,岂不令人叹服。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0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