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童解蟒說

晓帆

读都江堰市之《老年文学》第51期,有封岩君的大作「杀蟒蛇」。蟒蛇该不该杀?

唐代柳宗元贬居永州,作「捕蛇者说」:“永州之野产异蛇,黑质而白章,触草木尽死;以啮人,无御之者…”,必斩无疑。他還說:“得而腊之以为饵”,把蛇肉晾干,可作药饵和药物。
封岩君说,杀蟒蛇,剥皮吃肉,还拿到城里卖了不少钱。

且听晓帆的「村童解蟒说」:

南洋椰林产巨蟒,灰质白章,见鸡必吞,令人发指。那时我才九岁,家里常年养鸡,有鸡舍供鸡栖息。天一黑,鸡就自动回雞舍,有的跳上架子过夜,有的蓆地而息。一次,连日下雨。天蒙蒙亮时,妈妈叫我快起床。她说:“鸡舍有怪声,快去看看!” 我翻身下床,向鸡舍跑去,一开门,群鸡惊飞。我一眼看到一条巨蟒,不为所动,盘身静卧。我知道该做什么,转身到家里拿了长矛,对准蛇头,一刺中的,并順勢把长矛深深地插入土中,牢牢地直立不倒。蟒蛇一直挣扎,渐渐地魂归天国了。

我和二哥拿来很长的绳索,捆住蛇头,又拖又拽,拉了出来,好重。吞鸡必重罚,剥皮!
我没有先奏周庄之「庖丁解牛」術,只把蛇拖到门前的一棵椰树下。我爬到树上,用一根大铁钉,钉住蛇头,蛇身如悬梁。再用利刀,轻轻环切蛇头,又从头部直切至尾部。我抓住颈部的切口,用力往下拉,就轻而易举地剥下皮来,取出被生吞的鸡,选切最肥嫩的白肉。切片,和以淀粉,佐以胡椒粉,食盐等;烧热油锅,炸香蒜片,大火快速爆炒,洒上浆油,起锅款客,鲜嫩可口。这就是我的「村童解蟒说」。

读者诸君,您说,蟒蛇该不该杀?

我不仅杀蟒,还吃蟒肉。大恶不除,就鸡犬不灵!

乐乎哉,一乐也。




_COMESFROM minhua.com


_THEURL
/modules.php?name=mhzzsections&file=mhc_article&artid=1108