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沈阳现象”有感

ChangCheng

最近回国一趟。因为有空,看了大量的国内电视。看后留下的最深印象是:“小沈阳”
真火! 除了在不少电视台表演或接受专题访谈,“小沈阳”还有做了不少电视广告。
连那位著名的大导演张艺谋也不甘寂寞,决定为小沈阳量身定做一部电影。仔细回
想一下小沈阳的表演和广告,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他的女性化表演:不是翘兰花指,
就是憋着嗓子学女人说话。据说就连张艺谋为他定做的角色,也一定保证突出“小
沈阳”不男不女的特点。看来张大导演认为只有这样,观众才会喜欢看。

由此又联想到另一位近年来在中国舞台上大红大紫的歌星李玉刚。李玉刚在中国红
起来,靠的是什么呢?靠得是男扮女装,男唱女腔。李玉刚不仅能唱得象女人,抬
足举手象女人,就连戴着胸罩穿那些个裸肩露背的行头也比女人还象女人。 因为如
此,成千上万的国人为之痴迷;中国的媒体为之痴迷。一时间,似乎七亿中国男人
都为没能成为女人而遗憾。

再看看在中国春晚舞台独领风骚20年的赵本山。他的兴起又靠的是什么呢?他的小
品以坑、蒙、拐、骗为噱头,骗一次算什么,要一而再,再而三地骗,而且次次成
功才算得上光荣。《卖拐》、《功夫》等一类的节目以坑蒙、忽悠的伎俩活跃于春
晚舞台,多年来深得春晚导演们的厚爱。赵本山也借春晚舞台而一跃成为中国“一
号喜剧表演者”,并以此掘金成为了中国文艺界首富。
  
我们的中国老百姓到底出了什么毛病, 为什么对变态的低俗文化如此感兴趣呢?
也有人认为,这一切都是因为媒体误导而产生的后果。是媒体在误导大众呢? 还是
媒体在投大众之所好?媚俗的变态文化在当今的中国社会如此流行,问题也许不在
演员本人。作为艺人,他们有个人创作的自由。为了出名,他们可以充分发挥他们
个人的想象和“创造力”,标新立异,只要有人看就行。问题在于中国媒体一拥而
上,拼命为他们提供平台推销这种低俗文化,为这种低俗文化鼓吹炒作。有个年轻
的网友说得好:“娱乐时代,媒体操控着我们每一根娱乐神经,让我们颠狂、发疯、
失去基本的判断力。”此话足见电视这个媒体对观众的影响有多大。

但是相信这种追求低俗文化的现象终究不会持久。中世纪的欧洲上流社会不是一度
流行用侏儒做伺从吗? 随着社会的进步,那种媚俗变态的侏儒文化最终销声匿迹,
退出了历史舞台。变态的“小沈阳”、“李玉刚”、“赵忽悠”文化也迟早有一天
会被中国舞台所淘汰。但愿这一天不会太远。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