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逐緣色的音符

曉帆

─序 刘百达《迎着早霞向前走》

滚滚长江东逝水,古今多少事,犹如涟漪悄悄荡失。人生如烟,瞬间飘失。柳岸长堤,柳烟几笔,正大写游子的旖旎。君不见「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独上高楼,遥岑远目,何处楼台无明月。蓦然回首,好友刘百达兄从青衣岛,踏浪送来新着《迎着朝霞向前走》,嘱我作序。笔者岂敢班门弄斧,然盛情难却,就提着蹒珊的脚步,尾随他那群迎着朝霞向前走的人,追逐纽西兰绿色的音符。

作者是科班出身的文坛宿将,以撰写旅游文学见长,每次出国旅游,回来必有一书问世。他的著作,文笔晓畅,引入入胜。每次他的书一到手,我总是一口气读完。但此次接到的是打字稿,又有重任,只好细读再三,不敢怠慢。留下些许文字,藉以抛砖引玉。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希望。理想使你微笑地迎着早霞;希望是生命的源泉。现实的彼岸,在于勇敢地扬帆。

作者笔下的这群可爱的炎黄子孙,已插上希望的翅膀,跨过山河湖海,飞落在纽西兰的土地上,开拓新的人生。且看来自蒙古的楠西,来自香港的里拉、维胜,来自国内的凯洛,他们都有自己深沉的故事。请读者在书中品味他们在异国他乡是如何生存、发展和享受人生的。他们迈步天涯路,已编织一幅别具风情的人文画卷。

老子有言:「道,可道,非常道...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是推动事物运动和变化的无所不在的力量。诚然,「道,可道」,「极,可及」也。「极」是事物发展的最高境界,要求人们不断地提高自身的素质和能力,准确地掌握客观规律,发挥主观能动性,改变自己的环境,创造人类和自己的奇绩。

愿主人翁,掌握中国人「天人合一」的自然观,沐浴华夏文明的儒风,在那祥和的彼岸,迎着早霞向前走。

“白日依山尽,黄河入海流,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日也淙淙,夜也淙淙,无限希望月明中。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